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雷雨七月”(五)

阴雨古城之“雷雨七月”(五)

 

薛翔很难接受与芸分手的现实,来的太突然,太没有准备,以至于自己好像处于半朦胧不太真实的状态。他不信芸就这么不留恋多年的感情,走的这么决绝。他要去每一个曾经与芸常去的地方,回味曾经的美好时光。也许芸也会出现在那里,就有了解释的机会,就会告诉她已经为她出国准备好了一切,所有的文件包括一部老车和一室一厅的单元房,现在就可以像从前和自己在河边憧憬的国外生活一样,共同奋斗,实现梦想。薛翔认为还有机会,即使自己都觉得好像是幻想。

 

雷暴雨过后天气仍阴阴的, 空气中不时飘些雨丝,像极了阴雨蒙蒙的洛芬古城。薛翔面色阴沉,脚步沉重的走在曾经那么熟悉的每一条街道,曾经和芸两个人说说笑笑,悠闲地压马路。现在薛翔耳边不时会响起芸那欢快的笑声,只是定神间却是阴雨蒙蒙中孤独的自己。

 

薛翔幽幽荡荡地来到市中心一家很挺名的烤鸭店。其实薛翔并不太喜欢烤鸭,因为觉着油太大。但芸特别喜欢吃烤鸭,于是两个人经常就到这里来吃烤鸭。当时大家工资都很低,于是每次来点半只烤鸭,薛翔看着芸解馋的吃着烤鸭心里就特别高兴。然后两个人使劲地喝鸭架汤,虽然吃的不饱但灌了个大水饱,然后高高兴兴地去旁边的延安影院看电影。和从前一样,薛翔又点了半只烤鸭,可看着碟中佳肴就像看见芸举着筷子在笑。猛抬头,芸的形象瞬间消失,店外墙角卧着一个饥饿蓬乱的流浪汉。薛翔实在吃不下,付完款,就把打包的食物送给了流浪汉。流浪汉作着揖致谢,薛翔只觉得心里更加难受。

 

回到家里已是傍晚,薛翔思绪万千,想着那么多美好的从前,心里不住的抽搐,拿起笔给芸写信。写上几句,不知怎样说,信纸就撕成了碎片。男人最难受的时候不想说话,但是还是要释放,于是又拿起笔,写下诗句,留给自己:

 

不是说好了么

两情相依

此生不虞

贫病困苦

两不相弃

 

不是说好了么

共赴天涯

走遍世界

与你携手

遨游天地

 

不是说好了么

春夏秋冬

风霜雪雨

你护着我

我拥着你

 

不是说好了么

彩霞漫天

枫红绚丽

你我真情

可歌可泣

 

不是说的好好的么

四季还没怎么轮转

天地变化还没来得及

美好的那些瞬间还浮现在脑海

所有的誓言

怎么就全都飘在风里

 

连着在家里闷了几天,薛翔实在憋得难受,于是决定出去走走。坐上火车去北京,鬼使神差,又来到了景山最高处那个亭子。那年芸就是坐在冲着故宫那个方向,也是个夏天,穿着一条飘飘的花格裙,晨光映着她的长发那么好看。恍惚间好像芸又在那里冲自己笑,猛醒过来时,这个七月却阴雨蒙蒙,只有孤零零的自己。

 

去香山,那年和芸在香山看红叶,满山遍野都是红叶,芸穿着那件她最喜欢的大红风衣,随着枫红飘来飘去,和红天地融为一体。可今天是七月,香山没有红叶,只是蒙蒙飘着细雨,看不见游人,只是越发的孤独难受。

 

薛翔找不到芸,再也不敢去曾经和芸去过的地方,因为一到那些地方就看见到处都是芸的影子,耳朵里都是芸的笑声。猛醒来时,那份孤独难受弄得人不知怎样承受。薛翔只能静静的祈祷,但愿上苍能让心爱的芸听到,也许真的有奇迹,芸会跟着他去洛芬:

 

跟我走吧

去塞纳河畔

莱茵河边

水城威尼斯

碧蓝的地中海

把美丽的欧洲逛遍

 

跟我走吧

跨过大西洋

太平洋的那边

哈德逊河边

安大略湖畔

看一看这世界有多浩瀚

 

跟我走吧

你知道法国人有多浪漫

意大利人多爱做饭

美国人有多蛮

加拿大人憋屈的多可怜

世界上的人啊

就是这么变化万千

 

跟我走吧

你知道天主教堂有多高尖

基督教会办公楼一片

穆斯林趴在地上祈祷

犹太人大胡子上有小辫

有信仰的人啊

顽固的令人讨厌

 

跟我走吧

去创世界

精彩外面

前途不知

才去探险

懵懂着把梦想实现

此等人生

你不觉得也很绚烂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