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雷雨七月”(六)

阴雨古城之“雷雨七月”(六)

 

薛翔反复思考着回国这些天来发生的一件件事情,感觉自己被动到连理直气壮找芸兴师问罪的理由都没有,因为没有结婚,没有基本的法律上对自己的保障和对对方的约束。现在终于理解了有些人在出国前,哪怕是前一天也要登记结婚的缘由。这是一个认可的约定,凭着这个约定就可以保护自己的感情。然而,反过来一想,心已走,凭着一纸约束讨公道,实在有失尊严没什么意思,还不如由她去呢。

 

今天是个好天,七月以来少有的晴天,而且天气还不算太热。看着窗外的艳阳,却有些无所事事的感觉,就像小时候恨着日子太长,趴在窗子上看窗外耗时光的感觉。薛翔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也许应该走了。翻着翻着发现一本相册,那是从前和芸出去玩的时候一起拍的。薛翔拿起相册,去到离家不远的河边。河边有很多大石头,从前小时候小伙伴们经常早晨坐在大石头上背单词、念英文,现在那些几个大石头还在,薛翔又坐了上去。不是周末的日子,岸边没有游人,只有薛翔孤零零的一个人。

 

薛翔翻着相册,看到一组那年冬天和芸在雪地里玩的照片。那天雪很大,芸穿着大红的防寒服,带着自己织的黄围巾,衬着皑皑白雪显得格外俏丽。薛翔穿着军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长长的毛线白围巾。那个时候非常流行军大,几乎每个男孩子都有一件军大衣,有些女孩子也喜欢军大衣,有时候在火车站或者集会的场合,一眼望去都是绿绿的军大衣,还真那有些军队的感觉。那时候电视里正放香港电视连续剧《上海滩》,一时间万人空巷,许文强的帅气英姿更是一夜间风靡大陆。许文强脖子上围着的那条长长的白围巾很快流行起来,很多年轻人都围着一条长围巾。薛翔那条还是芸花了好几个晚上一针一线的织出来的。薛翔特别喜欢那条围巾,一个冬天都没离开过脖子。

 

又翻出一组秋天去香山看红叶的照片,那次是个周末,两个人相约去香山。正是深秋,满山的红叶,芸穿着那件红风衣映在一片枫红之中。霞光照在长发,大眼,微笑的脸,格外的动人。这是薛翔最喜欢的一张照片,还特意夹了一张在书里,看书的时候翻开看看,心里就不住欢快的笑。

 

一组同学聚会的照片引起薛翔的注意,那是大学二年级的暑假,外地的同学也都回来了,大家相约去划船。那张照片是划船结束后大家聚在草地上聚餐的镜头。中间是一大块塑料布,上面是各种面包,火腿,啤酒,饮料,男生们举着啤酒瓶在干杯,芸在薛翔身边。角落里有一个人没有干杯,手里也没有酒瓶,若有所思地精精坐在那里,那个人就是建军。现在再回顾当时建军的心情,一定很失意,酸溜溜的心里不好受,因为芸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当时自己太兴奋,太高兴,竟然没有注意到建军奇怪的表情,现在想起来也的确太粗心了,也许芸早就知道一切,只是不愿跟自己说。

 

人已去,留着这些相片徒增伤悲,薛翔把一堆照片放在石头上,打火机的火苗悄悄蹿起,不一会儿所有的相片就变成一个火球,很快火球熄灭,全都变成灰烬,风一吹所有的灰烬都飘到了河里。该结束了,就让所有的记忆留在故乡的河里。一切都完了,薛翔一下子感觉轻松了许多,要回洛芬,那里才是属于自己的生活。

 

所谓出国潮,她原来真的是个浪潮。尽管薛翔出国相对比较被动,但是无论什么原因被卷入出国潮,只能随波逐流。薛翔现在在这里已经没了爱人,没了工作,不能去见朋友,摆在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继续走出国这条漂泊之路。原来出国是条不归路,一旦踏上就只能向前,再无回头的可能。家乡让他挂念的只有年迈的父母,移民然后把父母接出去,这也许就是这个家庭今后的归途。

 

薛翔一天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要离开这个令自己伤心的故乡;要去洛芬,那里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朋友,有今后的前途,也许还有自己的爱人。薛翔很快来到旅行社改机票,旅行社的张小姐看着薛翔的机票说道:“你就差这几天改票,要交不少钱呢!”

“交多少钱也要改机票,最早一班航班走”薛翔坚定地说道。他真的必须走,他已经一天也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

 

两天后,薛翔拉着自己的行李一个人走。他没有让父母送,他不愿让父母再经历送别的场景,不想看到妈妈流泪。出国路必须走下去,移民,然后接出父母,那个远方不知在哪里的异乡才是故乡,要去寻找那个心里的家乡。

 

天又下起了雨,就像两年起离开一样,更像洛芬淅淅沥沥的阴雨天。两年前走的时候是迷茫、失落、后悔,恨不得跳下飞机留在家乡。今天走的坚定,没有牵挂,义无反顾。故乡,我走了,这一走就是永别!

 

飞机慢慢的滑行,对准跑道,冲出阴雨蒙蒙的故乡,冲上蓝蓝的天,薛翔隔着舷窗看着窗外,城市已远,无垠蓝天,心里竟然什么都不想。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姜医生,鸡年快乐。

 
姜尼的头像
 #

谢谢,同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