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湖南女人索非亚

2017/1/24 《今日女报》“她在海的那一边”专栏 报纸略有删减  不擅腊味,却懂“湘”音-今日女报电子版_凤网.pdf

        提到湖南人,我想起我在硅谷时结识的索非亚。

 

那时,我住在加州硅谷圣荷西的一个联排别墅里,那个住宅区有个游泳池,那时我还年轻,刚结婚还没孩子,下了班回家吃过晚饭就去游泳池泡着。

 

一天,在游泳池里游泳,开始还有几个美国人也在游,渐渐的,人都散了,游泳池里只剩下我和一个黑头发的东方女子,她看上去比我大一些,短发,大大的眼睛对我闪着友好的光亮。我注意到她,因为她一直在浅水区划拉着手臂,而且似乎她并不在游泳,只不过在水里走路。

 

看见她温暖的笑容,我也报以友好的笑脸,她于是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站住点点头,她很高兴连忙说:“我也是!” 我自然便问:“你是哪儿人?”她用一种我小时候就很熟悉的伟大领袖的口音回答我:“湖南人!” 我和她都大笑了起来,她又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南京人。她睁大眼睛,说:“我爸妈在南京住过,民国三十八年才离开的。”她这么一说,我便明白她来自台湾,祖籍湖南。

 

那天我们俩站在游泳池的水里聊了半天,我奇怪她出生在台湾却湖南话说得那么好,她告诉我她从小在眷村长大,眷村里的大多是从大陆撤到台湾的部队眷属,大家都说着自己的乡音,像一个中国在台湾的小小缩影。她在家里,爸妈就是说湖南话的,她还说她妈妈做的湖南腊肉比硅谷那家湖南餐馆里要好吃得多呢。

 

我还了解到她自己的家就在我们停车场的另一边,她有两个读中学的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她在一家电脑公司里做会计,她的先生是电脑工程师,曾经留学德国,学成回到台湾,在台湾工作了几年,又举家搬到美国,定居硅谷十多年了。我由此推算她应该有四十多岁了。

 

我们聊得很投机,忘了时间,直到一个牵着两条狗的东方男人走到游泳池边叫着索非亚的名字,她对我说:“哟,我老公来找我了!”她又对那个男人挥挥手,指着我说:“我认识了一个小朋友,她也是中国人!”

 

索非亚的先生名叫皮特,很面善和蔼,喜欢狗,一养就是两条,一条大型的金毛犬,一条小型的吉娃娃。

 

我很高兴结交了他们这对夫妇,他们是那么恩爱幸福美满。

 

索非亚夫妇都喜欢唱歌,他们每周周末都会有几个家庭聚在一起,吃美食唱卡拉欧凯,知道我也喜欢唱歌,他们把我也拉倒这个唱歌的小圈子里。

 

唱歌聚餐会,大家都是各展其能,尤其有个台湾太太,很会做各种台湾小吃,什么糯米油饭、贡丸汤、蚵仔煎等等,索非亚大部分时候只带点水果,我开玩笑地问她怎么不带点湖南腊肉之类的,她说从小与妈妈对抗,她恨透了妈妈天天打麻将,一听到麻将牌稀里哗啦的声音,她说就有种要发疯的感觉。有次她一把掀翻了妈妈和别人在家里正打得欢的麻将桌,被母亲举着竹竿满眷村追打,她躲在小朋友家里的床下整整一晚…..与母亲的对抗,连带她也没能承继母亲那一手地道的湖南菜。

 

事实上,索非亚一直不善烹饪,家里都是丈夫皮特掌勺,皮特的菜还真是做得不错,也挺有眷村混杂风格,尤其那一碗牛肉面,他说是跟眷村里的山东老伯学的,面有咬劲儿,牛肉酥烂,汤也味道十足。

 

大家一起唱歌,他们几乎都是从台湾来美的,唱的也大多是港台歌曲,邓丽君的、蔡琴的、江惠的、张学友的、刘德华的歌等,我也跟着学了不少。索非亚特别喜欢唱一首“酒干倘卖无”,她确实也唱得很好,她个头不高,最多一米五八左右,但是她唱高音一点不费力,这首“酒干倘卖无”唱的高亢、激昂、悠远又带点悲伤,每一个字每一个音都拿捏得敲到好处,比原唱苏芮唱的毫不逊色,而且有她自己的风格。每次,她唱完,我们几个都要屏息好几秒钟,才缓过神来,鼓掌叫好。

 

她说她特别喜欢这首歌,因为那个电影《搭错车》讲的也是眷村的故事,每次唱这首歌,都会令她想起她在眷村度过的岁月。

 

我告诉她我也喜欢这首歌,听这首歌时,我还在中国读大学,一个叫程琳的小歌手演绎的,也是唱的荡气回肠的。

 

一次,我唱了李谷一的“乡恋”,他们都没听过,听完都说:真好听,大陆也有这么美的歌曲!那时,大陆的歌曲在美国的华人中还没那么流行,尤其是在他们那样的台湾背景的人中,几乎不知道。

 

我告诉索非亚,李谷一是她的老乡,湖南人!我从电脑里找出李谷一年轻时的照片给她看,她连忙对周围的人说:“看到吧,我们湖南女人多漂亮!”

 

在下一次的唱歌聚会中,索非亚说要唱她老乡唱过的歌,她说她在家练了好几天了。

 

我们都坐下来静听,索非亚打开麦克风,她柔美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的声音 你的歌声

      永远印在 我的心中

      昨天虽已消逝 分别难相逢

      怎能忘记 你的一片深情……

 

看着索非亚深情的演唱,我的眼里竟然泛出了泪花,一种感动在我心底流淌,这个娇小的自称湖南人的女人,从来没去过湖南,对她的湖南籍母亲从小就充满了抗拒的心理,可是,对她那个遥远的故乡人唱的歌曲,却一下似乎就抓到了歌的灵魂!那歌声如此动人,如此打动每个人的心!

 

真是血浓于水啊!

 

 

这样的湖南人是不是也会令你有一点点感动?!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写的好!

 
TreasureEveryMoment的头像
 #

令人感动。我是湖南人,妈妈也很会做腊肉,可惜我不会。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一边读一边在耳畔响起了海云好听的声音。

 
余國英的头像
 #

我是中日战爭時湖南生的!

 
海云的头像
 #

我母亲也是,当年我外祖父母随军在南京大屠杀前从南京撤到湖南,我母亲出生在那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