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18 小时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18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12)

余韵亚有神经病(12

事实不容置疑,苍天太不公平了,怎么一连串的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在韵亚身上呢? 发生的次数越来越多起来之后,醒亚不由得不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姐姐太软弱了呢?

花朵一样的姐姐,果然就什么都经不起吗?

有个严冬,姐姐又发病了,因为只有住在女生宿舍里的次衣不像别人拒韵亚于千里之外,甚至有时见到还打打招呼,引得不知情的韵亚一定要住到次衣的房间里去,次衣怕伤了韵亚的感情,对她本人不好意思说的太厉害,可郄声色俱厉地对妹妹醒亚说;「我要读书,要考试,妳姐姐她在我房里住,被舍监检查出来,我是不负责任的,你若不带她回去,我就要自动去报告舍监了! 」一直逼着醒亚一再保证,要把姐姐带回家。

为了不要使姐姐太难堪,那天妹妹醒亚特地煮了一锅鸡汤,打算端过去先与次衣及姐姐共享,喝完鸡汤,就趁机把姐姐不着痕迹地带回来,免得韵亚难堪。 去领姐姐的那一路上,醒亚流着大量的眼泪,带了手套的双手端着汤锅,在雪地里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行走,才走不了几步就滑了一大跤,一锅滚热的汤,洒到雪地上只冒了不到一分钟的热气,那只汤竟然冻得冰硬,鸡汤上面那层黄黄的油,片刻间就冻在雪地上面,醒亚自己坐在雪地上放声大哭,哭了一个够本,几乎把胃肠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哭出来了。

她是向前面滑跌的,全身的重量都跌在双手及膝盖上面,透过了手套的手掌及穿了毛裤的膝盖反而被磨去了很大一片油皮,那时,年轻的醒亚只知为姐姐着急,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擦伤,结果呢,自己膝盖上的创伤好了又坏,坏了又好了,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那自生自灭的伤疤,竟然完全没有引起醒亚的注意。

韵亚是有新闻硕士学位的,那时美国非常之景气,社会也非常之安定,大部分的同学还没有毕业就找到好几份差事,唯有韵亚只能在绮色佳一家专登小商店广告的小出版社打杂,那家号称出版社的印刷厂将小商铺的广告印成小册子,挨家挨户免费赠送,赚取很低廉的广告费,照理说一个高中毕业生能够胜任的事情,由她这位新闻硕士来做,应该是大材小用的。

长得像鲜花一样美丽的韵亚因为始终无法替老板拉近进何广告,所以只能做一些杂工,因为业务关系,有一位小商店的中年店主对韵亚大为倾心,声言要把他自己小店的广告登载在他们厂所印的小册子的封面上,广告费还没有掏出来,就被小印刷厂的一个年轻力壮的金发小伙子狠狠地揍了一顿,那个争风吃醋打人的年轻人是他们厂里请来的临时工人,打伤了顾客之后, 坐在警察局里写了一整天的悔过书,就被解雇而离开绮色佳,临走之前,这位年轻的临时工开了他的破车,原是要去与与美丽的员工韵亜海誓山盟的,哪里知道这位东方佳丽余小姐却关起门来,抵死也不肯与他再见上最后一面。

因为那笔小生意并没有做成,后来,那小印刷厂的老板用一个很无聊的借口,将薪资很低的美丽员工韵亚开除了。

照理来说,当时社会那么景气,工作机会那么多,韵亚丢掉那份小差事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惜的,但那却是韵亜最后唯一有薪酬的正式工作,自此以后,韵亚虽然靠她的文凭找到了一些不相干的小事,但从来没有做过三个月以上的。

想到这里,醒亚不得不苦笑,什么事情,只要与姐姐韵亚扯上关系,就会不按理出牌,一切常规都用不上。

那时美国经济很好,韵亜居然失业,照说呢,当时失业人数少,领取失业金很容易,但她的雇主就是不肯合作,非得振振有词地指出她是被开除的,所以韵亚居然无法领失业金。 韵亚只得去领社会救济金,适逢那时的新规定,凡是领救济金的人要做义工,所以派了韵亚到老人院去做点打杂的事情。

她那花朵一般的容颜,像流水一样的柔媚,使得老人院的老太太们都喜爱她的光临,至于那些老公公们当然更是宠爱她到极点了!

