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赠书布朗

2017/1/22 大公报 海云专栏  2017:1:22 赠书布朗.pdf

儿子进了大学后,开始有心深入学习中文,拿了一门中文课,我看见他的中文教授让他们查阅学校东亚图书馆里的中文藏书,心里一动,就有了赠书给他们大学图书馆的想法。

发了封邮件给他们大学东亚图书馆的馆长,没想到馆长读过我的一些文章,一说赠书还挺受欢迎的,与馆长约了时间,我带上自己写的和主编的书,前往布朗大学的三楼东亚图书馆。

我的心愿其实很简单,因为儿子在布朗大学就读又在选修中文课,我希望有一天他在他学校查资料时,在一堆中文书籍中能惊喜地看见他母亲写的文字。

那天在布朗大学的东亚图书馆里,馆长带领我参观了他们丰富的中文、日文和韩文的藏书,尤其是中文书藏量丰盛,宋史元文都能看到,清朝民国的书籍更是整套整套的,现代中国文学书也很多,我捐的书被放在现代文学类中。

那天,经由馆长介绍,还认识了东亚系的一位女教授,且还是我的老乡,同来自六朝古都,据她说我儿子有可能在下一学期读她主管的东亚研究科目,而她的女儿正就读我们曾经住过的加州小城里的史坦福大学,真是缘分!

 对于第二代学习中文,我们都抱有一定的期望,好在华二代很多在读大学之后,会有一种自我深造式的中文的学习,对根文化的探究的兴趣会随着他们的成熟度越来越浓厚。

下一篇:
分类: 

评论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挺有意义的事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