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怪才教练迈特

《侨报》副刊,2010年10月18日

  2010年全华州小学生国际象棋冠军赛正在塔克玛会议中心大楼紧张地进行着。3楼的等候大厅设有两个巨型屏幕,现场播放5楼主赛场里各年级顶尖棋手的赛局,供家长们和教练们一睹为快。
  当屏幕出现四年级棋手恺佑的赛局时,大厅在座的一位大胡子年轻人情不自禁地对着屏幕喊起来:“Bishop(象)E6……Rook(车)D4……Knight(马)C3……”奇怪的是,屏幕上的恺佑像是听到了指令似地走出了一模一样的棋步。大胡子旁边马上围了一群孩子,七嘴八舌地说出自己的意见,他于是手舞足蹈地讲解为什么恺佑的棋步最佳。在场记者立刻过来将摄影机对准他,请他评论赛局,他却摆摆手闭嘴了。
  那位大胡子就是恺佑的象棋教练迈特,恺佑正是我儿子。恺佑从一年级开始学棋,二年级参加学校国际象棋俱乐部,很快在全校战无不胜。看到孺子可教,我们开始琢磨为他寻找私人教练。学校国际象棋俱乐部的教练迈特成了首选,迈特既非大师,又非名师,但看他在俱乐部里教得有板有眼,儿子又喜欢他,并且他收费合理,家住不远,我们就请他收恺佑作徒儿,每周授课一次。
  迈特那时脑后一条马尾,满脸胡子,一身肥大的衣裤,不修边幅。然而当他站在教室里时,只听他洪亮的嗓音、富有权威的讲解,就知道他是块做老师的料。孩子们都喜欢他,一口一个“迈特”,还没大没小地盘问他的私生活,俱乐部里人人都知道他有个相处多年的女友。一个9岁的女孩很严肃地批评他:“你早就应该结婚生孩子!”
  他老实地招出是女友不肯结婚。人们一定以为是这个拿架子的女友嫌迈特身家薄,其实是迈特养着她。她自己制作项链,梦想以此为生,却没有生意。迈特不在乎女友没收入,还支持她追求她的美梦。
  迈特让我想起阿城笔下的棋王,对周围的政治热潮无动于衷,对生活也没什么要求,只求“顿顿饱就是福”。迈特也是棋呆子,不为物欲横流所动,乐在“棋”中,甚至以步代车,倒是符合环保潮流。
  迈特5岁学棋,14岁参加正式棋赛,后来水平达到专家级,离大师级仅一步之遥。他若早点出道参赛积分、积经验,无疑能当上个大师。如今,他已退出正式比赛,以教棋为生。西雅图地区有数位大师级棋坛名将,分别创立了几家象棋组织,在中小学推广课后象棋俱乐部活动,春寒暑假期间则举办棋营,于是乎,华州棋坛上一派幼苗欣欣向荣景象。迈特也由此受益,10年前开始到学校象棋俱乐部和棋营任教,教出名气后有人登门求教了。按理说他应广收弟子,财源广进。学校的象棋俱乐部大都收费低廉,教练的薪水有限。可他宁缺勿滥,对不认真的学生会不客气地辞退,而认真求上进的小棋迷多由父母不惜血本地领去投奔名气响亮的大师。迈特行事又低调,像开头所说的可以在摄像机面前大出风头的机会都放过,无怪乎他至今门下徒儿屈指可数。
  不过少而精,迈特的几个门生得了师傅真传,成了所在年龄段的高手。大概是他很善于因材施教。儿子到他门下后,棋艺不断长进,并且染上师傅的痴迷,对棋盘也愈发热爱。有时儿子在网上玩棋,迈特会冷不丁冒泡屏幕,师徒俩于是网上开战。迈特还会模仿恺佑的棋风,到网上与人交战,再把对手的招数总结起来传授给恺佑。碰上如此尽力的教练,真是儿子的福气。
  迈特到底熟知孩子心理,使用怪法激将。在去年的全州冠军赛前夕,他声言只要他的任何一个学生得了全州冠军头衔,他便剃头。要知道他那根马尾可是在脑后挂了7年之久。为了叫象征迈特的马尾从此消失,恺佑斗志昂扬,结果夺得了三年级组冠军。第二天,迈特果然面貌一新,满头半寸短茬。
  今年的大赛上,儿子又获五局全胜,卫冕成功,得了四年级组全州冠军。迈特蓄了一年的长发“惨遭”剃去。只听说有削发明心、蓄发明志的,有谁肯将自己头发的命运交在小毛孩的手中呢?世上除了迈特,恐怕没有二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生动,有意思。

 
露得的头像
 #

谢谢评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