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团圆”(九)

阴雨古城之“团圆”(九)

 

来到洛芬快两年了,今天是个特别有意义的日子,因为薛翔的工作出色,施耐德教授增加了薛翔的奖学金。工资增长的幅度并不是很大,然而改变是根本性的,因为现在的工资数目恰可以担保配偶陪读,也就是说可以给柳芸申请签证了。

 

薛翔已经开始梦想芸来了以后的生活,两个人一起牵手走在这千年古城已磨光滑的石板路,一起去巴黎,一起去意大利,一起去歌根霍夫看郁金香,一起去小酒肆喝啤酒,等等很多美好浪漫的事情。有一次在餐厅想着想着竟然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弄得旁边的人有些警觉地离他稍微远了些。现在的住所是一个很小的单间,厨房、洗手间都是公用的,薛翔想着这肯定不行。芸来了之后,一定要有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这样就有了自己的厨房、洗手间和客厅,总不能让芸那么讲究的一个人太受委屈。

 

大学公寓宿舍楼并不是每栋楼都有一室或两室一厅的单元公寓,老郑的楼里多是两室一厅比较大的单元公寓,主要是给有孩子的留学生家庭。阿伦堡只有几套一室一厅的公寓,还有其他地方,都归大学的一个叫做“housing service"的办公室统一管理。需要单元公寓的学生必须尽早申请,排队,然后有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每两个月开一次会讨论应该把房子分给哪些申请人。办公室的主要负责人叫玛格丽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白人女性。薛翔抽了一个没实验的下午跑到“housing service”,填完表交给了玛格丽特。玛格丽特告诉薛翔这个月委员会就会开会讨论,但排队的人很多,还需要耐心等待。

 

薛翔心里非常急,恨不得马上就有房子可以申请柳芸出国。房屋合同是出国申请的必须文件之一,当然也可以租学校外的私人公寓,但是价钱很贵,根本不是靠奖学金活命的人能负担的起的。所以很多人都在排队,尤其中国人和非洲来的留学生申请房子的特别多。连着两次委员会开会,一下子就过去了三个多月,房子连一点儿信都没有,薛翔非常焦躁。中午吃完饭大家坐一块儿聊天的时候,老郑、张涛这些有家、住单元公寓的人就给薛翔出主意。“单元公寓数量很少而申请人又特别多,委员会是根据排队的先后顺序和个人的紧急情况决定把房子分给谁。委员会讨论的时候得一定有人给你说话才有机会可能分到房子,只要有人替你说话,别人就不便反驳,因为大家对申请人都不了解,房子给谁其实对委员会的人都一样。”张涛说道。

“怎么可能有人开会的时候替自己说话呢?”薛翔疑惑地问道。

 

“也许你可以试试给玛格丽特送点礼”,老郑说道。

薛翔有些诧异,出国后对老外的感觉就是钉是钉,铆是鉚,教条刻板,从不徇私情,完全按规定严格执行的人群,根本就不懂中国人送礼走后门那一套。有些怀疑的问道:“行吗?”

老郑一眼就看出了薛翔的担忧,说道:“你可以试试,不一定行,不过玛格丽特跟中国人打交道多了,有些被这中国人同化了”,老郑接着说道。

 

薛翔想了想,好像也没别的办法,于是把出国时妈妈给带上的一桶精装龙井茶拿了出来。茶叶罐上镀着金边,桶上画的是中国国画,里面是上好的龙井茶叶。妈妈当时特意叮嘱送给老板,一定和老板把关系处好。初到洛芬时一直忙于转签证的事,一直没有机会把茶叶送给施耐德,看来这罐茶得用在房子上了。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薛翔特意选择快下班的时候等在玛格丽特办公室外,看到里面没人了,就敲门进了办公室。玛格丽特正准备下班,一看薛翔就说道:“你怎么又来了,我们下个月委员会开会会讨论你的问题的”。

薛翔有些紧张,定了定神说道:“玛格丽特,我现在急需一个单元房,我的未婚妻马上就要来洛芬,我计划最近就回中国结婚,然后把她接过来。如果没有这件房子,她就来不了,我们就不能团聚。”

这个理由很厉害,因为在西方夫妻在一起生活对洋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人为的把夫妻分开那可是极不人道的。玛格丽特有些同情薛翔的遭遇,可善意的表情稍纵即逝,毕竟相同情况的申请人不少。这时候薛翔拿出准备好的塑料袋里的茶叶罐,说道:“我未婚妻让我把这个给您,希望您帮我们早日能分到一件大学的单元宿舍”。

 

玛格丽特本想直接拒绝薛翔打起官腔,可一看到茶叶罐上金灿灿的中国画,立时犹豫起来。薛翔一看有门,就赶紧把茶叶送到玛格丽特手里,再次表示感谢。

玛格丽特接过茶叶,谢过薛翔说道:“你的情况的确特殊,我们当然应该努力让你的未婚妻早日过来,否则也太不人道了。可是申请人很多,大学的房子并不多,我只能在委员会开会的时候把你的情况说一下,并不能保证一定分给你房子”。

薛翔当然非常感激了,能有人替自己说话就已经求之不得了,不然谁知道得等到猴年马月。至于能否成功,也只能顺其自然,听天由命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