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团圆”(六)

阴雨古城之“团圆”(六)

 

 

薛翔这一段一有时间就开着老车去练车,车技明显提高。时间过的真快,眼看来到洛芬快半年了,已至深秋。欧洲的秋色真美,风和日丽,绿草如茵,空气清爽,风景如诗如画。环外有很多非常高的树,怎么也有几百年。环外的树林子很多,里面有很多果树。听朋友们说树林里有很多栗子树,每年都会结很多栗子,掉在地上也没人拣,最后都烂在地里。据说现在正是栗子成熟的季节,于是薛翔动了拣栗子的念头。

 

薛翔从实验室下了班,决定去拣些栗子,回来做个栗子鸡什么的改善一下生活。 沿着环线走,过了一条大街,就看到一棵巨大的树,看着很像是栗子树,因为地上到处都是大大的,亮亮的,饱满的栗子。对面还有一大HOUSE。看来 是占了大便宜了,这么多的栗子竟然只有薛翔一个人,于是 脱下背包,把里面的书全都拿出来,蹲在地上开始拣。还挺快,不一会就拣了一背包。看了看对面的大房子,似乎没有人指责冒犯私人领地的意思。不过薛翔还 是有些心慌。这里毕竟不是中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全都是私有制,这一大包栗子好歹也值些钱,若是有人跳出来扯一顿乱七八糟的法律问题,实在是不划算,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薛翔背着栗子,夹着书包,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阿伦堡,已是汗流浃背了。禁不住兴奋,顾不得疲劳,又去超市买了一板鸡腿。回来后就开始作栗子鸡。

 

已是傍晚,把油烧热,放入白糖,哗啦啦炒好糖色,再把调好的汁子倒入。葱,姜,盐,味精,料酒等一应俱全。从中 国超市买料酒很贵,但超市(AUDI)最便宜的红酒,老大一瓶也没多钱,拿回来就可当料酒用,非常不错。待鸡腿七成熟时,把洗净剥皮的栗子倒 入。薛翔放了好多栗子,反正是拣的。 菜还没烧好,已馋的受不了。拿勺子舀些汤尝尝,觉得还行。拣了一块栗子,有些硬,放到嘴里味道有些特殊。可能还没烧好。又过了十几分钟,栗子已经软了, 终于于可以吃在洛芬自制的栗子鸡了。

 

把菜盛到盘子里,又开了一瓶啤酒,端正的坐好准备吃喝。喝了一口酒,夹起一块栗子就放到嘴里。可不得了,苦的。一股苦水值往上涌,头皮都有些发紧。也许可能是这啤酒的缘故,好啤酒总有些苦。薛翔于是大着胆子把两块栗子一起放到嘴里。这一下可不得了,满嘴苦瑟,头晕目旋,脸都变了 形。 开来是拣错了东西,吃中毒了。薛翔也不知道这国外假栗子到底有多毒,也不知能否熬过今天。想起老家的亲人,年迈的父母,相恋多年到现在也不能团聚的爱人,和未竟的出国路,忍不住泪水在眼眶里 转。

 

薛翔突然觉得嘴里越来越苦,头有些晕,眼有些花,一种濒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在境外时不常就会袭上心头的那种难以描述的孤独寂寞充斥了这个小小的房间,薛翔突然觉得今天也许会过去,恐惧让薛翔拿起纸笔。他想写点东西留下来,万一不行了别人可以看到。

 

笔攥在手里良久也不知该怎样给父母留言,怎样给柳芸留言。薛翔一直比较喜欢诗歌,寂寞痛苦的时候就喜欢写诗歌,于是纸上的文字最终变成了一首诗歌:

 

 

如果我不在了

 

如果我不在了

一定是我太思念我的爱人

我的心回到了她的身旁

与她朝夕相伴

在爱的海洋里徜徉

 

如果我不在了

一定是我太想念家乡

我的魂飞过千山万水

与我的亲人们

欢聚一堂

 

如果我不在了

亲爱的朋友啊

不必悲伤

因为我的心正在欢笑

我的灵正在歌唱

 

写完了,薛翔放下笔,静静地躺在床上等着毒性进一步发作。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