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萝卜糕

 

今天我做的萝卜糕终于可以上桌。这是第三次做才获得的成功。从过中国新年开始,就想念萝卜糕。才刚刚从中国回来,但是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没有吃上味道称得上绝顶好的萝卜糕。太想念家公做的那一手萝卜糕,那才叫真正意义的好味道。萝卜味香郁浓厚,咬进嘴里齿颊留香。可惜他也八十高龄了,我们再嘴馋也不敢劳动他老人家。

 

去年夏天因着两个女儿毕业,家公第一次来美国。闲着的时候,他老人家手把手地教小女儿做萝卜糕。他喜欢这个小孙女,会坐在他身旁听老人家拉家常话家史。所以特别偏心,要把他的绝活传给她。我则在一旁偷师。哈哈其实不然,是我人懒不爱下厨,还对厨艺一窍不通。总跟美食家朋友混,就为了蹭饭吃自己不用动手嘛。这不,偷师也要讲究技巧的。我明显不是那层次,就学了个半桶水。

 

说出来周围的吃货大概要喷饭。第一次我就把粘米粉误以为糯米粉了。蒸出来自然是一塌糊涂,糕不成糕。第二次则是粉的比例不对。家公的配方有个诀窍,加了二两马蹄粉。无怪乎以前每次他给我们做萝卜糕,总带着马蹄糕。原来他把剩下的马蹄粉顺手就蒸了糕。我是知其一不知其二。还有不够咸。老人家的萝卜糕好吃是好吃,可我觉着咸味有点儿重。就自作主张少放盐。可是太淡了,萝卜的香味透不出来。哎,做个萝卜糕都这么多学问。第三次,总算是似模似样。等女儿春假回家,我就可以做给她吃了!

 

说到这里,有朋友一定会说:"就顾着女儿,你老公呢?"嘻嘻,当然少不了他。你想啊,他老爸那么厨艺一流,他自然也不逊色。真不知道这么些年他是如何忍受我味同嚼蜡的饭菜。女儿们是别无选择,从小就被我忽悠。长大之后就习惯了我毫无技巧的原味青菜,生病时居然想念老妈的清炒芥兰。大女儿读医学院了,还打电话来问怎么做番茄炒蛋。老妈就这两道看家本领,还被女儿看中。惊喜过望啊。老公也曾提过他一对芝加哥的老朋友,太太退休之后就在家潜心研究菜谱,研发了不少新菜式。言下之意似乎在暗示,我是不是也该努力努力?听得我心里直打鼓,我我我行吗?都不是那块料。二十多年的煮妇生涯,我还是不见长进呀。对下厨提不起劲来。四周吃货朋友多了去,也没把我熏陶成美食家。

 

这次萝卜糕可以做成,其实老公功不可没。第一次失败,他不在家。知道我做了一大堆准备倒掉,他在电话里说:"你放冰箱里冷藏了,等我回来帮你吃。"我当然没听他。他又不是垃圾桶。可还是挺感动的,不要放弃呀!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菜谱呢?

 
鹤望蓝的头像
 #

班门弄斧啦!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加两勺马蹄粉这招儿灵,下次一定如法炮制。

 
鹤望蓝的头像
 #

今天再蒸糕过节!

 
予微的头像
 #

萝卜糕,萝卜糕,还以为这个周末可以让你大显身手的。

现在只有留口水了。

 
鹤望蓝的头像
 #

我不是每次都保证成功的。别期望过高。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