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41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十八)

第十八章

万广明的日子一直是波澜不惊的,国内读完硕士做医生,然后出国继续读书做医生,虽然读书也辛苦,刚出国时经济也紧张过,但总体而言还是按部就班,生活是稳步上升的,如芝麻开花节节高的。没有什么大起大落,更没有什么惊涛骇浪,婚姻也是那么地顺风顺水,太太就是万广明大学的同学,恋爱期间有过几次小别扭勉强都和磨难挂不上勾。双方都是知识份子的家庭也对对方满意和欣赏。他们二人更是相亲相爱琴瑟和谐携手一路走来,算算也快三十年了。出国后,太太开始因为支持万广明读书选择了打工,后来男人开诊所了,经济没有压力而且太太的身体一直不好就一直呆在家里操持内务。他们唯一的女儿也上大学了,两个人如今要说缺憾就是有些寂寞,太太因此认养了两只猫儿子,每天围着猫儿子和前庭后院的花花草草转得不亦乐乎。

王真的姐姐是护士,和万广明曾经共事一家医院。那时王真的姐姐十八岁,刚从卫校毕业,少女诗样的情怀呀,就那样经意不经意间系到了玉树临风的万广明身上。医院里像王真姐姐这样的护士有好几位,不过万广明早已名草有主,他很洁身自好,小心翼翼地把这些柔情置身度外。王真的姐姐黯然神伤过,但是也清晰地认识到她和万广明之间不仅存在先来后到的问题,各个方面都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所以就倍加精心地把这份感情藏着掖着,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关注和祝福着男人,这样的冷处理,使得二人反倒有了一些断断续续地音讯往来。

对于王真姐姐,万广明就当作是小妹妹,小妹妹的心思他也读懂过,小妹妹的无奈他知道自己连陪着叹息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总感觉有些亏欠的。后来帮王真找工作什么的,他是全副身心乐意效劳。再到去介入王真的私事,他虽然觉得有些不胜任,但是也没有觉得太大的不妥。毕竟自己年长王真这么多,而且他也比较简单地认为王真的夫妻所面对的问题和他们当年的应该是大同小异,无非是不太适应环境的变化,他们夫妻也都出现过无伤大雅的争执的,不过是压力释放的一种方式吗!最最严重就是有可能出现婚外第三者了,围城内外的诱惑,或多或少每个人都会面对过,这个处理得不好的确是杀伤力很大的,但是牵涉到孩子还有各自身后的家庭,一般大家都会做一些止损的劝导。

可是王真的事情实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同性恋对万广明来说并不陌生,加拿大2005年就合法了,美国这些年的嘈嘈声动静也很大,估计合法就在不久的将来。或多或少地他也听着同性恋的故事,但万广明依然觉得离自己是很遥远的,虽然已经到了接触感情年纪的女儿被别人问到类似问题,他也会开玩笑地说:怎样我都接受,同性都一样,只要孩子开心。可那毕竟是讲笑,而且是对于下一代,自己这代人,真实的生活里,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赤裸裸地面对同性恋的问题。

王真那天的回答仿佛在万广明平静的湖面生活里仍了块大石头,激起浪花无限。男人找了一堆资料研究了一通,他觉得有必要先确认赵力这事究竟是先天还是后天的,是与生俱来,还是一时兴起。他同时也觉还对不起王真,自己亲手撕开了王真想隐藏的血淋淋的伤口。他原来以为自己是可以帮助王真解决问题的,现在看来是他给王真带来了新的无穷的困扰。万广明十分自责,他没有去回复王真的姐姐,一心想如何可以帮王真缝合一些伤口。

那天的会面在难堪地沉默中结束后,万广明决定要再去看王真,但他也不愿意再这么兴师动众了,他猜想王真应该是不愿再见他的。思虑再三后,他拨通了王真的老板-----妇科女医生的电话。

女医生好奇怪:“你要王真地址,干嘛不自己问她?”

万广明不知如何解释:“有一些情况了,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还有说不清楚的?老万,你不会是有什么不应该的想法吧?”

“你说到哪里去了?不应该的想法,有想法早就付诸行动了,还等现在·······”

“这个很难讲,男女之间的事情千变万化的,没有规律可言,不过,倒时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女医生忧心忡忡地。

万广明给说得有些啼笑皆非,他并不想把王真的私事外泄,他的心底对这个女子满满都是怜惜和同情,很多的事情上王真所享受地已是不公正待遇,他要做的绝对不是再添一刀。

 

王真看着站在门外的男人有些发愣,那天不是讲得很清楚了吗?她还一直在等万广明对她姐姐汇报后家里的狂风骤雨,谁知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平静得让人都有些惴惴不安。

万广明举起手里的蛋糕和玩具:“这款纽约奶酪蛋糕味道很好的,让小乖试试喜不喜欢这新款的乐高救火车?”

王真给男人斟上茶:“万大哥是有话跟我传达吗?”

“没有,没有的。”万广明急切地否认:“只是想过来看看你们,我这个大哥做的挺失职的,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来拜访!”

王真笑笑没有接话,沉默又占据了整个空间。

万广明来之前想好了很多话,现在却一句也说不出口,他犹犹豫豫地清了清嗓子:“我暂时什么也没有和你姐姐说,你知道国内的情况,老一辈的估计还比较难接受····”

王真看着正在搭乐高搭得不亦乐乎的小乖,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你有没有想过,赵力可能是一时迷惑,看见新东西比较感兴趣····”万广明字吐得蛮艰难的。

王真回头看了万广明一眼,低下头鼓起勇气:“我想过的,反反复复想了很久,我们婚前婚后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他应该不是····”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可愛的医生。

 
夏婳的头像
 #

这个人物刻画得很薄弱,是个败笔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