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39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十五)

第十五章

人们一直都说婚姻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的文明程度才出现的产物,从字面的意思,婚姻应该是属于高度文明了,人类最不文明的语言和举动却都是在婚姻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但不可否认地是不管处于什么样的目的和感情去结婚,任何一段婚姻开始时都寄托着希望和期待,只是一路走下来,就千差万别,初衷遗落在哪里了,没人会留意和知道。一地鸡毛的时候,人的本性决定都最关心自己的感受,至于搭伙过日子的对方,反而成了靶子和责怪的对象。

两败俱伤是徐雅想得出来形容他们夫妻最合适的词,跟当年她所设想的强强联手不是相差甚远的问题,而是大相径庭,可以悔不当初吗?在徐雅踏上美利坚共和国土地的那一刻,无法言明的失望就弥漫和牢牢地占据了她的心头。她老觉得是搞错了,但不知错在按了那个扭。破落------她对他们当时居住的城市的描绘,稀稀拉拉的几栋破房子,不仅没什么高楼大厦,连灯光都吝啬得可怜。等从陈肃强老乡的二手头又大车里钻出来,走进那满是咖喱味的公寓------陈肃强为了迎接她的到来,专门换的。那脏兮兮的地毯,狭隘的空间,还要和别人共用洗手间和厨房。陈肃强在边上絮絮叨叨地介绍,洗衣机都没有,这还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吗?人人前仆后继为了什么?和想象中也相差太远了,连学生时代宿舍都不如,徐雅是一脚走进了噩梦中。

徐雅的脸从下飞机就没有伸展开过,同屋的室友很热情地亲手包的白菜水饺被她以南方人吃不惯而连注视都省略掉了。她几乎是恼怒地走进他们的房间,却茫然不知该坐还是躺着合适,地上是个床垫,陈肃强已经汇报过了,是两百块新买的,孤零零地铺了块床单,垫子的一头放了两个枕头,另一头是叠成很奇怪形状的被子。加上一张半新不旧的简易桌子和凳子就是房间的全部家当了。徐雅呆呆地站着,这就是她梦寐以求千方百计要来的美国吗?她觉得自己是那存了好久钱去城里一家久负盛名的餐馆的消费的乡下人,哈拿子直流等着法国大餐,结果端上来的菜都是她乡下人都根本不屑于吃水泡剩饭。她要退货却发现钱以支付,无法退换了。

究竟是谁在和她开玩笑?她委屈,她难受她想哭,却连可以配合哭的道具都找不到,那简陋的床垫让她觉得扑上去是件很羞耻的事情。

陈肃强一点也不知道徐雅的心思,徐雅的到来是他各方面都筹划和期盼了很久的,看到徐雅,倒有心愿终于达成的畅快,他是心急火燎地塞了两大盘饺子落肚,灌了一瓶啤酒都有过新年的感觉了,谢过室友,便赶紧进屋想和徐雅久别胜新婚一把。

徐雅是使出全身的劲狠狠地甩出从身后抱住她的陈肃强,男人没防备,被甩出一个大趔趄。把他的酒了甩醒了,开心也甩没了,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徐雅:“你,这是怎么了?”

徐雅万千愁绪被这不解风情的问话渲染出来,鼻涕眼泪也跟着一道:“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这什么破地方啊?你为什么都不跟我讲清楚?我跑这来遭这洋罪干嘛?我是疯了吗?我在国内喝香的,吃辣的不好吗·····”

徐雅的问题陈肃强一个也回答不上,但是她的心思陈肃强终于明白了,男人开始还想着劝慰一番,还举出老乡的老乡如今也住在百万豪宅里,后来发现根本无用,徐雅从来就是一个意识很强别人的意见刀枪不入的人。陈肃强只好决定回到原点,用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合这一招,但是他忘了他们的问题不仅不属于一般的夫妻争执之列,他们还连床也没有啊!

徐雅泪痕满面,头发散乱恶狠狠得对着陈肃强:“你要是碰了老娘一根汗毛,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是陈肃强第一次领略徐雅的彪悍,他有些不知所措,加上隔墙还有室友的耳朵,他可不想明天就成为他们学校中国人间头条新闻,要知道五分钟之前,他老乡和室友还对他刮目相看过,还向他取经------如何在床上对付前凸后翘的丰满型。他无奈地选择了沉默,到后来他们的夫妻生活战事频繁,他竭尽全能招术用尽时,他才发现最初的最好用的招还是沉默。

徐雅和陈肃强新婚阔别一年后的在美国再度相聚的第一夜的场景让他们彼此终生难忘,铭刻于心。若干年后,徐雅仍然历历在目,只要逮着机会,她就会添油加醋描述一番,趁机不忘踩上陈肃强两脚,以解心头之恨。

不过就是一点也不加佐料的真实场景也是让人耳目一新,印象深刻的,那一晚的灯,徐雅就没让关,陈肃强初初还坐在垫子上看徐雅哭诉,不晓得什么时候就倒下发出了对徐雅来说刺耳难忍的鼾声。徐雅无比震惊在她心都碎了地时刻陈肃强居然可以安睡。这也让她气愤不已,她抹掉眼泪,走上前,狠狠地踹了男人几脚:“睡你妈个头,你把我骗到这穷山恶水来,你却呼呼大睡?”

陈肃强被踹醒,半天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还是学理工科,头脑清晰,思维缜密:“首先阿雅,我可没骗你呀,从头至尾,你都是知道我要来美国的啊!再者,深更半夜不睡觉,干吗?”

徐雅给陈肃强云淡风轻地说辞火烧得更大:“你这个骗子还不承认,我要回国,我要马上回国!”

陈肃强给回国两个字晃得一激灵,他抬眼再看了看疯狂情绪中的女人,虽然觉得不可理喻,但终究还是缓和口气:“好,我送你回国,但是回国也要等明天是吗?明天我去订机票,送你去机场····那现在,让我睡一会好了,我是真困了!”

徐雅看着说完又倒下呼呼大睡的男人,她木然地站着,她已经欲哭无泪,欲喊无声了,她也希望自己可以马上睡着,然后醒来,她还在国内,她和陈肃强一切都没有发生,她还是那个待字闺中的抢手的单身女郎。

 祝大家新春吉祥 万事如意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跨过去,才是门。

 
夏婳的头像
 #

一般都是事后才觉跨的角度的对和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