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二十三)

第二十三章

徐雅的嗓音尖也锐利,婆婆想装作没听见都不可能,老人也是憋了太多太久的火,一言不发回身去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陈肃强傻了眼,赶紧跟着老妈赔不是:“妈,阿雅其实不是那个意思,要不是你在这里帮忙,我们怎么可能忙得过来,我们一直都希望你到这里呆久一些的。”

婆婆依然没有停手,也不看陈肃强:“你老婆什么意思她自己有嘴,你现在就送我去机场,我回国。你们爱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去,我管不着躲着总可以了吧!”

男人一看没办法说服老妈,又出来劝老婆:“阿雅,妈现在要走,要是妈真地这样回去了,我们可没脸见人了,你就跟妈先道个歉,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徐雅仿佛不认识似地盯着男人:“我做错了什么要道歉?怎么我就没脸见人了?你妈倚老卖老,你还跟着起哄?”

陈肃强知道老婆一直是不好惹的,可是这个时候的弯也只能从这里才转得过来呀,他拽着徐雅不放:“不管怎么说,先把妈留下再说。”

徐雅根本不搭理他:“你要留你去留呀,关我什么事,我早说过了,来去自便,这个世界少了谁地球都是一样转。”

婆婆拎着东西出来正好听见这句话,眼泪又喷了出来,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陈肃强连忙去拉,老人是真地横下心了,拉也拉不住。

那天后来不仅徐雅的哥哥,连国内徐雅的爸爸都给陈肃强骚扰到了,这边忙着跟老妈解释,就是改签机票,也不是说走就可以走的呀,这又不是去赶集。那边希望岳父和大舅子可以施加压力让徐雅低头,徐雅根本不卖帐:“早晚都是要走的,早几天晚几天有什么区别?”那口气别说赔礼,似有不再打算让婆婆重新进门之势。

陈肃强一大老爷们都有哭天抢地地欲望了,好容易机票改签在两日之后,老妈总算平复下来了。徐雅丝毫不让步,这两天难道带着老妈去睡街不成。

徐雅的老父一大早给越洋电话惊起,也弄不清来龙去脉,小两口都是情绪激动,各说一词。情况还比较紧急,陈自强说他们母子现在就在家边的公园长凳上,又冷又饿,天也黑得七七八八了。

老人为女儿的不懂事感慨万千:“阿雅呀,不管事情谁有理,婆婆毕竟是你的长辈,也是老人了,千山万水去给你带孩子,你就不能谦让一点吗?赶紧去把婆婆接回来,天大的事情后面再说。”

把老父一大早惊醒也非徐雅的所愿,老父的语重心长徐雅不为所动:“爸,你去睡你的回笼觉吧!我们的事情我们处理好了。”急得老父又去找徐雅哥哥。

徐雅的哥哥收到信息后,也热锅蚂蚁似的,奈何那时他在的地方距徐雅他们还有几小时车程,不然把老人接他这边也算是个解决办法,好说歹说一番劝解徐雅无效之后,哥哥没法,便试探着扔出了杀手锏:“阿雅,你见好就收啊,我跟你说,我要是肃强的话,先把你丢出去再说。”

徐雅给哥哥说得一愣:“是吗?那你赶紧教他这招啊!我现在就拨好911全程直播,你打开电视看新闻好了!”

哥哥那个气呀,这个不知悔改的丫头:“好,好,我先教他带着他妈去五星级酒店狂吃狂喝在狂买两天,回头把他妈送上飞机了,再拿着账单来仍你,直播的时候,你要注意点表情,别露出心疼样让人看笑话····”

真正起作用的还是老哥最后那句话,徐雅还真不确定陈肃强会不会采取哥哥的建议,但她也知狗急了都会跳墙的道理。徐雅十分勉强地打了个电话给陈肃强,让他带婆婆回来,婆婆虽然还是满肚委屈,但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何况老亲家和徐雅的哥哥都是千言万语道不是,现在徐雅也亲自开口了,自己再不回去就显得为老不尊,有些故意取闹了。

最后的两天,婆婆和徐雅各自视彼此透明人,不过徐雅倒没有什么不痛快,反而有些偷乐,婆婆一早就提出过回国时七大姑八大姨都要带礼物的,这样正好借机省却了一堆麻烦也省下了不少银子。回去的婆婆行李更加简单只有她自己的几件衣物,箱子并不空,满满地都是愁绪。

回国后的婆婆与徐雅根本没有交集,等徐雅两年前带图图回国,婆婆想见孙子,又开始追媳大战,不过不再吵架了,只若猫和老鼠的游戏,一个拼命追,一个舍命逃,在自己需要自由空间和时间的时候,徐雅还是会很慷慨地把图图让给婆婆的,至于婆婆省吃俭用下来的给图图的红包,徐雅也是嫌少并笑纳的。

陈肃强是百思不得其解,就这样的婆媳关系,老妈对徐雅的不满,不仅写在眼角眉梢,言语里也从来没有隐藏过,为什么自己真地要离婚了,老妈却是如此地站对立面横加干涉:“妈,以前的事情难道你都忘了吗?你不是说我们家倒八辈子霉才娶上这么个媳妇,为什么现在又不同意我换呢?”

陈肃强老妈半响无言,心底是翻江倒海:“换,儿子啊,你以为是换衣服吗?若是没有图图,倒也算了,和谁都是你自己过。可现在你有孩子,那个女的也有孩子的,这么复杂的关系,你真地认为你离婚再婚的日子会比现在的好过?不管怎么说,夫妻还是原配的好。阿雅脾气性格是不太好,你们也夫妻十几年了,过去的就算了,不要计较了,再说阿雅也是一心一意跟你过日子,图图她也是一直带身边的,人啊,总是各有长短的,我和你爸也不是吵吵闹闹几十年,不要这山看着那山高,等你到了那山,你就知道其实两山是一样高····”

陈肃强越发佩服老妈的口才了,女人骨子底都是演说家,只是有没有表现的机会而已。只是陈肃强那铁了的心又岂会因老妈的三言两语而回转。再组的婚姻,难处陈肃强早就反复掂量过了,此刻的他有地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雄心壮志!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婆婆是为了孙子迁就啊,夫妻感情难得修复。

 
夏婳的头像
 #

谢谢跟读!周末愉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