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十九)

第十九章

万广明按门铃的时候,徐雅也在家,正准备去开门,电话铃同时响了起来,她只好先去接电话。电话是陈肃强老妈,她的婆婆打过来的,徐雅很是意外,这个时间正是国内的凌晨,看样子婆婆应该是一夜未得安睡。

“阿雅!真是难为你了!”婆婆沙着嗓子喊了一声,就再没有了话语,只听见抽答答压抑而又止不住的哭泣声。

这些对徐雅来说震惊之下反倒胜过千言万语,她几乎有些难以置信这是她的婆婆,在她夫妻关系难以挽回的时候,反而坚定不移地站在了她的身边,为她撑腰打气。

徐雅和她婆婆是宿怨已久,具体的时间要追溯到结婚前。婆婆还未见徐雅时,已经不喜欢准儿媳了。当年的陈肃强在婆婆眼里,说骄傲档次低了,简直就是荣耀了。儿子是完美的化身,周围的环肥燕瘦各式小姑娘或是小姑娘的父母都希望可以和她家结亲。婆婆心仪的对象也有几个,奈何陈肃强巍然不动,一心求学。亲戚朋友都开玩笑说肃强这是要去美国找金发碧眼白种人的节奏。爱做梦的婆婆把这一玩笑延伸开去,有时居然想象出变成摩登家庭,大象鼻子的儿媳说着歪腔怪调的中文,自己抱着混血孙子出去别人争相观看和羡慕的情形。

徐雅和陈肃强好上,生生地断了婆婆一切美好梦想,对婆婆来说,简直就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待见到徐雅真人,更是雪上加霜,婆婆盯着赶上陈肃强个头的徐雅感叹:“是从中国女排队里跑出来的吗?这么人高马大的?儿子在她面前哪里还有一点男子气概,唯唯喏喏地像个跟班的似的。”

婆婆也努力拉盟友一番阻扰,想他们各奔东西不耽误各自的锦绣前程,不过小两口可不是顺服之辈,还是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思结成了连理。万般无奈之下,婆婆戚戚艾艾把弯转过来,还人前人后违心地夸徐雅,一方面自己脸上贴金,另一方面也是安抚周围落选人员的心,让人家输个心服口服。不管怎样,婆婆心底还是期待一家团结和睦,欣欣向荣的景象。

徐雅并不卖婆婆的帐,她自幼没了母亲,成年后的继母是看她脸色行事的。虽然也知道陈肃强不可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可是凭白无辜地多个太上老君来孝敬。而且这个老君还曾经百般阻扰他们的婚事,让徐雅做到不计前嫌,毕恭毕敬小媳妇样,还真地比登天难。只是在婚礼上,当着众人勉强喊了几声妈,陈肃强出国后,徐雅就基本不去婆家了。这期间,陈肃强和两边大人都有或明或暗的提醒,徐雅一概刀枪不接。等她出国的时候,她连具体日子都没告诉婆家,招呼都没有一声就自己上飞机了。事后婆婆守着一堆买好了准备带给陈肃强的东西哭得天翻地覆,也把徐雅恨了个咬牙切齿。

陈肃强过了许久,从姐姐那里听来原委后,也向徐雅抗议过,徐雅根本置之不理。多说两句,徐雅便会发飙:“我到底是和你结婚还是和你妈结婚?你妈不喜欢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觉得我们离婚她就开心的话,我配合你!”

徐雅的这些举动无疑生生扯断了和婆家的好多情感,她自己觉得这样挺好的,井水不犯河水地和平共处。到多年后,徐雅意外怀孕,让她困扰不已,她不是不打算要孩子,她是希望孩子在她把所有的条件准备成熟的时候再来。可是孩子又不是一颗棋子,等要的时候再摆出来,陈肃强和徐雅都三十有多了,陈肃强也有稳定的工作多年,实在是找不到要放弃这个孩子的理由,除了徐雅心中的物质条件未达标之外,陈肃强那次也是急红了眼:“穷人富人还都不一样要生孩子的吗?你要是打掉了孩子,我们就干脆离婚算了!”

权衡再三,徐雅决定留下孩子,由谁来照顾又摆上了日程。徐雅的继母以前还一直希望可以到美国来观光享福的,不过这想法也随着徐雅他们来美国的年限递减,徐雅他们难得回一次国,那故装大方后面的缩手缩脚,明眼人早就看出他们在美国生活得不容易。经历了婚变的继母也再是当年,她也不愿千里迢迢地跑去当免费保姆。于是她说服徐雅的老爹,红包提前送,五千美金汇到外加徐父的高龄不便,二老名正言顺地退下舞台,同时把徐雅的婆婆推了上来。

按说婆婆那时年富力强,又刚退休,婆婆虽然对徐雅有些芥蒂,但是这些和孙子比起来,可以一笔勾销。婆婆自告奋勇地接下任务。徐雅并不欣喜,她不希望婆婆来,她想着要是婆家仿效自己家的做法,也给个万儿八千的,用这些钱去请保姆,会省事很多。

陈肃强想也没想就坚决反对,他深知扒了父母的皮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更何况,生生剥夺母亲的贻孙之乐,是不是过于残忍。他自作主张把母亲的探亲签证办了下来。徐雅给逼得有些骑虎难下,心里的不痛快堆积如山。干脆对这事不闻不问,订机票时捂着口袋,死活不拿钱出来。把七尺男儿陈肃强急得如热锅蚂蚁,不知向谁求救好!

后来陈肃强的两个姐姐救急付了母亲的机票钱,但同时也把不忿甩了出来:“妈去给你们当免费保姆,居然路费都不出,你们这干的是人事吗?亲戚朋友知道了,脊梁骨都要给戳断了!”

徐雅对这些充耳不闻,她的理论也很站得住脚:“我生的是你们陈家的子孙,我家都给了那么多钱,你们陈家出张机票钱还唧唧歪歪?”

婆婆知晓了这些,想要说不来事情已成定局,飞机上的婆婆,左思右想,辛酸是成倍增长,那与儿孙重逢的喜乐给心酸埋住了不见天日,再看到徐雅,更是如见了苦大仇深的敌人一般,陈肃强期待的相安无事,便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了····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最近集中看了你几篇短篇,写得非常好,这长篇也引人入胜,跟读。

 
夏婳的头像
 #

拜谢鼓励!周末愉快!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婆媳和睦相处的前提,有时都得谦让点儿。

 
夏婳的头像
 #

对的,给彼此空间和容忍似乎适合好多关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