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忆海拾贝--大学老师

小的时候,大人和老师总爱问孩子们长大后的理想。上小学中学时,我也跟其它的中国孩子一样,当仁不让地为这个话题,写过若干篇作文。 

当然了,作文里写的都是一些伟大的理想,而在现实生活里的我,真实的理想,其实总是随着所处的环境在改变。 

比如上幼儿园时,理想是长大当幼儿园的阿姨;上中学时曾经干过车工,当然当时的理想是当一名工人,而且最好是车工;后来在学校的图书馆帮助整理图书,我的理想就见异思迁地变成了以后要当一名图书管理员;再后来下了乡,理想倒是没变成要当农民,主要是那活儿太累,当时的理想是如果能回城当工人或者当兵都行。上了大学以后,曾经有过一位让我非常崇拜的数学老师,知识面极广,可能是自己长大了一些,也成熟了一些,当时只是崇拜,没有把自己的理想定位为要当大学老师。上了研究生后,才切切实实地发现,如果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当大学老师,是一个可能给你这样机会的职位。研究生毕业后,我就没商量地留在了东北工学院,成了一名名符其实的大学老师。 

许多人说,人的性格是天生的,我不反对。小时候的我,其实是一个非常喜欢自己在心里讲话的孩子,也常常在用一双好奇的眼睛看世界。不过我这个人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害怕在大庭广众之下讲话。可偏偏生不逢时,小学、中学正好跟文化大革命合拍,大家进步的标准是参加大批判、斗私批修、表衷心。让我去胡诌八扯根本就没有的事情,太勉为其难了。大家也不难想象,我小学到中学的表现鉴定,每年都有一条,“不积极踊跃发言。”这样,也就造成了我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善表述。其实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讲故事高手,叙述起事情来,也会头头是道地从,“从前有个……”开始,常常讲地绘声绘色,带着很浓的自我陶醉的样子。 

在大学里当了老师,给学生讲课就成了谋生的职业。记得我是东北工学院自控系七七级毕业以来,留校青年教师里第一个上讲台的。当时杨自厚教授是系主任,他跟我说,“百草,让你成为系里年轻教师第一个上讲台的,先不在学院里给学生讲课,派你去铁西的工厂给那里的技术人员讲BASIC语言,先练练兵。” 

从后来发生的事看,杨老师说先练兵要是非常重要的,我讲的第一堂课就出了笑话。 

第一次上讲台讲课之前,绝对是虚心好学、不耻下问地请教了一下周围的老教师。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一次课最多可以讲一章内容。我就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地准备了第一章的内容。当然,为了衔接上下文,也读了一下第二章和第三章的内容,但没有写后两章的教案。谁知道,人家说一次课讲一章内容,那是人家有教课经验,不能一概而论。轮到我的第一次,情况完全不同。

 记得到了讲课的地方,第一次站在讲台上,也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说话太快,总之是没有教学经验。一开始就来了个竹筒子倒豆子,齐次咔嚓,两个小时的内容,一个小时就让我给下面的学生突突完了。当时好心慌、好尴尬。好在那时候工厂的技术人员都比我大得多,估计他们看见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孩子讲课,没人跟我发难。他们反而好心地说,“百草老师,你知道的东西不少,讲课可以慢慢来,多写一点板书,第二堂课可以采用我们给你提问题,由你来解答的方式。” 

那次讲课是在沈阳电缆厂,我一直对那个工厂的技术人员心存感激,他们能这样宽容地对待一个教学界的新人,对我以后无论是教学,还是工作都有很大影响。以后在工作中,每次碰到新人不懂东西,和出了问题,我总能比较好的处理这样的事情,因为自己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经过第一次授课的教训,后面备课下了很大的功夫,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把课讲好。慢慢地,也摸索出,讲课除了要写板书外,还要有停顿,让下面的学生有时间消化刚听到的内容,讲计算机课还要多举例子。记得整个课程讲完后,那个工厂最后还给了我非常好的评语。 

有了第一次讲课的经验,后来无论是在东大给学生讲课,还是去外面学校讲课,都能坦然相对了,当然还是要在教案都准备好了以后。就是现在,每次主持会议时,我都喜欢自己先列好会议大纲,让会议按步就班地按我计划好的路子和时间走下去。 

在东大当了不到五年的大学老师,这段经历给了我一名教师的视觉。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其实是可以洞察一切的,好的老师可以通过下面学生的表情,了解到自己讲的东西,学生接受理解了多少,也可以根据学生的面部反应,而调节讲课的速度,甚至可以回过头去,再重新讲解学生可能没有听懂的部分。 

这样的经验,让我在后来的美国工作中,能够胜任一些特殊情况。我的工作是常常介乎于IT技术人员和用户之间,每次有用户无法理解的技术问题时,我常常会找到简洁的方式来向他们解释明白。老美们非常惊讶于我的讲解方式,每次看到他们眼睛一亮搞明白了问题的缘由,心里都会很畅快。每当开这样的会时,客户们还开玩笑,“别怕,我们有百草,她会解释明白,也会跟我们一起找到可行的方案。” 

 一直非常怀念自己当大学老师的那些日子,教学生、搞科研、带研究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那时跟老教授领研究生干科研项目,项目成功、或者论文发表心里又会充满成就感。如果光论事业,也许当年就不该来美国。不过看看现在平静的生活,和我爱的一双儿女以及这个家,又觉得人生不一定要把事业看得那么重,快乐、平和就是一种无价的幸福。(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人生不一定要把事业看得那么重,快乐、平和就是一种无价的幸福。

赞!!

 
周小哭的头像
 #

终于知道为什么百草那么地理解我几年前的处境了。一直喜欢读你的文章,这才开始有点空,上文轩来瞄一眼:)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