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雷雨七月”(二)

阴雨古城之“雷雨七月”(二)

 

薛翔略一沉吟,思想着柳芸不来接自己的理由的确太多了。首先两地的沟通很不顺畅,只能靠通信。一封信从国内寄到洛芬需要两周的时间,而从洛芬寄到国内又需两周时间。也就是说芸给薛翔写了封信,收到时看到的是芸两周前的心情。就算当天立即回信,芸收到时是薛翔针对芸一个月前的心情做的回复,读到信时自然理解起来不顺畅,极易产生误会而且不易解释。薛翔忙于签证、工作、学车、申请房忙得不可开交,心里压力比较大,即使这样极不顺畅的沟通也不是很多。芸一个女孩子情绪又多愁善感、变化万千,生气不来接自己也可以理解。于是薛翔赶紧调整心情,高高兴兴随父母回家,一路有说有笑,不想因为这件事回家第一天就让父母担忧。

 

母亲似乎看出了儿子情绪的细微变化,也猜到了个大概,说道:“芸很久没来看我们了,你尽快找她吧。”薛翔答应着,这次回来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把芸带走,要办的事情很多。最重要的就是尽快去登记结婚,只有走完法律程序才有了陪读探亲的可能性。当然这件事其实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去街道办公室一会儿就办完了,至于婚礼以后再补,若是太过仓促两家人吃顿饭也就罢了。然后就是立即去办签证,一切顺利也得两个月,所以一天都耽搁不得。现在最关键的事情就是一定和芸沟通好,才能一步步按计划往下走。

 

现在最关键的是一定要联系到芸,把所有的误会说清楚,并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她。薛翔心急如火,迷糊了一觉儿,醒来拿起电话就要给芸家里打,刚拨了两下就急忙放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欧洲时间,国内正是后半夜。终于天亮了,薛翔急不可待地拿起电话给芸家里打。芸的母亲接的电话,出人意料的是从前对薛翔那么热情的柳伯母是异常的冷淡,芸不在家里。薛翔哪里沉得住气,马上又给芸单位打电话。接电话的是芸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迟疑片刻后也说不知道芸的消息。

 

看来芸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而且大家都不愿意把事情告诉薛翔,因为每一个接电话的人都略做迟疑然后给了否定的答案。不知道芸到底是身体出了问题还是其他问题,总之必须联络到芸把事情弄清楚。薛翔想到了李娟,娟和芸从小就是无话不谈的死党闺蜜,永远都在一块儿,找到了娟就肯定能找到芸。

 

薛翔急急忙忙翻着自己的几个电话本,真不错找到了李娟的电话。电话打过去那头还真是李娟接电话,不等薛翔把话说完那头李娟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你怎么回事?一走两年多也不来封信,你还要不要芸了?”

薛翔赶紧跟娟解释自己在外头从签证、学车、弄房子等等长话短说地跟娟叙述了一遍,最后告诉娟这次就是回来接芸的。

那头娟还在迟疑,薛翔劈头问道:“你们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在哪儿?”

“我当然知道芸在哪儿,不过事情比较复杂,这样吧晚上我给你去电话。”

 

薛翔有些要崩溃了,出国是因为柳芸整天撺捣,今天回来就是为了接她她却避而不见,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薛翔不想想的太多,也不想太往坏处想,总之现在就是一定要联络到芸,把事情弄清楚,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耐心等娟的回音了。

 

第二天的晚上,终于等到娟的电话,告知已经联络芸了,让薛翔明天晚上在护城河堤,就是薛翔经常和芸在一起看都市夜景的那一段儿地方,有人要来见他。薛翔觉得很神秘,既然联络到芸了为什么弄得这么神秘兮兮的,既是如此那就明天晚上去会会芸,看看她到底怎么说。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