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郝克先生的创意教学

《侨报》副刊,2010年4月30日

  “火星人到达的夜晚”、“我在死之前想做的15件事情”、“我要在时间胶囊中放进这三样东西”、“我们的潜水艇突然漏水”、“说服郝克先生去宇宙旅行”、“我照看猴子的那天”、“13”……

  谁能猜到,这些标题是美国小学四年级生的作文题目呢?不知道郝克先生从哪里来的灵感,想出这些稀奇古怪的题目。而这些题目,竟魔法般地唤起了孩子们的写作热情。

  自从郝克先生执教儿子的班级后,写作成了儿子最喜欢的一堂课。每每翻开他的作文本,都叫我惊叹,这个擅长逻辑思维的小脑瓜原来还有着奔放十足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比如,面对“13”这个命题,除了让人想到一个不祥的数字还能想到什么呢?儿子却在45分钟内当堂写出了一篇幻想小说。他开篇写道:“它在我眼前破碎成了13个碎片。大地在震动,天空变暗,起风了。”接下去的故事梗概是,一只邪恶巨鹰想抢夺“我”手中的13个碎片,“我”为了摆脱巨鹰的追逐在森林中拼命奔跑,不小心被树根绊倒,又不幸掉进瀑布的急流里……   在13只猴子的帮助下,“我”终于保全了那13个碎片。末了,“我”把13个碎片举起来,它们在空中聚成一个水晶球。水晶球升天,给黑暗的大地带来光明,大地停止了震动,正在死去的植物复苏变绿,巨鹰在光中化为尘土。

  且不说那奇妙的构思、流畅的文字,单单是那制造悬念的本事(到结尾才挑明那13个碎片是什么)就叫我高兴不已。

  这要感谢郝克先生富有创意的教学。郝克先生不仅教写作,还教拼写、阅读、数学、科学等等。美国的小学班主任们大都会摆弄这些“十八般武艺”,音乐、体育等课才留给专科老师任教,班主任老师们也由此大权在握,有相当大的自由去发挥教学内容。

  郝克老师的“武艺”还多出几招。例如,我们校区的小学不开设外语课,他自作主张在班上教西班牙语,颇受学生们和家长们的欢迎。他又自编讲义教授拉丁词根,有美国家长惊呼:“我在大学才学到!”他还喜欢拿社会上的争议话题来做文章,比方报纸和广播在热烈讨论学校午餐是否应该供应巧克力牛奶的时候,郝克先生让学生们阅读和分析报纸上的有关文章:是哪两派人在争论?他们的争论是什么?文章使你改变观点了吗?你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郝克先生很少布置家庭作业,即使偶尔布置了,也不墨守成规,都是好玩的项目。

  他在教形容词的时候让学生们回家设计怪物交换卡,声言要从名字是否有创意、特征描述是否详尽(运用形容词的能力)、语法是否正确、图案是否与特征相符等方面来评估每个怪物的威力。看着口袋怪物长大的这群孩子,做起这作业来简直是如鱼得水、不亦乐乎。儿子一连几天回到家里又写又画,最后创造出4个超能怪物:Batroysis、Dr.Oogly、Chompivore、Grattivore(从这些名字就能看出孩子的拼写本事和创造力)。说它们超能,是因为得到了郝克老师的最高评分。

  郝克先生教的可不是普通的孩子,而是一班资优生。他们固然个个聪明好学,但也很自以为是,其中大多数又是小书迷,捧起一本书来就放不下。郝克先生对付这些埋头看书不听课的学生有一怪招,随手扔球去砸脑袋,据儿子言近乎百发百中。当然是个柔软的小球,被砸的人如梦初醒,摸摸脑袋抬起头来。不太讲究“师道尊严”的郝克先生还常常在课堂上开玩笑,学生们,尤其是男孩子们爱死了他的幽默。

  能够笑口常开,又能够挑战学生,而且能够赢得他们的尊敬,可不是一般老师做得到的。更难得的是,郝克先生不只是在传授知识,而是在发展学生们的思维能力、丰富他们的思维方式。正如儿子所说的,他最欣赏的就是从郝克先生学到了打破框框思考。

  郝克先生看上去其实是一个很平凡的中年人,为人师表才5年历史。我很想跟他聊聊他的经历,问他为何决定半路出家做老师,探索一下他和学生们如此投缘的心境。可惜没有机会了。这位儿子心目中的“最好的老师”仅仅教了他3个月就突然辞职走了,原因是回乡照顾身患绝症的老父。儿子伤心地说:“老师要能留下100个作文题目该多好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