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阴雨古城之“团聚”(一)

阴雨古城之“团聚”(一)

 

文/姜尼

 

星期一早晨,薛翔早早的来到市政厅。由于来的太早市政厅还没有开门,像薛翔这样心情激动或焦躁的人还真不少,大家已经在大门外排起了一个不很长的队伍。

 

九点市政厅开门,大家鱼贯而入。薛翔的身份证办的很顺利,洛芬已经接到内政部的来函,一会儿就办好了手续,薛翔终于和大家一样有一个可以长期在这里工作学习,无需签证就可以随意旅游西欧申根各国的身份证了。也许压抑的时间有些长,当压力解除了还不能一下子过度到另一种轻松的状态,薛翔并没有感到明显的情绪变化。

 

这个周末,薛翔决定请老郑,张涛,林梅几个人到自己的宿舍吃顿饭,庆贺一下签证延期终于办成,并感谢大家对自己初到洛芬的帮助。阿伦堡宿舍楼的厨房很大,连着餐厅。餐厅也不小,好几张大桌子,几十个人的聚会都没问题,周末本地学生很少,餐厅基本没人用。薛翔只有一部自行车,周六上午去ALDI买回一箱啤酒和两瓶葡萄酒,两瓶干白,两瓶瓶干红。欧洲的果酒都是无糖的,初喝时酸酸有些不适应。国内的果酒一般都很甜,时间长了就会发现这种酸酸的果酒挺有味道。

 

薛翔骑着车第二次来到ALDI买一些肉、菜、面包等。正在购物间忽然听见有人喊自己:“嗨”。薛翔抬头一看,是个中等个,圆脸,短发,带眼镜的女孩。在洛芬薛翔就认识实验楼里的几个中国人,没有其他的朋友,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女生见薛翔发怔想不起来,就提醒道:“我们在使馆,办签证的时候见过”。

 

薛翔迅速扫描着签证那天的事情,突然想起围红围巾的女孩跟自己说转签证的事,张嘴说道:“你是,红围脖!”

 

那个女生笑着说道:“对,那天我是围着条红围巾。我叫孟青,国内的交换学者,在药学系做博士,我的签证上个月刚批下来,才到洛芬几天”。

 

“我叫薛翔,在医学院攻博士,也刚到三个多月”

 

“我记得你的签证是三个月的旅游签证,你现在签证问题解决了么?”,孟青关切地问道。

 

“是的”,薛翔随即把自己转签证的事情简要的叙述了一遍。

 

“你真行! 三个月就把签证转成了,我认识那个朋友和你情况一样,转签证整整用了一年啊”

 

薛翔听后心想你早也不说清楚,要知道这么难就不折腾,担惊受怕三个月多不容易。随口问道:“我今天晚上请了几个朋友在阿伦堡宿舍餐厅聚餐庆祝我的签证成功延期,你住的远吗?也来凑热闹吧”。

 

孟青倒是挺痛快:“好啊,我没有申请到大学宿舍,在环外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晚上一个人烦的慌,正好来凑热闹”。

 

周末晚上,几个在洛芬的中国留学生,老郑夫妇、张涛夫妇、孟青、林梅、薛翔几个人凑在了阿伦堡宿舍的餐厅。这些在境外多年的中国留学生似乎都特别善于做饭,几个人很快张罗出一桌菜;和面、拌馅、幹皮,几大盘饺子一会儿就做好。离乡万里的几个中国人虽然来自不同的省份,却倍感亲切,交杯换盏,好不热闹。

 

几瓶啤酒喝下去,大家的话多了起来。老郑喝的有些大,眼睛有些红,大声说道:

 

“你们是不是觉得拿个旅游签证出国,在境外办延期好不容易,实话告诉你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什么。我刚来洛芬的时候,老板刚建实验室,经费很少,实验室只有我一个人,我根本就没有奖学金,全是白干。我白天在实验室干,晚上、周末就在餐馆干,就这样整整干了一年。天天洗不完的盘子,手都泡肿了。为了维持学生身份,多亏了我舅舅给我经济担保,可也不能真找亲戚要钱,只能拼死拼活的干。

 

你三个月旅游签证延期觉得挺难,你知道么,咱们这儿有好几个中国学生没有拿到合同不能续身份,最后接到了驱逐令。”

一指老张,说道:“你看老张,是公派出国不回去了,整体提心吊胆…”

 

老郑太太一看老郑喝多了,一把抢下酒杯,拉着老郑跟大家告辞了。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场面刷的肃静下来,一个个的告辞回家了。

 

薛翔本来签证办下来了特别高兴,连着喝了几瓶啤酒,自己又不能喝,就觉得头有些晕。老郑一席话弄得大家情绪挺低落,想起老家的柳芸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这几个月担惊受怕,也不说话就是使劲喝闷酒。不一会觉得头晕脑胀,恶心想吐。强撑着把大家送走,却眩晕的不得了,就赶紧往洗手间跑,脚下没注意,一不留神绊在椅子腿上,重重地摔倒在地,昏睡过去。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