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团圆”(三)

阴雨古城之“团圆”(三)

 

文/姜尼

 

实验楼里的洋人,无论是来自经济发达的英、法、德等国还是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等穷一些的东欧国家,每个人都开着一辆车。车对于洋人来说是生活的必须品,不会开车洋人是不可想象的。而中国人除了老郑几个来的早的有车外,大部分都是跟在国内一样骑自行车,有些人干脆每天步行。好在洛芬是个小城,对于习惯了骑车、走路的中国人来说,这点儿路真算不了什么。想当初在国内的时候,住的远的每天骑车一个多小时来上班的大有人在。有一天斯洛伐克来的fellow莫妮卡很吃惊的问薛翔:“你们中国人怎么都不会开车呀?难道共产党限制大家开车吗?”

 

薛翔懒得跟莫妮卡解释,动不动就扯到中国社会制度上。不过若是自己也会开车该是多好的一件事,若是能开着自己的轿车去接柳芸,都能想象得出她会兴奋成什么样子。为了爱人的到来,为了在欧洲能拥有一段儿美好时光,薛翔决定学车。

 

本地考驾照不是很容易,首先要通过理论考试,然后上驾校。驾校毕业可以得到临时驾照,这时就可以买车,上路了。三个月以后再考正式驾照。学习对于薛翔从来不是问题,城里的一家书店买来了一本“defensive driving",一般考试的范围就已经囊括了。理论考试主要是交通规则和路标等知识性测验,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薛翔顺利地通过了理论考试。

 

洛芬虽小但由于外国学生多,考驾照的人不少,所以有好几家驾校。经朋友介绍薛翔选择了市中心一家最大的驾校,据说对中国人不错。驾校在市中心的一条主要街道上,是一个不大的小门脸,对面有个挺大的停车场,驾校的车都停在那里。办公室负责日常事务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叫安娜,声音嘶哑,一说话满口的烟味,一看就是长期吸烟造成的,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商业环境。安娜收了钱,给薛翔安排费力克斯做教练,第二天就可以开始上课了。

 

第二天下了班薛翔来到驾校上第一堂课,费力克斯教另一个学生去了还没回来,安娜就让他等一会儿。等教练的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本地女孩,薛翔有些奇怪就问道:“你们本地人也上驾校吗?不是可以让父母教吗?”。那个女孩叫马尔塔,回答道:“本来一直是我父亲教我开车的,但我没法跟他学了,学车哪有不放错误的,我一犯错他就大喊大叫,我实在受不了,好像我父亲也受不了了,所以把我送到驾校来了”。

 

马尔塔刚跟教练走,薛翔的教练费力克斯也来了,略作寒暄介绍,二人就出门到对面停车场上了教练车。费力克斯把车开到了环外一个驾校的封闭练习场地,这里已经有好几辆车在练习。费力克斯让薛翔坐在驾驶位,把汽车基本功能及结构略作介绍,在场里跑了两圈就示意薛翔离开练习场地上马路。薛翔在国内从来没碰过车,第一次开车就上路紧张的受不了,两只手紧紧攥住方向盘,双腿格外的僵硬,前面有个红绿灯急忙煞车,油离配合不好一下子就息了火。费力克斯倒是挺耐心,鼓励薛翔继续开。薛翔哆里哆嗦地打着火继续往前开,由于太紧张,不能随着路的曲度及时调整方向,费力克斯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严厉的说道:“开直线,不要两边晃,不要像喝了酒似的,警察会停车检查的”。

 

第一天的训练草草收场,第二天薛翔总结了经验,感觉自信了许多,车一上路,明显比昨天熟练稳当。车开出了洛芬在一条空旷的公路上行驶,前方的绿灯在闪,眼看就要变黄,薛翔一脚油门大力冲了过去。

 

教练车构造与普通轿车不一样,在副驾教练坐的一侧也有一套离合,煞车和加油踏板。费力克斯一脚踩住煞车把车停止,红绿灯开好变成红灯。教练愤怒的问道:“红绿灯要变你为什么不停车?”

 

薛翔看着教练愤怒的表情,胆怯的回答道:“我想加点油变灯前就冲过去了”。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红绿灯要变的时候一定要减速,脚放在煞车上,随时准备停车,考官会注意你的脚的位置的,冲过去是极其危险的开发,肯定是不会通过的”。

 

随着教练的训斥薛翔又开始紧张起来,车上了高速,教练不断下着口令:“加速,换档;加速,三档;加速,四档;加速”

 

薛翔从没把车开这么快,更为慌乱,说道:“已经100了”

“加速,换五档”教练坚定地命令道。

 

薛翔脚下狠踩油门,车速猛提了一下,随即踩离合,换五档,突然车奇怪地轰鸣起来。

 

费力克斯扯高了嗓门大声喊道:“你怎么换成倒档了,上帝啊,还是让中国人骑自行车去吧!”。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