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五)

第五章

还好急诊室的人并不算太多,等了不久就有医生护士接待了她们,拍了X光片,确定是骨折了,医生接骨复位之后,上了夹板绷带,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和到家庭医生那里复检的日期,就放他们回家了。

这一折腾都快十点钟,大家都饥肠辘辘了。她们赶紧带着孩子就近找了家麦当劳解决温饱问题。小孩子总是容易快乐的,小乖都似乎忘了手的问题,和图图又开始追追打打不亦乐乎起来。倒是徐雅和王真两个大人面面相觑,又各怀心事,不知道该聊什么合适。

徐雅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不能确定小乖到底是失足摔下去的,还是被图图推下去的,但是不管怎样,都是孩子在一起玩引起的。

她讪讪地开了腔:“你明天还是要上班的吧?我可以帮忙看小乖的!”

王真似乎在想着什么,半天才恍过神来:“噢,谢谢!看看情况再说吧!他好像都没有什么影响,应该可以上学的!”说完似乎又陷入了沉思。

徐雅有些悻悻然,突然想起,怎么从来没有见过王真的老公,一直困在自己的事情里,倒是忽略了这么个新大陆,她好奇不已,但是毕竟这种场合去问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合适。她只好把涌上来地问话一遍又一遍塞回肚子里。

回到家梳洗完应该睡觉时,徐雅却一点瞌睡也没有了,今天本来给陈肃强给气得头晕脑胀的,现在反倒神清气爽起来了。这么多天王真的老公没有露过面,他们是不是也在闹离婚或是已经离婚了。一想到这,徐雅就觉得自己无端端宽慰起来。苦难是不会因为分享而变少,但是幸灾乐祸绝对是很多人的天性。

徐雅想要是真离婚了,王真的生活方式她倒是可以借鉴的。手上的钱若是不分给陈肃强,买一栋这样的高平房是不成问题的,租一层出去,伙食费也出来了,儿子上学了自己也可以出去打份工,再加陈肃强的赡养费,她的日子应该过得不差的。这样算来,离婚也不仅不可怕,似乎还可以强过现在的日子。只是陈肃强会同意放弃全部家产么?可是他错在先,不放弃就不离,而且钱都在自己帐户上,还真不信陈肃强会宁愿送钱给律师,而不把钱留着儿子。徐雅胡思乱想了一夜,也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这场平地而起的战争,她的位置就是靶子地带,在没有摸清敌人的状况下,很难有胜算,不过她的主意倒是横下来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同一栋房子里没有睡好的又岂止徐雅一人,王真也是彻夜未眠,窗外的雨滴答了一夜,滴滴都是在王真的心头。她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诉小乖的爸爸------自己的丈夫,小乖受伤的消息。丈夫不过是挂名而已,他们都快两年没有见过彼此了,当初的恨已经开始有些褪色了。记得自己最后一句话对他说地是:“希望今生,我和小乖都不要再见到你!”

赵力听了,半响无语:“如果这是你希望的,不过,我也希望你知道,小乖是我今生唯一的孩子,不管怎样,我都是爱他的!”

“你配说爱这个字吗?”王真咬牙切齿地问。在王真的生命里,那是她唯一地一次这样待人,这个人居然还是同床共枕了多年的亲密伴侣。不过,王真的苦楚也不是一般人的体验,婚姻有开始就有结束,在如今的时代,离婚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据说国内还有段流行过,见面问人:“离了吗?”当招呼用语就和英文的:HOW ARE YOU?一样,只是英文的问候都有标准答案好的,不晓得离了吗的最佳答案是离了还是没离!

王真虽然有些保守,但还不至于古板,被要求离婚虽然有些史料未及,愤愤不平,但是以她的性格,也绝不是那类鱼死网破型的,只是这个丈夫,事情做得太让大家颜面无存。王真才会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来。虽然事后王真也觉得言辞过于激烈了,但却没有丝毫的后悔。

王真母子的生活费,赵力倒是很积极地支付着,小乖生日,圣诞节礼物就不消说了,衣服,玩具还有日用品只要他觉得适合孩子的,他都会买好直接就让店家直接送货过来,对儿子也算是真心实意地好!有时还会买些礼物是给王真,不过都被王真扔了。王真的心里只有简单的一条,谁也没有办法改变历史。但是时间慢慢地过去,王真却不由自主也尝试让自己站在赵力的角度去想,虽然还是不可以原谅他对自己做的事情,但的确是开始接受他对儿子的感情了。

小乖也不止一次地问起过爸爸,都被王真唐塞过去了。有次小乖居然问:“妈妈,你和爸爸是不是离婚了?”

王真虽然斩钉截铁地回答了事实:“没有”。可也有不知如何跟孩子解释得清的苦楚,小乖过了一会,却自言自语道:“你们应该没有离婚,不然我会有step-father的,学校的小朋友都是这样的。”王真给孩子的话吓了一大跳,或者自己应该还是他爸爸继续出现在孩子的生活里,不管怎么说,她无法取代和扮演父亲的角色,至于其他的事情那么等小乖成年后自己做是非判断了。

这两年来,王真只是主动给赵力发过一个邮件,就是离婚协议书。赵力的回复很快:还是等你们的绿卡下来再说吧!只是希望能够给你们多些选择!离婚也因为这个答复无限制地搁置下来了!而这个搁置也使王真夫妻的面子上没有那么难堪,双方家人只是以为他们因为工作关系分居着。

王真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赵力的邮件地址,当她看到联系人的名字依然还是老公二字时,忽然觉得好讽刺,马上更改成:小乖的爸爸。然后就写了一句话:小乖摔断了手!便按了发送键。可是这么简单的动作,王真操作起来似乎花去了全身的力气。

徐雅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雨虽然停了,天依然黑沉得厉害,她熬了些粥,正想着要不要送点给王真去,就听见了王真的敲门声:“小乖精神似乎不是很好,我不想让他去学校了,你可不可以帮我看一下他?”

“好的,好的”!徐雅忙不迭地应着。

“谢谢,如果有变化你给我打电话!”王真迟疑了一下之后说:“他爸爸应该等会会过来的!”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一个怕去,一个怕来,感情无常。

 
夏婳的头像
 #

人生也无常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