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38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二十四)

第二十四章

万广明觉得最近的天气和他的心情也蛮吻合的,太阳总是时隐时现,云层里仿佛含着倾盆大雨似的,可真地要下起雨来,却又是忽闪而过,阳光即刻普照起来,反正左右都没有酣畅淋漓的感觉。自从接下王真姐姐的委托后,事情仿佛在他的努力下,越来越不知如何处理是好。老万现在对王真有一股愧疚之情,因为他总是去揭人家的伤疤,虽然他的出发点是极其善良友好的。

老万好像是那去救火的消防兵,带着充足的水和满腔热情打算去扑灭火,结果发现着火是油。只剩下站那里干瞪眼的份,再恨自己没有这技术揽错瓷器活为时已晚。

老万的工作和生活都是极其规律的,规律得和精确的时钟一样,分毫不差。固定的点上班,病人虽然个个不同,病也有分别,但都被统统归进工作这一类。回家吃饭点虽然有时不固定,但吃的饭基本都是固定的,当然这是万太太一手决定的,原因有二,他们家的灶台在厨房的中央,虽然他们购买房子后也改造接了抽油烟机,但是十分爱干净的万太太还是不能接受家里油烟乱飞的情形的。万太太爱干净的程度离洁癖只有一毫之差,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很少出现的客人反应都是一致的,不知该往哪里下脚合适。这和家里乱成一锅粥的客人反应是一样的只不过前者是因为下脚弄脏了增加罪恶感。

万太太身体不好,也曾经是医生,所以自有一套的养生之道,每天晚上都是喝粥,菜是清淡得都可以看得到油花的跳跃。偶尔出现几个荷包蛋,那一定是为老万另外煎的。老万太太晚上绝对不吃这么油腻的东西的。

老王对太太是极其呵护的,甚至是纵容的。他找不到不珍惜的理由,太太当年也是校花一朵,林黛玉似的清冷性格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但同时也激发了很多人的怜香惜玉之情。老万当年可以最终抢得绣球,对上苍他都有恨不得俯首称谢之情。老万太太虽然也是理科生,但却有一般文科生都达不到的诗样情怀,花开花落都是一路感伤。老万觉得自己是就是站对了位置,陪着一道为花开欣喜,为花落感伤。甚至不惜堂堂五尺男儿也感叹感叹花魂,再和着舞文弄墨一番。才得以和万太太花前月下,形影不离起来。

那时的老万太太怎么看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走哪是老万的骄傲。尤其出国以后,太太更是让老万佩服,万太太不惜放下身价去餐馆打工,那层经也应该是弄珠调粉享福的玉手,一样去洗盘子,扫厕所,更难得地是没有一丝抱怨,老万对太太几乎是敬仰了。所以太太想做什么,他都是一路支持。虽然他也有些遗憾只有一个孩子,他也喜欢家里高朋满座,顿顿花团锦簇,但这些只要太太觉得不合适,即刻就只有进垃圾桶的份。

今天老万看着没有变化的晚餐却有一丝难以下咽的感觉,老万太太也觉察出了老万的心神不宁:“是不是又碰上什么疑难杂症了?”

老万想了一下,笑着说:“我的疑难杂症不是你吗?”

万太太笑笑没有再接话,她一直都是老万的疑难杂症,按西医上来说,她的身体个项指标都蛮好的,至多有点贫血和神经衰弱而已。可是现实生活中,她越来越像瓷娃娃了,吵不得,闹不得,吃不得。

老万太太起身去给老万煎了两个荷包蛋,酱油的颜色鲜艳欲滴,老万凭空升起一股无言的怅茫。和太太之间,秘密不多,有的事情是因为太太知道也只会徒添烦恼,或者和太太八杆子也敲不到一块,他会选择隐瞒,也是善意的隐瞒,可这次对王真的事情的故意遮盖,却都不属于以前的那些范围,仿佛是新开了一个专柜似的。王真和太太见过一次。他们母子刚来这里的时候,老万因为太太尤其怕小孩子吵,所以在外面请他们母子吃过顿饭。王真的工作事情太太是一路知晓的,只是这次回国是老万一个人先去给他的母亲八十大寿,太太和女儿要等女儿放暑假回去。所以王真姐姐的拜托万太太并不知晓。到现在,老万更不愿去提,虽然他心底觉得瞒着太太不是那么合适,可是这和对王真的伤害而言又不值得一提了。

好在这样的时间不长,老万太太吃完收拾好就上楼了,她一贯奉行早睡早起,而老万却是夜猫子,所以他们的卧室也就相互不打扰,一个楼上,一个楼下。这些天老万太太还在准备回国的事情,更觉累更要早睡了。快五千尺的大房子只留下了老万卧室的一盏孤灯,是一片寂静的时光。

老万一个人坐了很久,终于拨通了王真姐姐的电话。王真姐姐比王真外向些,这些年工作的磨练也让她越发泼辣了。万广明简短的话才说了一点,她那边已经按奈不住了:“天啊,这叫什么事啊,我一直就觉得他对真真,还有我们全家都不冷不热的,还以为是他瞧不起我们,原来这样,这让老爹娘他们怎么接受····”

万广明轻轻地插了句:“王真的意思是先瞒着再说。”

“瞒,怎么瞒啊?而且我觉得赵力父母肯定知道这事,不然,他们怎么对真真那么好啊!”

万广明叹了一口气:“或者他们真地不知道呢,那个年代的人,还是不太有这方面的信息的,再说,你都这样想,这让王真情何以堪啊?”

王真姐姐沉默了:“我就是不说,难道真真自己不会想吗?还有这事,怎么瞒?又如何去瞒?现在两家父母都急急地追着,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不也拖了快两年了吗?王真说:还是让赵力自己去告诉好些,这解铃始终得系铃人····”

“那倒也是,只是可怜真真,这些年的真情是枉费了,那赵力也太不是东西了,自己那个样子,为什么要娶真真,还把她带去国外,还生了孩子,这是坑了真真一辈子,怎么就那么狠心呢····”王真姐姐再也忍不住,在电话里就放声大哭起来。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读前边我就觉得赵力和王真留着伏笔,证实了。

 
夏婳的头像
 #

哈哈,谢谢!我比较喜欢故弄玄虚!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上帝关上一扇门,会打开一扇窗。

 
夏婳的头像
 #

是的,是指身在其中会惘然……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