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四)

第四章

据徐雅自己说她的追求者从她三岁开始就有,陈肃强第一次听说时就想:“说你在娘胎里就有人追也可以,反正无从考证。”对于质疑声,徐雅的态度从来就是欣然接受,古人说不招人妒是庸才。一个人走到哪里若是引不起任何风浪那算什么事啊,日子也过得太没劲了吧。像徐雅,生活曾经多么地丰富多彩。

要知道高干家的进口鲜牛奶可没有白喝,那牛奶把徐雅灌得不仅肥肥白白,而且前凸后翘。那罩杯没有E的话,D 肯定是有的。一般人就是使出名导张艺谋在《满城带进黄金甲》里面的魔术式挤压也达不到她的效果。还有那磨盘似的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简直就要晃瞎人的眼睛,再披上高干父亲和银行工作的外衣,说没有追求者那就和让人去相信天不会下雨一样荒诞无稽。追求者众多是肯定的,可是有的时候,数量可以说明问题,却不可以解决问题,能够解决问题的就开始关乎质量了。这些追求者在当时的徐雅眼里简直全是扶不上墙头的烂泥。当然,人的眼光是会改变的,多年后的徐雅认为当年的自己真是有眼无珠,不识金镶玉。白白错失了许多可以让自己华丽转身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

当时的徐雅是身陷泥潭中,身边的追求者给她编号排序,打分,最高的也就59,无一及格呀,而且最最可气的这种事情有一个及格就足以了。而徐雅的及格标准就是去美国。其实她对美国的了解也不过限于哥哥寄回来的几张照片,一张壮观的国会山庄,一张热闹的时代广场,还有一张是晚上拍的不知名野外,月亮又大又圆,绝对比中国的大圆好几个圈。徐雅顿时认为去美国就等于是进了天堂,天堂里全是幸福没有忧伤。为了寻找这个及格人员。徐雅是费尽了心思,肠子花花拐了好多道却依然没有收获。那时,每每她赴完饭局,再在卡拉OK里面把能量吼得七七八八,独自骑着电单车回家时候,心里就装着满满的凄凉。真真是无语问苍天啊,为何因缘前定路坎坷?

还好,没有蹉跎太久,这坎坷的姻缘路上长出了一朵小小的希望之花。徐雅某夜归家时,茫然的目光被一霓虹灯广告吸引,那是某补习夜校托福考试班的宣传。徐雅的心在瞬间被照得透亮,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然不费功夫啊。这托福学习班里,不是即将出国的,就是打算出国的,高矮俊丑,红肥绿瘦,应该是应有尽有的了。

三千大洋,崭新还有油墨香的票子递出去之后,徐雅晚上又多了一个不归家的去处,托福英语补习班。

徐雅在补习班广抛媚眼之后,收获并不大,因为那里选择并不多,很多的人本来就已经有了牵挂。也有些人是心无旁骛,只是读书的,徐雅是下了狠劲人家也不看她一眼。相对而言,陈肃强算是很热情的,陈肃强个子不高,有些瘦弱,但小伙子还算眉清目秀,颇有一点点影星陈道明当年的风范,可能也因为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点,性格上很有陈道明的清高味。不过这清高味是对别人,至少表面上,不然,应该也不会和徐雅一勾及上,开始了他们纠缠不清的孽缘。

对,就是孽缘!徐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想想婚后这么十几年来,几乎都没有怎么快乐开心过,只是希望就这样平平到老而已,现在连这都极有可能变成奢望。

陈肃强来的时候给儿子图图带来了一个新玩具,可以搭的托马斯火车,图图一看就喜欢坏了,亲亲热热地叫了爸爸,拿着玩具到一边玩去了。剩下徐雅和陈肃强面对面站着。这是他们从徐雅回中国去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他们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曾经至少算和睦的夫妻,时空的距离造成的是感情上的疏离,尽是相对无言的尴尬。

徐雅盯着陈肃强,希望可以从他的眼神里找到什么。陈肃强避开徐雅的目光,没话找话:“这房子好像挺大?”

“是啊,有两间卧室,你回来也有地方住。”徐雅赶紧抓住。

陈肃强愣了一下,扫了徐雅一眼,目光停留在儿子身上,很坚定地说:我们还是离婚吧。

徐雅吞了一口唾沫,眼睛也转向儿子图图,艰难地开口道:“儿子这么小,我不希望他没有爸爸,我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关你事!”陈肃强急切地打断,眼光飘忽起来。

“那关谁的事?你宁愿去帮别人带孩子,也不去疼你自己的亲生儿子。”徐雅的火直往上冒。

“你扯哪去了?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不会有幸福了。”陈肃强的声音很冷。

“那你和她就会有幸福?”徐雅依旧咄咄逼人。

“我也不知道,但至少我断定我们没有。”陈肃强似乎有些败下阵来。

“你断定,你什么时候断定的?你他妈早干嘛去了,干嘛要和我结婚?”徐雅咄咄逼人。

却没有预期的效果,炮弹炸响后,死一般的沉寂,陈肃强沉默了一会儿,很平静地:“你想骂就骂,我也想骂自己呢!怎么都行,但是,婚我一定要离。”

“你休想,你休想,我就不离了,我看你们把老娘怎么办?”徐雅的声音高了八度。图图吓着了,呆呆得看着他们:“爸爸妈妈,不吵架,不吵架。”

徐雅颓然地坐下,泪也很及时地流了满面,只是依然没有打动陈肃强,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就离开了。徐雅心里很想挽留,其实他来之前,她都预备了留他下来吃晚饭的,只是事情的发展,永远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妈妈。我饿了。”图图的叫喊声把徐雅拉回现实,她这才发现已经快六点了,赶紧起身去做饭。

听见门开的声音,照例图图又跑了过去,徐雅今天实在是没有心情,便由得他去了。隐隐约约,王真儿子小乖说他过生日,要请大家吃蛋糕,看生日礼物。图图也炫耀地说:我爸给我买了托马斯火车。

两个孩子的笑声嬉闹声,徐雅充耳不闻,只是木然地把饭菜下锅。突然,凄厉的哭声把徐雅惊得锅铲都掉地上了。

原来两个孩子在争夺玩具的时候,小乖掉下了楼梯,摔到了左手。看情形有可能断了骨头,徐雅和王真都吓坏了,她们手忙脚乱地抱着孩子赶去急诊室。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先抢沙发。长篇。。慢慢看。。

 
夏婳的头像
 #

谢谢!问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