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谁是唐僧,谁是悟空

        年初二,去看电影。

        看宣传片的时候,没有任何想看西游的冲动,但是还是买下了这场电影的票。

        走进电影院之前,有点想睡觉,毕竟买的是下午场,这个时候是该午睡的时候了。

        但是电影一开始就赶走了睡意,只是,当孩子们嬉笑的时候,我怎么也笑不起来。

        毕竟,这是一部成人的童话,也许只有成人才能看懂,看懂了,就无论如何都笑不起来的。

        就像当年看《大话西游》。

        回想起来,最初看《大话西游》是20年多前的事情了。

        第一遍看,笑得不行,然后就看着别人学里面的台词,偶然也自己说几句。

        再看,就是沉默,不是因为知道了剧情,而是因为,已经开始被某种情绪所感染,无法言语。

        再看,就是跟着剧情忍不住泪流了下来,为一种执着,为一种放下,为一种舍得,为一种舍不得。

        20多年前,还是那样的年轻,以为自己不会老去,以为自己可以肆意地挥霍自己的青春,或者在青春的时候随心所欲。

        后来,慢慢地变老,经历了轻易的取得又放弃,也经历了欲得而不能,于是渐渐看轻了得失之间的来来往往上上下下。

         然后,就在内心藏着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放到月亮下,或欣赏,或悲伤。而一旦阳光升起,马上换上早已经训练好的微笑,对待匆匆忙忙的人来人往。

          所以,这一切的岁月更替,也许需要一个出口。

         《西游伏妖篇》也许能把这一切寻找回来。

          或者说,明明是一部在人看来是荒诞无稽的搞笑片,却偏偏能把人看哭了,那就只能说,看电影的人看的不是唐僧的取经,不是悟空的伏妖,而是自己的回忆,自己已经逝去的青葱年华,或者回忆年华中的那些人来人往、那些曾让人泪流又不得不舍弃的记忆。

          那些记忆,想起来的时候一如从前般美好,只是多了些经年的轮回和流转,早已不是从前的模样了。

         前些天,听一首歌,歌中唱到,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我多想和你再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只说一句,好久不见。

    有时候我们把自己想象的太过重要了,没有谁,日子都照样在过,甚至都过得不错。没有谁,我们都不会孤独,不会一个人独来独往。

所有的一切,都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心里默默想起,就比如唐僧的午夜梦回、他把一个人想象成另一个人然后不断地自言自语。

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真的可以做到吗?恐怕很难。

有些痛,真的可以痛一辈子。

因为我们都是凡人,渡不了别人,也渡不了自己。

曾经那个叫做至尊宝的人,可以在你的心中纠缠很久,现在这个叫做唐僧的人,也偏偏下了个套,让你把曾经埋藏的一切重新挖出来,然后一个个整理出来,擦拭一遍,就像温习一本旧书,书中的内容原本早已经熟悉,只是以为已经忘记,却不曾想,收拾起来都成了眼前。

我欠他的,我早已经还清了,他欠我的,也不必再还。

谁会欠谁多少呢?或者本来就两不相欠,都已经相互还清了,只是心有不甘而已。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或许,我们都是唐僧,我们也都是悟空……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