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十)

第十章

“我觉得你是碰上婚林高手了!”徐雅的同学一针见血地指出。

“这么高的评价,对那只会哭的神经病?”徐雅虽然郁闷,但给同学这样一说,更多地是愕然。

“人家那是以退为进,不变应万变,这边可以让你无可奈何而掉以轻心,那边梨花带雨又可以得到你老公的怜惜!让你神志不清的老公更加迷糊。”

“真要这么用心良苦,那就由得她去了!”徐雅不经长叹。

“既然你这样想,那么你们就赶紧离了,也成全了人家的大好姻缘。”

“你说得真搞笑,我凭什么成全她,不管怎样,她也算破坏了我的家庭呀!”徐雅怒火万丈:“我干嘛让她牵着鼻子走,就是离,我也不想便宜了她。”

“那我觉得按目前情况,你只有一个办法,拖,拖得那女的认为她是等不到转正的那天,自动撤退,那时老公要与不要,主动权全在你手中。”同学冷静地分析着。

徐雅哼哼了几声,挂了电话,她越发沮丧和烦乱。图图早就睡了,四周的寂静让她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她不知应该到哪里去倾倒自己的情绪,老爸和后妈是不行的,她也没有什么很知心的好友,因为她一直给自己挂着美丽的面具,向别人描述着自己的生活蓝图,这样做的结果是没人敢靠近,人家觉得她遥不可攀,她也不希望别人太靠近,不然可以虚构的空间就变得很小。

徐雅跑到到网上再查了查美国离婚和分居的一些程序,心里也有了七八分底,设想好了陈肃强再来挑战她应对的办法。但这些并没有让她开心,一直对自己优越感十足的徐雅觉得目前所有的一切,不管怎样的处理方式都是她所不齿,掉她身份的。

这些离她期望的人生实在是相差太远了,她是曾经有过叱诧风云的雄心伟志的,她以为到美国后,她可以大展宏图,她会成为呼风唤雨的人物的,怎么就到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的地步。徐雅很是难过,当年费尽心机出国,就是为了今天吗?对这场她并不引以为豪的婚姻,她也算是苦心经营过的。她想起了她的婆婆,当年过美国给她带孩子,和徐雅几乎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婆婆曾经仰天长叹:要是我儿子哪天离婚了,我真地要拜谢上苍拜谢土地。

徐雅看了看时间,正是国内午饭时间,想着给婆婆添添堵也实在不错,她拨通了婆婆的手机,婆婆听到她的声音有些意外,在国内的时候,一直是婆婆上杆子求徐雅让她看望图图的:“你什么时候带图图回美国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让我再见一下图图?”

“这不正在告诉你吗?你儿子说要和我离婚的时候,我就配合地到美国来办这件事了,你不用操心见图图,这辈子你别想着见了,离婚了图图跟我姓徐,跟你们陈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徐雅说得咬牙切齿。“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们离婚吗?你现在如愿了,你是要放鞭炮庆祝?还是买乌龟放生?我可以让开店的朋友给你一个折扣。”后面的话徐雅故意怪腔怪调,想象着婆婆听这些话的表情,她觉得心头的恨消了一大半,同时她也在下着赌注,她还真不相信,疼图图似命根子的婆婆会兴高采烈地接受这消息。

果然婆婆半天没有吱声,之后嗓子都急得变声了:“离婚,肃强为什么要离婚?”

“大约是听了你的金玉良言的规劝啊!”徐雅拿到底牌,口气越加放肆。

婆婆乱了方寸,也顾不上计较徐雅的不尊敬:“阿雅,你先别急啊,我去找肃强谈,离婚不是开玩笑,不能挂在嘴边说的,还有两个人吵架归吵架,不要把孩子拉扯进来,什么姓陈姓徐的,图图都是我孙子呀!”

婆婆的回答倒让徐雅有了意外地惊喜,陈素强对他妈还是蛮孝顺的,当年他们夫妻为这也多吵了很多的架,她本来不过是想用图图刺激刺激婆婆,却不想婆婆居然不记前嫌,自动为自己撑腰,她觉得有必要把联盟拉得更紧:“你儿子根本不在乎图图姓什么,当不当这个爸爸,他忙着替别人养女儿呢,他新找的,也就是你未来的儿媳妇-----两个拖油瓶女儿。不过,你也别担心,美国没有计划生育,只要你帮着养,可以让他们继续生····”

徐雅还没有把话完全说完,婆婆那边已经挂了,她都可以想象婆婆心急火燎地要电话给陈素强,估计中间还会包括婆婆气急攻心,要先服一些降压药。

徐雅心满意足地放下了电话,事情终于有些柳暗花明了,是否会起死回生她不确定,不过就是没有转机也没关系,至少现在有前所未有的痛快,就等看陈肃强的表演了,会是如何地狗急跳墙,徐雅决定好好地睡上一觉,再拭目以待。

只是徐雅没有想到,陈肃强会来得那么快,早上起来,她撩开窗帘,看到阴沉沉的天,雨还在飘着,估计今天又会是一整天的了,真地让人越加烦躁,她叹了一口长气,也扫见了陈肃强的车赫然停在车道上,也不知多久了。

徐雅定了定神,走去打开门,陈肃强站在屋檐下,落寞地抽着烟,身上给雨已经浇得半湿了,大约是因为没有想到,开门声吓着了他一下。他回头怔怔地看着徐雅,但是目光里有好多的怒火。

徐雅早就有了思想准备,问道:“你想来帮我们当门卫?你应该是想和我谈吧?为什么不敲门和打电话呢?”

陈肃强冷冷地看着徐雅“你到底想干什么?跑去找阿玲,还给我妈打电话。”

“我想干什么,我什么也不想干呀,不是你想离婚吗?我不过是顺着你的意思,做这些我陈家媳妇应尽的本份吗?让婆婆知晓我们夫妻的情况,也了解你和你的好妹妹感情有多深厚,以便确定让位给她呀!”

徐雅一句接一句,连珠炮似的,陈肃强无言以对,他几乎咆哮着:“你知不知道,你做这些都是徒劳的,我们的婚是离定了!”

徐雅正准备吼回去,王真突然措不及防出来,正好也听到了这句,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两个,一片死寂,气氛难堪到了极点。

陈肃强看了徐雅一眼,没再出声转身开车走了。王真想上前安慰徐雅,却不知该说什么合适。徐雅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反正你也看见听见了,那就是我老公,估计马上会是前夫,因为人家要追求心中的爱情,糟糠是下堂的时候了!”

王真轻轻地拍了拍徐雅,搜肠刮肚地想着词,徐雅却话锋一转:“看你和小乖爸也应该是离了吧?是不是因为第三者?”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有点憎恶徐雅了。

 
夏婳的头像
 #

哈哈,这是个边缘不讨喜的角色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