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雷雨七月”(四)

阴雨古城之“雷雨七月”(四)

 

两个人胶着在雨中,任大雨瓢泼。薛翔想着两年来出国办签证、学车、弄房都是因为芸,现在突然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没有意义。突然特别憎恶的情绪浮上心头,小时后和建军“骑马干仗”的时候,当看到他们胜利的时候,芸总是就开心的欢笑。难道现在我们俩人在大雨里泥泞成一团,她也在悄悄观看。一声霹雳,划破夜空,薛翔转过身来,周围就是雨,没有芸的影子。

 

当一个人万念俱灰,没有一点儿盼望的时候会怎么样?薛翔突然好像理解了那些从万国侨上跳下去轻生的人们。希望,没了希望,生命就不那么有意义了,所以就可以找个风景美丽的地方跳下去结束一切。

 

一声闷雷连着就是一道闪电,照亮了建军和薛翔,映着大雨中依然雄伟的万国桥。“打雷了,快走”,建军嚷着。“你自己走吧,我再呆会儿”,薛翔回答道,他已经感觉不到风雨。

建军不由分说一把拉起薛翔,就像小时候一样,两个人仓皇消失在大雨中。

 

薛翔也不知道自己怎样到的家,大雨一浇,浑身冰凉,连着打喷嚏。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晚上,昨天的事情才仔细的回顾一番。这时妈妈端来了姜汤,喝一口身上温暖了许多。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娘,薛翔心里很难受,也没法解释太多。薛翔意识到这这个世界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背叛自己的,原来只有自己的父母。爱人,兄弟,哪怕那些感情多真诚,多热烈,在生活的试炼面前都不一定经得住考验。也许人性本来就很脆弱,根本就经不起太大的试炼。就像查尔斯和戴安娜,最有信誉的人在全世界和神面前做出的誓言都可以荡然无存,何况怏怏普罗大众。一夜之间,薛翔感觉自己又成熟了许多。

 

欧洲的天气是温暖湿润的,洛芬没完没了的阴雨天气让人有些压抑,一种淡淡的忧伤,像是淡淡的夜色里轻轻缓缓的小提琴。而故乡的雷雨天是激烈的,大起大落,摧枯拉朽,波澜起伏的有些让人受不了。

 

由于一切的安排和努力都是按柳芸去洛芬进行的,薛翔很难接受芸最后不赴洛芬的结局,必须想办法让芸跟自己走。然而薛翔能做的非常有限。首先,正面与芸接触的努力都试过且行不通。其次,摆在芸面前的另一个选择是建军。建军对芸是深爱的,而且背景是强大的;再有薛翔对于建军有极深的感情,上次打建军一巴掌,至今心里还隐隐作痛,任何对建军有所伤害的事情都是薛翔不想见到的。所以,现在若芸跟自己走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芸念及过去的情分和从前强烈的出国愿望,自己选择和薛翔走。要把事情这样办成很困难,因为尽管出国对芸是很大的诱惑,但是在真爱和安全感之间,一个女人多数情况下会选择后者。薛翔已经感觉到自己在芸爱情的天平上,渐渐失去了分量。

 

然而还是要想办法把芸带走,尽管看起来很困难,但必须努力,否则尤其在洛芬,薛翔将面临一个很混乱的局面,到底该怎么办,薛翔陷入了深思。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