再说那位中年店主,虽然为了韵亚而被广告公司的工人辱打,但韵亚却为此而失业,那入对她格外痴恋不舍,不但一再向她求婚,又一直在经济上坚持要周济她。

这位东方美女欲拒还迎、若即若离的态度,使得这位中年痴心人士疯狂的展开追求,直到有一天这位多情种子发现老人院有一位姓鲍曼的老先生去世时,宣布把他老人家每月的社会保险金由他新娶的合法妻子珍妮保曼继承,银行里一笔为数甚小的存款也全部都给了未亡人保曼夫人,而最令这位多情的中年店主震惊的是;这位合法的保曼夫人珍妮, 就是他恋恋不忘丶疯狂追求眷顾怜习、弱不禁风的小美人儿韵亜余小姐,流水无情,这位有意的落花,一怒之下,将自已的糕饼小店出卖,转到别的镇去做生意了。

不管他的糕饼小店生意好或者不好,赚钱还是不赚钱,他为了韵亚而离开绮色佳是事实,像这样轰轰烈烈的中年人的感情,在这一生一世是不容易得到的呀!

「二妹,我嫁给这位垂死的老公公才是对的,我们到市公所花了廿分钟公证一下,我使他临终时感到非常幸福和快乐,他留给我的社会保险金,医疗保健以及他的小笔财产都是我以后生活真实的保障,至于那位糕饼店老板,他口口声声说爱我,但是,我得陪他上床睡觉,给他烧饭、扫地还要照顾他的糕饼店,这不是一个不花钱的老妈子的工作吗? 」

当时醒亚听到姐姐韵亚理直气壮的话,着实吓了一跳,现在呢? 醒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请问,你是珍妮保曼的家属吗? 」一位医院你的社会工作人员走过来问,手中拿了几张英文表格,打断了醒亚的沈思。 在那个时代,还不怎么流行用计算机储存数据。

「是,我是他的妹妹醒亚余赵。 」醒亚答道。 接过那些表格,由皮包内掏出纸笔来填写。

「你们两姐妹不太像。 」那位工作人员不经心地随口说道。 这是很奇怪的,一般美国人常常说中国人都是黑发黄肤,每个人都长得很像的。

「人人都说我们不像,其实我们的相貌,身高是差不多的。 」醒亚纠正地说。

「哎,都是黑头发、黑眼睛。 」那位工作人员显然对他们姐妹到底像还是不像并不是那么感到兴趣,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个题目。 美国人家的姐妹有时皮肤的颜色和头发的颜色也不一定相同的。

「那是所有东方人都是这样的。 」醒亚答道。

「哇,如果大家都是同样颜色的头发,同样颜色的皮肤,在街上走的话,不是分不清谁是谁了吗? 」终于提起这位工作人员的兴趣了!

「分得出的。 」醒亚反而不知如何解释了。

「现在的科学家都相信精神病是有遗传性的,你们家属中有没有什么人患过精神病呢? 」社会工作人员一面问,一面用纸笔在做笔记,拿出一副闲话休说言归正传的态度来问。

「我有一个姑姑,是父亲那边的妹妹,是自杀身死的。 」醒亚回答,她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很熟了。

「那你的姑姑是不是精神病的患者呢? 」

「不知道,我姑姑已经过世四丶五拾年了。 」醒亚很不肯定地回答。

「你姑姑为什么要自杀呢? 」

「不清楚,不过听说是因为我姑父有了外遇。 」醒亚回答。

「那,看来你姑姑是有精神病的,很多女人的丈夫都有外遇,但并不是每个大夫有外遇的女人都自杀的。 」那位工作人员点点头,很肯定地说。

「是吗? 大概是吧! 」

「另外家属中还有什么人有病呢? 」工作人员继续问。

「很难说啊! 中国古时候的人,家里有了精神病患者,全家都以之为耻,多数都是关在后院不见天日的房子里,哪里会有什么记载呢? 」醒亚分析道。

「岂止中国如此,欧美各国还不是一样。 生了病的人,岂有不可怜的? 现在社会比较进步,其实裕固时也不过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差异而已。 」社会工作人员一面摇头叹息,一面整理填好的表格,就此离去。

留下醒亚还有另外好几张表格需要另外填写。

填表的目的:要是要珍妮保曼的姓名丶籍贯、社会保险号码以及联系地址、电话号码等等。

姓名:韵亚余。 是王太太的手笔,新亚将姓名改成珍妮保曼,这是大姐韵亚的公文上的正式姓名。

籍贯:美国人。

原籍:华裔。

地址:醒亚一看该表的右上角,有一个醒亚长岛的地址和电话。 她知道一定是王太太她们怕被牵连,不肯将韵亚在纽约皇后区住的地址告诉医院,故意只写醒亚家长岛的地址及电话。

新亚就在地址及电话栏填写了自己的数据,最前面还加了一句:醒亚余赵转。

填完表格,新亚就按照指示去找姐姐的病床。

「姐,我来看妳了! 」醒亚眼中蓄満了眼泪,轻轻的喊。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