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38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十三)

第十三章

阿玲打开陈肃强房间的门,倚着门框站着,她只想静静地看会儿,今生恐怕不会再有类似的机会了。这些天来阿玲一直躲着男人,两人根本没有单独一起说话的机会。

以前送孩子上学之后,因为离开店还早,阿玲总是会回家,和陈肃强一道吃早餐,等男人上班之后,再收拾收拾去店里。从提出让男人搬出去后,阿玲送完孩子就直接去店里了,她怕自己的理智没有孩子在身边的支撑会崩溃瓦解。

昨天陈肃强给她发了个短信:我周日搬出去。这本来是预想中的事情,阿玲依然觉得接受得很突然,今早,她守着陈肃强上班了又回到家里。房间里有男人的气息,凌乱的东西仿佛就是大家凌乱的心境。

该去的终究是要去的,这世间万般都是不由人的。这个道理阿玲很小就有体会的。阿玲出生在福建的一个贫穷的小渔村,前面是两个姐姐,身后跟着一个弟弟。在父亲非一般的重男轻女的意识下,阿玲和她的姐姐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更别说要去爱她们。在家本来就没有地位的母亲自己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面对女儿们。能够让她们吃饱长大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唯一疼爱阿玲的外婆曾经力所能及地爱护着她,但外婆终究也是敌不过天命,阿玲十岁时,老人就散手而去。阿玲记忆力的外婆说得最多的话:我家阿玲天生天养,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阿玲没有期望过什么大出息,只是希望可以有个天地可以让她和外婆可以平静地生活。而这到最后也是梦想。十五岁的阿玲就跟着老乡到处开始打工了。

阿玲也是省吃俭用的,可还是剩不了多少钱给家里,更别说达到父母的期望了。随着弟弟的长大,家里似乎也更需要钱了。村里很多人都想尽办法出国打工。阿玲的大姐被父母花钱送去了西班牙,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心存怨恨,反正大姐挣扎着在西班牙生下根来,却并没有太多的音讯,更别说父母想要的钱财了。吓得父母都不敢再送阿玲二姐出去了。可是儿子将来的婚事和他们的养老都是需要有着落的。几番细细思量之后,他们把眼睛盯在了姐妹中长得最漂亮,性格也最温顺的阿玲身上。

出国对阿玲来说并不是陌生的词,周围的亲戚和邻居比比皆是,他们也有很多衣锦还乡的,阿玲打心底就很羡慕,如果出国自己有那么一天也是值了的,父母是不是从此看她的眼光里会充满了慈爱?

相对而言,阿玲的出国路算是顺利平坦的,虽然也是花钱给蛇头偷渡的,到也没有发生什么险象环生的故事。换了几个打黑工的地方,还清了蛇头的钱,阿玲的口袋开始有结余可以给自己买件漂亮的打折的衣服的时候,她就碰到了立山,曾经被誉为她的贵人的前夫。

立山是个粗人,一眼看上阿玲,直截了当地提了要娶她 ,一点浪漫的过渡都没有,主题不仅鲜明还是直奔。阿玲当时有些不知所措也有点犹豫,毕竟还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对感情还是有期盼和幻想的,面对比自己大了快十岁,长相粗旷的男人她真地有很多的不确定。

阿玲的那点小心思被准婆婆批为矫情,吊高了来卖。虽然婆婆心里万般不情愿,但是又不忍心自己的独生儿子倍受患得患失地折磨,婆婆着手开始了帮立山的曲线救国。大手笔地汇了五万美金当先锋。果然,阿玲父母对从天而降,不劳而获的巨款数钱数得唾沫星子横飞,根本顾不上这钱为何而来,女儿阿玲的心思又如何。

婆婆初战告捷,便领着儿子回国省亲了,顺带游览了阿玲的老家。和阿玲父母见了面。相谈甚欢,让儿子立山直呼阿玲父母爸妈,并对阿玲弟弟婚事的所有开销一口包揽下来。

阿玲的婚事,在她本人还不知晓的情况下,已经是满城皆知,成了定局。等阿玲知道真相,颇有微言时,口还未开,父母已经破口大骂她忘恩负义,也说她应该多照照镜子,立山家是她这辈子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人家。家乡父老都知道她嫁人了,她要是有本事拿得出二十万美金给立山家,她离婚也是可以的。

阿玲不会算数,自然也不知道为何立山家前后给自己家十万美金到了父母嘴里就翻了一番,也奇怪这婚还没结就变成离了。但她知道顺从认命是最好的选择。抛开其它的不说,立山对她还是有感情的。阿玲还曾经以为是很深厚的,毕竟立山算是费尽心思与她成婚了。

婚后阿玲和立山也幸福美满过一段,大女儿出生,婆婆的不满虽然马上就显示出来了,那时的立山还帮着劝解婆婆:不是还可以再生吗?人家都说第一个是女儿的有福气。我女儿带一串弟弟来,妈你到时带都带不过来!

婆婆给说得喜笑颜开,耐着性子等着,不过事与愿违,又等来了一个孙女,而且因为有些早产,体弱得不得了。三天两头的跑医院。立山的耐性也在这东奔西跑中不见了。渐渐地,变成了阿玲一个人背着孩子去就医,然后就是立山连家都很少回了。阿玲一门心思在女儿身上,立山的变化她根本没有心思去顾及,不过,事后想来,她就是注意到了又能怎样?她根本无力回天,孩子的性别和身体她根本无法选择,至于可以选择的再生,那时那样的情况,她怎么可能急着去追生儿子?婆婆提的时候她都以为是开玩笑,她更没有想到,立山会去找别人生,孩子不应该是婚姻的产物吗?什么时候变成了男女一起可以任意结的果?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玲觉得脚站得有些酸了,她走到床边,扑倒了下去,把头埋在枕头里,细细地闻着那个她爱着的男人的味道,突然她感觉枕头底下有个硬硬的东西,她一把掏出来,是个精美的相框,里面的照片是她和陈肃强,去年去摘苹果时大女儿拍的,陈肃强的头给削了半截,但是笑容,那灿烂的笑容就和她固定在那里。

阿玲轻轻地抚摸着照片,眼泪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不由自主的感情。

 
夏婳的头像
 #

记得柏杨老先生的话,大意是感情是最没有规律而言的,仍下西瓜籽,长出大白菜,还朝你呲牙裂嘴的笑。。。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