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团圆”(十)

阴雨古城之“团圆”(十)

 

连着两个月过去了,房子的信还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薛翔很着急,若是没有住房合同,芸的签证肯定不能办。薛翔开始想若是大学的房子真的得不到,就只好先租一个校外私人的单元公寓,虽然贵点儿但可以合同期短些,先办完签证再想别的办法。今天薛翔又到了housing service,一是看看申请的进步,而是确证一下是否能够近期得到房子,否则就去租私房了。

 

到了办公室,还未等薛翔说话玛格丽特就高兴地告诉薛翔:“我们上个星期刚开过委员会,在会上我特意提了你的问题,急着结婚,把未婚妻接过来。大家都很同情你,正好你现在住的阿伦堡有一个一室一厅的单元房刚空出来,原来的住户毕业回南非了,委员会决定把那间房子租给你,你下个星期就可以去阿伦堡宿舍管理处办理入住手续。”

 

薛翔非常高兴,千恩万谢地谢过玛格丽特。其实薛翔的申请应该也差不多排到了,已经半年有余,但毕竟僧多粥少,到底给谁还是看委员会是否了解这个人的境况,玛格丽特的话一定在会上起了作用,不然一个大家都不怎么会发音的中国名字即使排到顺序也会一带而过,讨论那些大家熟悉的申请人。中国人英语普遍不是很好,而且安静的性格占了很大比例,不善于积极沟通,相反非裔、印裔这方面做的比中国人好的多,入住大学公寓的比例也非常高。

 

几天后薛翔得到了分给自己的,在阿伦堡一室一厅单元公寓,一间不小的卧室,厅连着厨房,洗手间里可以淋浴。一面墙是一扇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坐在屋里一览窗外绿草如茵,蓝天白云如画一样的美景,真难以想象芸来了之后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公寓里配了一个小冰箱,一个两个炉孔的电炉子,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以及嵌入式的壁橱。薛翔自己的家具很简单就一个箱子,于是决定添加一些家具。正好学生会的mailing list上有人毕业离开卖东西,薛翔就开着老车到卖东西的学生住处淘一些便宜儿点的二手东西。

 

薛翔到了卖家家里的时候,有几个学生已经在那里,一抬头发现蒙青也在那里淘货。

 

有些日子没见到蒙青了,也许这一段儿比较劳累,蒙青显得有些憔悴。看到薛翔,有些意外地问道:“听说你爱人快来了”

“是的,我已申请到大学的公寓,马上就回国给她办签证,我已请好了假,七月份回国一个月,一切顺利的话有两个月就能来了。”薛翔回答道。

“祝贺你呀!”,蒙青表情有些不自然。

 

薛翔很感激这个一直在自己周围,随时给自己帮助的女孩子,但是也特意地保持着距离。一个女孩子随叫随到的给予帮助,薛翔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当蒙青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时候,薛翔总是悄悄避开那火辣辣的目光,因为他真的给不了她什么。这份感情必须控制,不能任其自由发展,芸马上就要来了,薛翔并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给自己找麻烦。而蒙青总是那么从容不迫,彬彬有礼,善解人意,和芸性格完全不同。已经快两年没见芸了,有时候觉得芸的形象模糊,最清晰的印象就是芸围着红围巾机场送自己的那一刻。有时候蒙青的形象也突然浮现在脑子里,更清晰,更具体,毕竟经常可以见到。有时候脑子里突然浮现一条红围巾,却分不出那人是芸还是蒙青,有些错乱的感觉。

 

薛翔挑了一部电视机、一个单桶洗衣机、录像机和很多厨房用具。买的东西挺多,蒙青看了一眼薛翔,说道:“我帮你送回去吧。”

薛翔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两个人把买的东西抬上车,一起回到阿伦堡公寓。蒙青帮薛翔把买的东西抬回公寓,然后默默地帮着薛翔收拾房间,打扫卫生。

看着蒙青不发一言地收拾着屋子,薛翔突然觉得这个姑娘挺可怜的,就说道:“芸,休息一会儿吧”

蒙青看了一眼薛翔,目光忧怨地回答道:“喊错人了吧”。

薛翔这才意识到自己又把蒙青当成了柳芸,不好意思的说道:“等她来了,请你来做客。”

蒙青慢慢放下手里的活,抬起头看了看薛翔,忧郁地说道:“算了吧,你们还是好好呆一段儿吧,我一个人挺好的。有什么我能帮上的随时找我。”

 

薛翔含混的应答着,送走了蒙青,一股非常奇怪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难道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薛翔使劲地摇了摇头,清醒过来,芸就要来了,真不该胡思乱想。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