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九)

第九章

“这款蛋糕是他们新出的,味道不错,你试试。”说话的是位慈祥的白人老太太,她大约关注阿玲很久了,边说边笑容满面地把蛋糕放在了阿玲的面前。

 

阿玲回到现实中来,看了一眼老人,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合适。老人依旧笑笑地看着她,青筋满布的手轻轻地拍了拍阿玲的肩:“相信我,所有的都会过去,明天一定是个大晴天!”

 

阿玲抽了抽鼻子,用力地点点头。来自陌生人的关怀,让她倍感温馨,她也知道自己应该坚强,还有年幼的女儿看着等着呢,日子怎么也不会比刚离婚时难,取舍之间虽然会有痛,但是有的事情和还没有开始就注定了结局,怪只有怪自己的克制力差,身不由己,总也期盼上帝会多一分额外的怜惜。

 

陈肃强有老婆他搬进来的当晚阿玲就知道了,当时的陈素强是因为怕阿玲不同意他租下,便指天发誓似地:“你别多心,我有老婆孩子的,他们暂时回国了,我真地只想租房子而已,你要不要我上视频让你和他们打个招呼?”

 

阿玲觉得他的样子很可笑的,虽然有点勉为其难,但也还是接受这个租客了,后面的事情,不是预谋的,也是不该发生的,事到如今,结束是唯一最好的选择。

人都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过做的是大家通常的都是己所不欲,统统施人,阿玲只是凡夫俗子一枚,感情来的时候,也一样把理智抛到脑后,更何况他们所处在同一个屋檐,实在是太利于感情滋生了,所有细微的小事哪怕就是帮忙换个灯泡都变成打动阿玲的点点滴滴。

 

阿玲每次想到徐雅还是自责的,怎么和当年的珍妮一样,做了如此世人不齿的事情?但阿玲觉额自己和珍妮也是不一样的,她从没有想过要取代徐雅的位置,她知道徐雅回美国时她和陈肃强之间就会烟消云散,仿佛夏日早晨的雾气,她在心底不过是期盼徐雅留在中国的日子可以长一些。她也一直以为陈肃强也是这样想的,她不知道陈肃强和徐雅谈离婚的事情,徐雅的出面指责让她难堪更多地是意外,她一直希望自己可以不被徐雅知晓悄无声息地消失的。

 

阿玲觉得从某一方面来讲,上天对她已是厚待,这偷来的欢愉只要自己放弃,对自己的未来就不会有什么影响,而陈肃强和徐雅呢,他们可以把自己和陈素强的事情当粉笔字抹掉吗?他们可以没有一点罅隙回到从前开始生活吗?不过那些已不是她所可以操纵的了,做好自己的那部分就好了。阿玲拿起老人送的蛋糕,咬了一口,西式糕点的甜得发腻的感觉在她的口腔弥漫开来····

 

阿玲脱鞋进门时,还穿着围裙的陈肃强迎了过来,关切地问:“吃了饭吗?今天怎么这么晚,我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听?”

“吃过了,可能我手机没电了。”阿玲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陈肃强仔细地看着女人,有些狐疑:“我也打过电话店里了,你和谁出去了?”

该来的躲也躲不掉,阿玲偷偷地叹了一口气:“是啊,强哥,我正想和你说呢,现在我手头也没有那么紧,地下室也装修好了可以出租。所以这一楼的房间我不打算出租了,改成孩子的游戏室兼客房挺好的。你看看什么时候搬出去方便?”

陈肃强的脸瞬间巨变,事情的发展让他很拓不及防,他一直在规划给女人一个惊喜的蓝图也还认为事情在他的操控中呢!他一声不吭,只是牢牢地盯着女人,想看清这后面隐藏着什么?阿玲躲闪着他的目光,自顾自地说着:“我妈他们其实一直想来美国看看,他们来了也是要地方住的。”

男人忽然间恍然大悟:“和你出去的女人是不是徐雅?她和你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阿玲凄然一笑“我们都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王真啃了一口赵力给她买的汉堡,无意中扫见窗台上的那盆兰花又长出了开花的茎。她放下汉堡,给兰花浇了点水,找了根细棍子插进花盆,用小夹子和花茎夹在一起。在别人眼里娇贵难养的兰花,在王真家里的待遇连草都不如,但是却蓬勃茂盛,每年坚持不懈地开怒放两次。朋友都很惊诧,也苦苦追问王真的秘诀。

王真每次都很认真地回答:“把它放在阳光不直射的地方,不要搭理它就可以了。”朋友对王真的回答嗤之以鼻,其实王真说的是真心话,而且还是痛彻肺腑考察出来的经验之谈。王真觉得她和赵力的婚姻就是一株兰花,她精心地培育着,却怎么也开不了花,她着急的同时是更加尽心的照料,殊不知根本问题不在这,是她给不了恰巧合适的阳光,所以不管她怎么努力,结局都是一样,一开始就摆错了位置是纠正不过来了的。只不过,认识清楚了这些的时候,她和赵力的婚姻已经走了十几个年头,所有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把赵力介绍给王真的是王真爸的领导,王真爸老实人一个,领导开口,小伙子赵力外在条件很不错,想也没有想就同意了,倒是王真妈听了,有些不是太乐意:“那么好的条件,怎么到三十了还没有结婚?性格是不是古怪?而且这么高攀,将来我们真真会不会受委屈?”王真爸听了觉得也很有道理,可是已经答应了也不好再推脱了,想来想去,最后觉得让他们见一下,要是彼此觉得不合适,事情不会死迎刃而解了吗?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王真依然清晰地记得和赵力的第一次相见的每一个细节,王真看到赵力的第一刻,她心中的花全开了。玉树凌风的赵力仿佛给王真的心里丢了一颗种子,瞬间生了根,发了芽。当父母问她感觉时,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再点头,就是那么心甘情愿地把赵力拉进了她的生活,而且头十年,她一直就那么幸福着,她以为美梦会醒的,醒来全是美好的回忆,却不知道美梦也会碎,会碎得措不及防,伤心落了一地·····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婚姻如花,外遇也如花。

 
夏婳的头像
 #

好新颖的比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