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二十一)

第二十一章

王真愣愣地看着徐雅母子,不明白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客人一拨一拨而且都是意外。

徐雅倒是很大方:“我们来蹭饭吃的。”

王真勉强地笑着接过水饺,把徐雅母子让了进来。小乖正在后院的木阳台上玩,图图连蹦带跳地加入了。王真开火烧水:“那我做两个凉菜,我们就吃水饺好了。”

徐雅连声应着好:“吃什么都无所谓,主要是心底憋闷,想和你聊聊天。”

王真却并没有如徐雅期望地接话,只是浅浅地笑了一下,默默地从冰箱拿出黄瓜洗切着。

王真家的厨房紧邻着木阳台,这个季节,是难得的冷暖气都不用的日子,所以只是关上莲纱门,纱门外小乖和图图玩得应高采烈,到更衬出屋里两个大人的落寞。

徐雅试着张了几次嘴,都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流水声,切菜声都似乎在空气中回响并壮大,小乖和图图的对话与断断续续地飘了进来。

-------我爷爷是高干,你知道吗?就是好大好大的干部!图图的声音。

徐雅听到,忍不住乐了,心想这真是个炫耀自己的好机会,她一把接过话题:“那是说我爸,我爸在我们市里也就是位置高一点而已。”

王真依然一点表情也没有,继续做饭。

---------我爷爷是市长!小乖叫得很响。把徐雅吓了一跳,她看了王真一眼,有些不以为然地:“现在的孩子,自尊心都极强,不能输一下的。”

王真平静地看着徐雅:“小乖爷爷是我们城市的市长。”话音一落地,徐雅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这回是山寨的碰上正版的了。她暗自舒了一口气,还好刚才没有胡说八道地乱吹,不然这人要丢回中国了。徐雅连着喝了好几口冰水,算是给自己压压惊。对王真的私事,徐雅本来就是兴趣十足,这回兴趣成千上万了。

徐雅小心翼翼地开启着问题:“哇,你婆家这么高的门槛啊!那你娘家也一定很不错吧?”

王真依然不动声色:“普通的公务人员。”

又是一块巨石砸在徐雅的心窝上了,这不是自己一直渴望的生活,嫁到真正的高干家,长得帅气的老公,再来美国生活。自己奔波了十几年,不过才落到可以近距离地看看人家的日子,她王真何德何能?徐雅都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嫉恨之火了。不过她也忽然想到:张爱玲说过生命不过是爬满虱子的华丽袍子。她现在要做地不是欣赏袍子的华丽,而是应该去捉虱子。

“你会不会有一入豪门深似海的感觉?”徐雅尽量让自己语气平淡。

王真扫了一眼徐雅,思量着怎样回答合适,这个邻居租客感觉对别人的日子的好奇心大过自己过日子,契而不舍地追踪。王真想怎样可以满足她的好奇心,自己一劳永逸了。她字斟句酌地回答:“小乖的爷爷奶奶都非常地平易近人,对我非常好!”

徐雅听了这个回答,很是失望,她觉得还需要继续捉虱子:“那你的婚姻保卫战一定打得很辛苦,你老公条件这么好!”

王真被婚姻保卫战这几个字刺了一下,脸上闪过不易觉察的变化,不过这如何能躲得过善于察言观色世故的徐雅的眼睛。

徐雅心里是一阵轻微的惊喜掠过:终于摸到门了。她给自己添了些水,继续着:“你看我老公,在家庭上,事业上纯粹一扶不上墙的烂泥巴,不过人家搞外遇倒是很行的,大家都说美国不容易有外遇,没那个财力和精力,我老公愣是找到了年轻近十岁,长得还不错的,你那天也看到了,死活要跟我离婚,脸都丢尽了····”

王真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心底却在说:那样至少说明你们真实地生活过呀,我的不过是一场虚幻一场空。

徐雅看王真没有言语,便加大了力度追赶着:“你老公这么帅的,家境又这么好,我都可以想像啦,外面的女孩子肯定是一浪一浪的。”

王真给徐雅说笑了:“没有那么夸张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那你告诉我真心话,你们夫妻为什么不在一起?”徐雅乘胜追击着。

王真一愣,但也想这个问题早晚都是躲不过的了:“我们在谈离婚。”

徐雅觉得自己的神算还是对的:“一定是因为第三者了,说不定还是金发碧眼的洋妞。”

王真怔怔地看着徐雅,觉得她没去做编剧真是浪费了,但是顺着徐雅的藤滑下去也是最好的办法,之后她应该不会再关注自己的私生活了吧:“你说的八九不离十。”

王真的回答简直让徐雅有乐开了花的感觉,她开始有些口无遮拦起来:“我早说吗,豪门媳妇有那么好当的,不过这事也怪你,你这么好的老公,就应该时时刻刻地粘着,一分钟也不能分开,不然就只有等着被别人抢了自己哭的份。不过也算好了,你好歹还有儿子,想你婆家也不会亏待你的,就是离婚,你也要好好地敲上他家一笔。这辈子躺着都吃不完的一笔。不像我婆家,啥油水也没有····”

王真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如果至此可以清静了,就让徐雅这么认为最好,她顺着徐雅说下去:“我公婆两袖清风的,没什么钱,我们基本上全是靠自己。”

那餐水饺,是徐雅回美国以来吃得最开心最痛快的一顿饭,她终于明白和体会了殊路同归的含义,这让她有不枉此生的感觉,却原来愿望成真结局和自己的还是大同小异。对王真,她即刻多了一份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之感,她甚至觉得王真还惨过,因为她的婚姻只是目前遭遇困境,以前她一直是操纵主动权的,可不像王真一路走得胆颤心惊。

只是等徐雅回到自己家,准备睡觉时,又想起还没有问王真那辆卡迪拉克的事情,她忽然觉得其实王真城府很深,三言两语也不晓得是不是真心话就打发了自己,而自己却刨心掏肺地对她。

这样一想,她又变得愤愤不平起来,同时又想,和王真要好好地处理好关系,她肯定认识很多有经济实力的人,自己若是离婚,后半生的幸福有可能在王真的手中······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难得有平和心。

 
夏婳的头像
 #

是的,我记得柏杨曾说大意是这样的话:人可以接受遥远的人和自己的生活天上地下,但却无法接受身边的人过得比自己好。

也看过这样的说辞:就是人人可以过上99分的日子,只要我的是100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