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过年,是个重体力活

 

在菜市场看到有人把豆腐干里塞了猪肉馅,我学习着做法,把豆腐干子再炸一炸。
阿起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组成的示意“六”。
母:什么意思?
子:六六六六六。妈妈厉害!
母:有什么厉害?
子:你把白干子炸成了臭干子。
母:啊?我没这么厉害。我是买了几块白干子也买了几块臭干子,分两锅炸的。
 

 

父:你有同学家养了猫或狗吗?

子:有啊。

母:一般是爸爸妈妈打理的吧,孩子没有多少时间。我家也养了宠物——两条小金鱼啊。养了这么多年。

父&子:呵呵呵呵。

母:我家不能养猫,会吃鱼的。

子:狗也不能养,一样能吃鱼。

以前在大江养了小白兔,不是被偷吃了么?

 

不只是动物过年,植物也要过年啊。

我给吊兰理发,修剪枯叶。

 

连续好几天和爱人一起逛菜市逛超市,爱人简直耐不可支。

小腿肚子酸胀了。过年,是个体力活,是个重体力活。

他感慨道。

实话说,喜欢走路的我也觉得累了。但得鼓励爱人:平时想一起逛逛,倒没有多少时间。现在过年提供了浪漫机会啊,嘻嘻。叫你陪个够。

子:你们又去超市啊?呵呵。

年前这一周,阿起每天生活在不知爸妈外出逛又将带回什么好吃的。

父:连续去,高强度集中购物。不可思议,像这样逛下去怎么得了啊?

 

存物柜显示箱满。

眼疾手快,有一位顾客来取物,刚好把东西能存进去。

从菜市到超市,隔着一条马路,斜对面。

比爱人快一拍的我先过了马路,看他拎着两个袋子在路栅栏处等候,左手一只袋,右手一只袋。

忍不住逗笑: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在过年马路的这一边,而你在过年马路的另一边。

 

爱人说我在超市购物花的时间至少是他的两倍。

爱人:真吓人,你见到什么就想买。

我:我只是看看,不一定是想买。

明天就是除夕了,今晚是农历2016最后一次去超市购物。在家乐福遇着郑校长,他也在购物。

 

爱人:你今晚主要来买什么的?

我:忘了。

爱人:Meat。但你这儿看那儿看就是不往卖肉的那边走。我买东西一般是奔着目标去,比如我想买三样东西就买三样。除了这些,其余的不看。所以,广告主要是给女士看的。

我:一边走一边看,或许就想到再要买什么了。男生女生买东西的差别真大。

于是,原先只打算买肉的,我却买了勺子等一些东西。

 

最逗的是买鸡。

不是因为鸡年才吃鸡的,而是习俗。从记事起,过年都要吃鸡,象征笑嘻嘻。至于几只则无要求。

但今年不是安徽有禽流感合肥有感染的么,禁止卖鸡。

可是,与习俗抗衡似乎是挺难的。大家为了遵循习俗拥护习俗,似乎敢于冒险,甚至是冒着生命的危险。

爱人兴冲冲地带我到一家卖鸡铺子,他说那是他曾去过好几次的一家。

但鸡笼是空的。

他第一感觉是鸡全部卖完了。有点懊恼。

他在铺子门口转悠了一下,店主问:今天不买鸡吗?买鸡进来哈。

像暗号地下接头。

爱人便走进铺子买了两只鸡。原来,鸡被“金屋藏娇”了。

我带爱人到了另一家卖鸡铺子探察执行情况,鸡笼照旧是空的。

爱人第一感觉还是:鸡全部卖完了。

我说鸡大概也是藏在里面的。

他张望了一下,正准备走。里面出来两个人。

一位是顾客,说:里面有鸡。

另一位是铺子主人,说:买鸡到里面来。

大家是偷偷摸摸地买鸡。不准卖鸡的禁令名存实亡。

 

明天是除夕,不用逛菜市逛超市了。

过年,是个体力活,是个重体力活。

 

祝福大家鸡年吉祥!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新年快乐!看你们小夫妻这年过得,真是甜甜蜜蜜的,读着也开心。

 
杏子花开的头像
 #

结婚十七年,断断续续分居两地已达九年,好不容易有个团聚的假期,就自找乐子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年二十九,别人送我鸡,因为禽流感,我没敢去拿,让她年后给我,看来我们对于鸡的理解是如此不同。过年于我们而言,就是两边分工,想自己过,总是很难,我一大早就在自己家,做了六个菜,过完早年,就到婆婆家了。人,想自由,有时很是难得,尤其是新年。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以前我们也跟公公婆婆一起过了好几个年。公公今年原本打算在我家过年,但不小心摔了一下,于是爱人的哥哥们便不放心他颠簸来,他在爱人的大哥家过年的。

我们去那边拜年待了一些天。

相对而言,我们自由些。短暂的团聚弥补了平日的两地分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