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2 小时 18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二十六)

第二十六章

赵力曾经苦思冥想如何可以自己脱身而王真又不受伤害,家里也不反对。用和平演变代替血泪厮杀,如果可以皆大欢喜最好,毫无疑问,他一直没有想出万全之策,而这期间,他对儿子小乖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了,他认定小乖是他今生唯一的孩子,他也担心自己今天的决定会影响小乖的未来成长,还有小乖长大是否会接受他或者小乖会沿着他的路往下走,这是他万分不情愿地结局,心底他还是希望儿子和大多数人一样生活。他的取向是天定的,如果他人为地为小乖创造了那样的环境,他会觉得自己是罪该万死。这些思虑都让他举棋不定左右为难起来。他焦躁不安,有时没事就找王真吵架,内心里甚至希望王真可以主动提出离婚。那么一切就迎刃而解了。王真也感觉赵力的脾气越来越坏,她无法得知背后的隐情,可她深知夫妻之间最最重要的是相互体谅,王真从来没有把这些往心上放,自然赵力的期望是满盘皆空。

不晓得用哪个词更贴切,安排或是玩笑,反正命运在这节骨眼重新又洗了一下牌。赵力突然失业了,这一棒槌把他打回原形,逼得他把所有美好的愿望放在一边,开始为五斗米折腰,在屡屡碰壁的求职过程中,他开始患得患失地检讨是不是自己有些得陇望蜀,生活在给他警告。他应该好好珍惜王真,珍惜现在的家庭,命运待他说万千宠爱都不算过份的。

面对没有工作的赵力,王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更多地是谦让。她也积极主动地进修课程,希望可以找到好工作分担赵力的压力。但是赵力却对自己不耐烦起来。失业保险眼看着就要拿完了,他的何去何从,小家庭的何去何从,他迷失了方向。

赵力曾经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在国内是难以见人的丑事在加拿大广袤的土地上可以任意开花结果了。但是生活居然如此残酷,小芽还未出土就遭到风雨追杀,

刚冒起的喜消失得一干二净不说,期盼中的光明之途也就这么断了。他甚至开始懊悔,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在国内,至少不用受这么多苦,过这样颠沛流离的日子。

赵力的父母听说了此事,积极赞同他们回国发展,他们的人脉还在,赵力如今又渡上了留洋文凭的光环,回国的日子怎么过都不会差,他们还可以经常看到孙子小乖。王真的父母更是对赵力回国翘首以待,要知道小乖的出生让他们有扬眉吐气之感,而说起来他们都还没有看过小乖,想赵力一家回国常住也是人之常情。

面对国内家人的邀请和声声呼唤,王真的心思早就动摇了,出国本来就不是她的愿望,在国外经受的种种苦楚,她当然更希望可以回到祖国的温暖怀抱。王真即刻把热切的目光投向了赵力。赵力压根就没有想过回国,为了心中的目标,他好容易出来了,幸福似乎唾手可得的,让他轻易放弃,何其艰难!可是骨感的现实却步步紧逼,看着王真期盼的眼神,小乖天真的笑容,赵力也开始动摇了,或者回国是唯一最好的出路。

就在他们积极开始为回国做准备的时候,赵力收到了美国一家公司面试的电话。局面一刹时豁然开朗起来,赵力几乎有些乐不可支。如果可以去美国工作,不仅赚得比加拿大多,而且又成功地制造了两地分居。赵力的感觉是妙不可言,简直就是绝妙的安排,王真的苦不堪言又一次被忽略了。

去了美国的赵力如脱了缰神的马,任意驰骋狂奔起来。他不仅把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也实现了多年的宿愿,找到了心灵相通的伴侣。那个伴侣确切地说都不是他找到的,是在那里等着他的出现的。两个人不仅是相见恨晚,心意相通,在一起后更是琴瑟和谐,难舍难分。

如果不是家人的唠叨和提醒,赵力都忘了还有王真,小乖的存在。他们和赵力之间空间上是两个国度,心灵上也在朝这个趋势走。赵力觉得回加拿大面对王真已经是种难以忍受的折磨了。王真独自带着两岁的孩子,守着空荡荡的屋子,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地盼着赵力回来。星星和月亮出现的次数估计比赵力回家的次数还要频繁。两家父母都觉得这样分着不是个事儿,怂恿王真带孩子跟去美国。

赵力推脱的理由总是层出不穷,开始是工作没有稳定,然后是卖房子太过麻烦,签证难过等等等,后来实在列不出新花样的时候,就用沉默和躲避这两招。任凭两家父母的苦口婆心,殷切期望自生自灭。

在那些漫漫没有边际又无法入睡的长长黑夜里,王真反反复复地思考着她和赵力看不见的未来。虽然心很痛,她还是决定还赵力一个自由。既然无法相亲相爱地往下走,看在多年夫妻的情分上,那就相互成全吧!

出人意料地,赵力并没有接受这个建议。在王真的大度和委屈下,赵力觉得他有责任给王真母子一个更美好更有保障的未来。美国相对而言,气候好,工作机会也多一些,就是将来小乖上大学选择也多些,更何况自己见小乖也要方便得多。

王真并不知道赵力的心思,但是赵力在安排让他们母子过美国的具体事宜,她还是蛮感动的,她还在心底安慰自己:谁没有意志不坚定的时候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她也不曾想想满心欢喜地配合赵力把自己扔进了一个进退两难的谷底。

赵力把房子买在了和上班不同的城市,依然是分居两地,和原来不过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王真欲哭无泪,回头也不是路,多伦多的房子已经卖了,除了住下来,别无选择。只是这次王真再也不能心平气和了,更不知如何回复国内家人的奇怪。她横下心思,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

等赵力再次回来探望时,王真直截了当地问:“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赵力避开王真的眼睛,一语不发。

委屈的泪再也忍不住倾泻而出,王真哭着提了个请求:“让我见见她!”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同性恋会不会再恢复到异性恋,我想也许有可能。

 
夏婳的头像
 #

看资料的时候有这种现象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