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39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二十)

第二十章

虽然是在电话里,这份压抑沉闷还是让人很难受,徐雅试着叫图图过来和奶奶说话。调节活跃气氛是小孩子无师自通的本领,徐雅只听见图图甜甜地喊了几声奶奶,线那头的回应就开始热烈地蜂拥而至了,等徐雅再接过话筒,婆婆的情绪已经完全平复了。开始聊一些关于图图的吃喝拉撒不着边际的话题。

这真地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吗?徐雅心理苦笑道。做了这么多年的婆媳,倒是第一次如此心平气和地聊家常。婆婆千叮咛万嘱咐要徐雅保重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图图,相对于她的身体和图图而言,其余的全是小事。徐雅听得鼻子有些发酸,也顺口接到:“妈,你也要多保重!”

这个妈叫得自然而顺口,没有一点障碍,只是声音出来后,听到的两个人都是一惊。徐雅从来没怎么叫过妈,在迫不得已实在需要称呼时,她就已图图奶奶代替。为这陈肃强没少和徐雅生闷气,徐雅自己倒怡然自得:“我没和鬼子一样,直呼其名,还想怎样?再说了,她也不是老叫我图图妈吗?”

婆婆在静默之后是一声长叹:“阿雅,不管怎么说,你也做了陈家十几年的媳妇,图图也是你生的,肃强再怎么闹腾,我也只会认你这个媳妇。那个女的,慢说还是带孩子离婚的,就是黄花大闺女我们也不稀罕。”

又转回了这个话题,徐雅觉得有些无言以对,和陈肃强离婚确非她的本意,可是现在看来,倒也不失为一条出路,潜意识里,她对这样的日子也有过够了的感觉。她一直在闹腾着改变的,只不过没有认为离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现在若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徐雅只有些心不甘情不愿而已。

“阿雅,我跟你说,肃强在外面找女人是肯定不对的,当然也有可能是那狐狸精勾引他,男人都管不了下半身的,只是我们现在跟他讨论对错没有意思,只会把他推得更远。国内这种事情真地是多得不得了,尤其是有点钱和势的,但也不是个个都离婚再娶的。其实只要老婆守得住,外面的小三没有能够得逞的。反倒是那些守不住气的老婆,家才会散。阿雅,你是读书多明事理的,自然不会和那些乌七八糟乱搞男女关系的女人一般见识。”

在徐雅眼里,婆家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如果当初不是为了来美国,她连正眼都不会瞧陈肃强,更别谈他的家人了。婆婆就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个,大字认不了几个,追着电视剧《还珠格格》可以反复看,还跟着剧中人反复流泪发狂的,暗地里不知被徐雅骂过多少次弱智和白痴。今天竟说出如此有条理的话来,徐雅觉得自己到是要对婆婆老人家刮目相看了。

婆婆不知徐雅在想什么,还在继续顺着自己的思路:“你们先分居是对的,拖着是最好的办法。能够拖到他们散了最好,再好的感情也不过两三年,后面跟谁都还不是吃饭睡觉过日子。这辈子我看多了,尤其这种婚外恋,拖过了激情的时候,十之八九就散了的。”

徐雅禁不住哑然失笑,原来以为人分三类九等,却原来不管什么样的人,面对的感情问题都是一样的,反应和处理的方式也是大同小异,高学历的同学和没文化的婆婆给她出的主意都是相同的。

婆婆独自讲了半天,见徐雅没有什么反应,以为她不高兴了,顿了顿又补充道:“让你不去和肃强计较,我也知道对你很不公平,只是这个世界,哪里可能处处公平,尤其是夫妻之间,都是你让我,我就你才可以走到底,人一生,说长不长,但总也是有事情发生的。两个人一定要相互扶持···”

徐雅几乎要为婆婆鼓掌了,浅显的话语里居然还埋藏着许多高深的道理。婆婆依然还在说:“你这么尽力了,就是最后万一肃强还是不回头,也对图图也算有个交待,我们都不会怪你的,我们终究还是一家人,就像你是图图妈妈,我是图图奶奶,肃强和谁在一起都改变不了这个······”

徐雅几乎热泪盈眶了,她的婆婆,为了图图,曾经和她勉强挤在一个屋檐下一年,但是却吵得鸡飞狗跳,彼此后来都当彼此是空气的婆婆,竟然说出如此窝心和感人肺腑的话语,比陈肃强跟她提离婚更让她震撼。为了不让自己太失态,徐雅以要给图图准备晚餐急急得挂了电话。心潮却随着放下的话筒越发澎湃起来,徐雅甚至开始后悔没有好好地对婆婆,在唯一和婆婆必须亲密接触的那段时间,自己怎么就对婆婆那么不顺眼呢。徐雅想着若是婆媳缘分还可继续的话,自己应该好好地孝敬婆婆一番。

等徐雅冲电话事件中回过神来,万广明的卡迪拉克车已经开走很久了。徐雅看着窗外空空的车道,心里不免好一番失落和不平。她虽然没有看见万广明,但是依稀的声音让她断定万广明是个中年男人,开卡迪拉克的,应该是有经济实力的男人。

看王真,也不比自己年轻漂亮,一样的带单身带孩子,自己的老公就在外面找小三,还苦苦相逼离婚,人家的老公虽不在一起,可是看上去是诚惶诚恐地小心伺候着,还有开卡迪拉克地找上门来,还有妇科诊所的好工作····

这样想着,横向纵向地比较着,徐雅越发觉得王真的命好,自己找块豆腐撞死的心都有了。她记起那日问王真离婚问题因为小乖上学而给王真逃掉了。徐雅从冰箱里翻出两袋速冻水饺,冲着图图喊了一声:“图图,我们去找小乖玩,好不好?”

正闷着图图一听,兴高采烈地往楼下奔,一路耶-----耶声不断。徐雅后面跟着,心底在对王真说:“今天,你该逃不掉了吧,我就是要细细地听听你的帅老公和卡迪拉克的故事····”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心机太深和心机简单的两女人。

 
夏婳的头像
 #

谢谢跟读,新周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