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40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二十二)

第二十二章

这些日子的天气,阴晴不定,一会儿太阳一会儿雨的,就是陈肃强的心情真实写照。在和徐雅提离婚之前,陈肃强觉得自己是反复思量过了,操作起来不能说万无一失,应该比较顺畅的。他以为内心清高无比的徐雅会马上乐不颠颠地同意离婚的,因为离婚这个词在徐雅嘴里蹦出来的次数比他们的房事生活还要多,一直上演都是他的不情愿和拖延而已。这次来个调转,他至多是一分钱财产拿不到,儿子的抚养费会要付得高一些,这他接受得心甘情愿,毕竟是自己有外遇了,而且怎么样都希望儿子过得好的。男人也认为通情达理的阿玲是不会去计较这些的。他和阿玲正大光明地在一起就是指日可待的。

可是事情实施起来却让陈肃强大跌眼镜,徐雅不仅没有同意离婚,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回到美国,还开始了一系列地所谓挽救婚姻动作,让陈肃强应付得焦头烂额。到现在虽然没有让徐雅得偿心愿。可是男人的愿望也是被打了很大的折扣,几乎是清仓地出手了。搬出阿玲的房子,和徐雅签的只是分居协议。陈肃强曾经美好的设想,住进阿玲的主卧室,和徐雅一刀两段由唾手可得变成不可触摸了。

只拿到分居协议,使得男人面对阿玲有些气短,但他还不得不去面对,他怕阿玲有所误解,真地离她而去了。他以前就是因为担心这个,才策划着一切,为地不过是和阿玲名正言顺双宿双飞。只是世事难料,他那信心勃勃可以拿满分的考试却变成了不及格。阿玲的反应他可以理解。阿玲在前夫立山那里受的委屈他耳闻不多,但也足够去想象,阿玲就此对感情不那么信任也正常。陈肃强觉得自己不能要求太多了,和阿玲之间,需要地是时间和真情去证明。他有地是耐心和柔情,他只是需要阿玲给他表达和释放的空间。但这个愿望如今有些岌岌可危了,阿玲似乎一门心思想走出陈肃强的世界了。

那天的马蹄莲花虽然没有当面被阿玲仍进垃圾桶,但是阿玲还是柔声细语地表达了她的态度和立场:“强哥,过去的就算了,回家和嫂子好好过日子吧!”

男人急得满头冒汗,都要被脖子上的领带勒得窒息了,他急忙松开衬衣的领口,好一通解释和表白。他期待阿玲的回响的,但是没有,阿玲只是静静地一声不吭地听了,然后说:“强哥应该要上班的吧,我这里也有客人要招呼的。”然后扔下陈肃强,自顾忙去了。

陈肃强乘兴而来,碰了一鼻子的灰,沮丧得不得了,但又无可奈何。而且他还要去面对另一个麻烦------他的老妈。

陈肃强始料未及更加头痛地另一个巨大障碍来自于他的母亲。母亲和徐雅从来就没有相处得好过。只是相隔两岸,冲突没有爆发的地方。后来因为图图的到来,婆媳不得不共处一室,陈肃强也知道,那不仅是自己,也是母亲一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图图出生前,碍于怕影响徐雅的心情,对胎儿有不良反应,母亲是独自吞下了所有的委屈。徐雅并没有因此心生感激,反倒是认为婆婆过于现实,因为图图一落地,婆婆对她就明显的两种态度。她就是故意下狠心扳回这一本的:“儿子是我生的,做不到母凭子贵,难道和产前一样的待遇要求还过份吗?”

婆婆说有苦难言,不是公主的媳妇却希望自己有公主命,也要求家里上上下下这样对待,他们夫妻之间这样也就算了,那本来就是儿子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莎士比亚都说:女人为母则强。怎么着伟人的真理名言到了徐雅这里就行不通了,做了母亲的她,还似乎更加娇贵起来。不仅不做饭和家务,真地是做到了十指不沾阳春水,连照顾孩子也一道仍了出去。

更让婆婆没法忍受地是,徐雅奶水极好,却不让图图吃,理由是那样胸部会拉长变型不好看。每次手忙脚乱地给图图冲奶粉,看着饿得哭天淘地嗷嗷待哺的孙子,老人家的心如刀割般难受。

还有晚上孩子的喂奶问题,陈肃强是要上班的,徐雅可不管。爱喂不喂,反正她是不起来的,有时陈肃强和孩子的动静大了点,她就把他们赶去客厅,实在是太影响她睡觉了。好多次老人家起身来帮儿子,眼泪是止不住地流。

勉强住到了半年,图图也四个多月了,老人家提出要回去。没想小两口早就把她的签证续签好了。老人家的憋屈和无奈更胜,也体谅儿子的不容易,就提出把图图带回国。谁知这一下更捅了徐雅的马蜂窝,徐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母性大发,觉得婆婆是图谋不轨,企图要分裂他们的小家庭,还要让图图跟自己不亲。吓得婆婆自然是不敢再提,只求剩下的半年时光赶紧过去,自己可以得以释放,重获自由。

那日不过是婆婆自作主张,熬了点皮蛋瘦肉粥给已半岁的图图喝,徐雅却借故一通批判:“小孩子的辅食要一样一样添,才可以知道他对那种食物过敏,还有什么皮蛋,那是含铅的,吃了会变傻的,你知道吗?”

婆婆觉得很冤枉,弱弱地替自己辩解:“就吃一点点应该没有关系吧,肃强小时后也吃过的····”

徐雅一把打断婆婆的述说:“还好意思说肃强小时候,那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啊,那时候还说喂小孩蜂蜜好呢,现在的医生说太小的小孩吃蜂蜜会吃死的!什么都不懂,还什么都装懂!”

婆婆给噎得禁声了,但是新愁旧怨一起涌上心头,委屈的眼泪怎么也忍不住了,左抹一下,右擦一把,等陈肃强回来,看到他老妈是双眼红肿,跟桃子一样,男人有些憋不住了,冲过去问徐雅:“你又怎么对我妈了?”

徐雅正在逗图图玩,给陈肃强的样子和问题吓了一跳,她还莫名其妙,今天算是安宁的,难得没有和婆婆真刀实枪地干仗啊!这婆婆,真实越来越娇贵了,连话也不能说了。她瞟了一眼陈肃强母子:“你妈要是不愿意呆在这里,随时可以走,不要动不动就这样做样子,给谁看啊!”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自身不改变无法共,即使别人如何努力。

 
夏婳的头像
 #

赞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