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夏婳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42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7/2016 - 06:29
积分: 1072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十二)

第十二章

王真逃似地把车开得飞快,送小乖到学校之后,驱车来到上班的地方。王真在一家妇科诊所当前台接待。这份简单安逸的工作是多亏了她姐姐以前的同事,万广明医生的帮助得到的。

两年前,赵力终于把王真母子从加拿大多伦多接过来,结束他们快三年的美加两国分居生涯。王真以为终于守得云开雾散,有些欣喜若狂,却不料赵力却把房子买在了离他上班还要开车的四个小时他自己都很陌生的地方,依然是偶尔的周末回来,不过是比回加拿大的频率稍高一点,让王真百思不得其解,同时也重新由天堂跌回了地狱,不用去证实,王真也知道赵力是不打算继续和她生活了,虽然她并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但若是把这么多年,婚前婚后的不可思议全部叠在在一起,就有一个很清晰地箭头出现,指向了婚姻尽头。

王真其实一直都有思想准备的,自从赵力在美国找到工作,稳定下来之后,她几次三番提到要带小乖过来,赵力却一直以种种站不住脚的理由推三阻四的,王真就想到了原来人们说的,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才是夫,一丈之外只有狂呼。王真从来就是个小女人,只是希望普普通通地老公孩子简单生活,所以在婆家和娘家都劝她为婚姻多做努力的时候,她其实已经打定主意了,她要放赵力一马,让他自由,既然他想飞,那就由他展翅。可她和赵力说出自己真实想法时,赵力却没有她预想地欣喜若狂,反而是陷入了深深地沉默。但是过了不久,却着手开始安排王真母子来美国的事情。

王真晕头转向,有些跟不上赵力的脚步,转而一想,从认识一开始,她就没有和赵力脚步协调过,她也从没有从心底真正希望过离婚,这么多年来,岁月风霜,太多的改变,但是她对赵力的感情却一如当年,始终是人生只若初相见。看赵力这样,就喜上心头,顺着杆子下了。但是来了美国后,赵力却措不及防地一闷棍袭来,打得王真辨不清方向。人生地不熟的美国,几百公里之外的老公,还不如留在生活了多年熟悉的多伦多呢。可是事以至此,也只有积极地谋寻出路了。

找工作自食其力是必须的,万广明是王真姐姐工作医院的医生,后来来美国也考了医生排,开了一个小诊所,做家庭医生。王真姐姐着急替妹妹寻出路,正好就找到了万广明这里,他介绍了这么个工作机会,对当时的王真来说,真的是天使伸出来的救助之手,王真来加拿大之后,只是学了个工资管理课程,在美国没有工卡的情况下,是很难找到相应的工作的。诊所十点才开,但是王真一般送完小乖上学就过来,吸吸尘,搞搞卫生,整理一下病人的档案。

今天的王真却没有了做清洁的心情,她有些木然地煮上了咖啡,耳边一直回响着徐雅的问题。她来到洗手间,默默地注视着被时光侵蚀得厉害憔悴的脸,暗暗地下着决心,下次不管谁问类似的问题,一定迎着正面回答。

 

陈肃强约了徐雅家附近的麦当劳见。徐雅心说:真会找吵架的地方,那里估计只要不动枪就不会有人来干涉。等徐雅带着图图进去的时候,陈肃强已经点好餐等着了。图图很喜欢他的儿童套餐的玩具,没有开吃就拿着玩具到餐厅的儿童游乐区找小朋友玩去了。

徐雅扫了一眼陈肃强没有吱声,心里却道:还算有点良心,记得我只吃这里的鱼堡,不过几块钱的鱼堡若是可以搞定离婚,那也太便宜了!她若无其事地啃着鱼堡,静待陈肃强的反应。

陈肃强也是一直看着徐雅,仿佛下定决定似的:“徐雅!”

徐雅抬起头,这绝对是要恩断义绝地前奏,从一认识就开始称呼---阿雅什么时候变成了指名道姓仿佛陌生人,她冷笑了一下:“陈先生,有何指教?”

“我已经开始找房子了,顺利地话下周我就搬出去。”陈肃强咽了口唾沫:“徐雅,其实我们从一结婚就不是那么幸福和谐的,自始至终我从来没有达到过你的要求!”

“那找外遇的应该是我呀!”徐雅冷冷地接到。

“是谁都不重要了,我们之间走到今天,我想了很久是必然。”

“必然,是偶然和那个狐狸精撞到一起之后的必然吧,没有她,你会说离婚?我当时回国时,不晓得是谁舍不得放手呢?”

“对,我当时是不愿你们回国,因为我还是希望有个完整的家,我也舍不得儿子因为我们动荡不安?”

“动荡不安,跟我回国叫动荡不安,陈肃强你真是心变了,用词都不经大脑了!”徐雅有些冒火。

陈肃强叹了一口气:“算我说错话,我收回,但是你是一直不甘心跟我过这样的穷日子的,对吗?”

“我是不甘心过这样的日子,我所做的一切也是积极改变,让我们过得更好。而不像你干脆推到重来!”

“积极改变?你把辛苦存的钱丢进股市,投进水里至少还有个涟漪,买房子好高骛远,非三千尺以上的看也不看····”

“这是我的罪行控诉会吗?”徐雅把饮料杯子重重地丢在桌上,打断男人:“我就是在你嘴里该千刀万剐,也请你记住,我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这个家更好!”

“我不是这个意思,过去的都算了,我只是想让你也认识清楚,我们其实一直都不合适,早就该分开了!”

“那你早干吗去了?”徐雅不依不饶地。

“我原来以为这一生就这样了,可是阿玲让我觉得我可以试着改变,生活还是会有幸福的,这个幸福不仅是对我而言,对你也应该是这样的。”陈肃强说得很诚挚,眼睛期盼地看着徐雅。

徐雅听了,低头半响无言,终于她抬起头,目光追随着玩得正开心的图图:“我的底线-----先签分居协议,至少一年后再谈离婚问题。”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婚姻,让人喜忧参半。

 
夏婳的头像
 #

记得小时候,外婆常说的一句话:好夫好妻命里走!不是太明白,现在知道婚姻真地是场赌博,不管赌注是多少。。。。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的,婚姻对于女人而言,真的是场赌博,有的路总要走。

 
夏婳的头像
 #

感觉绝大多数时都是孤身一个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