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思念故乡

思念故乡

 

文/姜尼

 

二十年前匆匆离开家乡,去到古老欧洲一座非常有名的大学城继续工作学习。古色古香的欧洲小城就跟电影里一样,温情浪漫、充满历史。磨的光滑的石板路,像中世纪一样的房屋,不知道这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有多少故事等着人们去探究。在街上的古老酒肆饮一杯啤酒,尽情消磨这美丽的午后阳光。尤其周末、假期的时候去巴黎、阿姆斯特丹、布鲁塞尔这些著名的都市观光旅游,生活相当的惬意。

 

然而忙完了工作,暂停了喧嚣,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一种难耐的寂寞就袭上心头。想念年轻美丽的妻子,不知道她是还住在我们那间小屋,还是搬到了单位的集体宿舍。想念活泼调皮的小儿子,也不知他还去不去幼儿园,是不是又被接到爷爷奶奶家里照看。想念我的城市,想念故乡的河流,那些上学必经的街道,门口的煎饼果子摊。一个工作完了的午后,我静静地坐在办公室,看着窗外美丽的草地,灿烂的阳光,那种思乡的寂寞心情突然涌上心头,一阵异常痛苦的表情立时浮在脸上。正巧我的同事David 正在身旁,问道:“你是不是特别想念你的妻子?”

 

尽管人是社会动物,有掩饰自己内心真实情感的能力,但在极度安静寂寞的时候,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有时会直接写在脸上,让人一目了然。为排遣寂寞,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随后的日子,几乎忘却了欧洲的美丽景色,只是埋头的工作,只想着争取早一天把妻子儿子接出来欧洲,以解这难耐的思乡之苦。

 

一年以后妻儿办下了签证,一家人终于团聚在美丽的欧洲。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我们一家三口就像众多在欧洲的留学生家庭一样,一到周末或者假期,就开着很便宜的二手老车,或者几家人结伴组成一支车队,去附近著名的旅游点儿旅游。阿姆斯特丹狭窄的街道,恢弘的卢浮宫,艾菲尔铁塔,水城威尼斯等等到处都留下我们快乐的身影

我再也不想家,那种难耐的乡愁一扫而空。几年之后,全家又移民加拿大,又是一段儿忙碌而兴奋的时光,就像全家在欧洲一样。

 

然而当工作稍许稳定,住房尚可维持,一切重归平静之后,那种久违的难耐思乡寂寞之情又时不时的扰上心头。有时候坐着坐着就突然想起在家乡的父母,老娘是不是一到冬天还喘的厉害,爸爸是不是还是一根根地抽烟,他们身体是不是经常有病。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一个人坐在安大略湖畔的一块大石头上,望着遥远看不到尽头的远方,想着那边就是我的爹娘,那边是我的故乡,人肃穆的像一尊雕像。

 

加拿大是个美好的国度,他从方方面面照顾着低收入人群,以及他们相关的直系亲属。只要收入过线的移民就可担保他们的父母共同生活,加拿大其实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经过一个时期的申请,终于与日夜思念的父母团聚在蓝天白云的枫叶国。然而随着全家人的团聚,那种对故乡难耐的思念之情非但没有丝毫减弱,反倒日趋强烈。经常梦见故乡,经常想念那些发小,那些兄弟,甚至非常想念家门口的煎饼果子和老豆腐。

 

这种对故乡的思念很奇妙,有时候就是莫名的惆怅,只感觉心已去了远方,经常默默的一个发呆。这种情绪肯定与自己的亲人无关,因为他们都在我的身边。终于有一天我决定回去看看,就看看日思夜想的那一方土地。

 

当飞机在京城上空盘旋时,我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都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这是我离国整整十二年后第一次回国。当走在既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寻找当年自己的身影。当与儿时的兄弟把酒言欢,痛苦畅饮的时候,就感觉全身心的释放。漂泊十几年,见过很多人,遇到很多事,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的外表下是太多的不真诚。而这些故乡的兄弟是自儿时的情感,全都是真情。

 

我突然意识到那些纠缠不清、寂寞难耐的乡愁,不是因为故乡的亲人,而是因为这一方土地。因为成长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生命的魂也在这里。正因为如此才有所谓落叶归根,魂归故里。当想到这欢快幸福的时刻不过是一颗漂泊的魂短暂的歇息,身在故乡,那恼人的对故乡的思念愁绪竟然莫名腾升,就像身在他乡一般心痛如昔。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叶对根的眷恋,无论叶落下来能不能归根,眷恋的情怀总在那里。

 
姜尼的头像
 #

新年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