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团圆”(五)

阴雨古城之“团圆”(五)

 

薛翔很快在市政厅办好了车主证和新牌照,老郑给介绍了一家保险公司,就在离驾校不远的一处门脸,保险费比较便宜,很多中国留学生都在这里办的保险。保险公司老板是个个不高,秃顶,眼珠子滴溜乱转的老头,看过所有的文件,从眼镜上面狡黠的目光看着薛翔说道:“你的保险是最便宜的,叫第三方保险,就是如果你要是肇事方,我们只理赔对方而不管你;当然如果你是受害方,对方会理赔的。”

 

所有的文件就绪,薛翔非常激动,恨不得马上开着自己崭新的老车出去转转。又翻来覆去的围着老车转,果然一点儿刮擦的痕迹都没有,车保养的非常好。星期六的早晨约了蒙青出去练车,蒙青倒是痛快,非常愿意和薛翔一块儿练车。蒙青出国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在国内已经考取了驾照,由于两国互相承认彼此的驾照,所以只需去市政厅更换即可得到正式驾照,省去了国外学车的诸多麻烦。薛翔出国走的仓促,没有那么多信息,只能走国外上驾校这条最艰难的路获取驾照。有蒙青坐在旁边,薛翔心里踏实许多,毕竟是个有正式驾照的司机,就好像教练坐在旁边一样。

 

天气挺好,阳光明媚,心情也很明快,一扫往日阴雨蒙蒙的抑郁情绪。两个人开着车出了阿伦堡,绕了两圈就上了环城高速。这一段儿跟费力克斯学车,薛翔自信了很多,一点儿都不怵上高速公路,不知不觉已经离开洛芬很远,到了另一个小镇。开着自己的车兜风的感觉,薛翔非常兴奋;蒙青也不断投以赞许之言,让薛翔有些飘飘然俨然老司机的感觉。

 

开了一个多小时了,薛翔觉得跟平常练车差不多了,于是两个人开着老车往回走。已至中午时分,路上的车也越来越多,慢慢的有些堵塞。薛翔跟着车流往前走,路况似乎不错,前面的车开的挺快,薛翔也一脚油门加快了车速。前方的绿灯突然变红了,前面的车停了下来。薛翔的车速度还是挺快,于是一脚狠煞,刹车板猜到了底。车轮已经停止了转动,然而车并没有停下来,随着惯性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尽管如此车还是没停下来,只听“浜”的一声狠狠地撞在前面的车尾部,然后停了下来。

 

前面的车马上打起应急灯,把车停到了路边,薛翔也跟着打起应急灯把车停在了后面。薛翔下车一看,自己的车由于又大又沉,只是前保险杠稍微有些擦痕。前面的车是一辆很旧的高尔夫,车比较小后面的保险杠撞开一个口子。

 

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白人小伙子,看了看车撞的情况就要和薛翔换保险信息。薛翔可怜巴巴的跟对方解释自己是临时驾照,没想到刚买的车第一天上路就出事,如果第一天就用保险来年保险费会提高很多。对方看着这个可怜兮兮的中国人很同情地说道:“我这个车也是很旧的车,这样吧你给我二百马克,我们私了吧。”

 

薛翔从来不懂讨价划价,既然对方同意私了求之不得。前方不远处就有取款机,取了二百马克交给对方,那个小伙子开着车一溜烟的走了。

 

由于刚才的惊吓,薛翔有些心慌,上驾校刚积攒起来的一点点自信已经荡然无存,已经没有信心开回去了。于是问蒙青道:“你是有正式驾照的,能帮忙把车开回去吗?”

蒙青一句话把薛翔吓了个机灵,“我是有正式驾照,可是我从来没上过马路”

 

就听说国内各种途径拿驾照,薛翔有些着急:“你那驾照难道真是拿一筐鸡蛋换的吗?”

“我在国内上的驾校,都是在场地里练走杆子,毕业就拿到驾照了,从来没上过马路”,蒙青也有些着急的说道。

看来只能自己把车开回去了,薛翔定了定神,静坐一会儿,心境平静下来,让蒙青帮忙看着两旁车流,就硬着头皮把车开了起来。

 

一个小时左右,两个人战战兢兢的终于把老车来回了阿伦堡。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