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花落的声音(三)

第三章

陈肃强打电话来说想过来看看他们新租的房子,徐雅的心不免有些狂喜。陈肃强突然说要离婚,这对于徐雅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倒不是说陈肃强有多精贵,而是徐雅实在是很不愤在她眼里一钱不是的老公居然还会闹婚变,真是颜面扫地。徐雅晕头转向,急急忙忙订了机票,就赶了回来灭火。在这个离婚电话之前,陈肃强并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所以徐雅上飞机之后,反倒镇定了。想陈肃强可能不过用这雕虫小技骗她和儿子回美国而已,为此她开始后悔没有好好地收拾收拾行李,没有等她处理好本来打算处理的事情再回美国。

在为自己失态而懊悔的同时,徐雅也不断地埋怨陈肃强:真是的,还真把他当根葱了,这个不成器的家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三天没有教训了,就上房揭瓦了,还敢跟老娘提离婚。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陈肃强并没有给她这机会,来机场来接他们母子了,只是正眼也没有看徐雅一眼,更别说说话了。儿子因为有一年多没有见到陈肃强,有些认生,缩到徐雅的身后,偷偷地打量着陈肃强。徐雅连哄带骗也没有让儿子出来叫爸爸。陈肃强早就失去了耐心,拎起行李一个人往机场外走。徐雅牵着儿子默默地跟着,心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等他们上车坐好,陈肃强终于开口说话了:“你是要去你哥那吗?”

徐雅的心又是一沉,她定了定神,答道:“我们去你那里,我哥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呢。”

陈肃强没有再说什么,徐雅长舒了一口气。不过,更出乎她意料的在后面,陈肃强把车开到了一家小旅馆,递给她门卡。看来所有的一切他都是精心算计好了。徐雅闪过不下车,哭闹一场的念头,但是马上又给自己按了下去。她接过门卡的时候,平静地说了声谢谢。

住旅馆的这几天,陈肃强一点音讯也没有,徐雅可没有闲着。她联系了所有她和陈肃强认识的人,开门见山地说:“陈肃强要和我离婚,你们知道什么,直说吧。”弄得本来想置身度外的朋友都有些不好意思,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已经确认的,未经证实的稀里哗啦全抖了出来。徐雅也算弄了个明明白白,感情真是自己把陈肃强送了出去。徐雅相带儿子回国住一段时,当时租的一室一厅的公寓也要到期了,便建议陈肃强退了公寓,找个离公司近点小些房子租。回国后,陈肃强向她汇报说租了私人房子的一间卧室,四百块。徐雅满意极了,想着比以前租公寓省了整整九百块呢。倒是徐雅大学同学听说了,有些不忿:“你老公好歹也算个白领一个,怎么整得和难民似的,还要去租别人一间房,共用厕所和厨房。”

徐雅有些受伤,要知道这些信息她是绝对不会和国内的亲友分享的,同学因为也在美国生活,知道在美国生活的国人的疾苦,所以才告诉她的,可是怎么这么说呢,徐雅也有些生气,同学不就是二次投胎投得比较好吗。想当初读书时,还不是经常借我的衣服穿,不过是只飞出了农村的鸟吗,以为飞到了美国就变金凤凰了?同学老公也没有比陈素强多赚多少,只不过他们生活在东部乡下,房价便宜,可是他们那农村和我们纽约大城市可以相提并论地吗?

“是啊,可是这纽约的房价,是你们那里四倍都不止,又偷不到,抢不到,我们也只有省着克扣自己了。”徐雅幽幽地说。

“那倒也是,那房东是什么情况?”同学也听出了徐雅的不快,觉出自己有些失言。

“管他什么情况,我租房交房租而已,又不是找租客,担心他拖欠房租破坏房子。”徐雅仍然没有消气,调调还是鼓鼓的。

“话不是这样说的,房东的家庭状况也是很重要的,要是单身女的,危险性很大的。”同学好心地提醒着。

“我家老公没有你老公英俊潇洒,自然会省却我这方面的烦恼。”徐雅嘴上这样说着,心里想你不不看看是谁的老公呀!

现在看来,徐雅的自信太盲目,同学的话也不无道理。男人出轨与长相老婆是没有必然关系的,和环境的关联倒是很大。陈肃强的房东是个单身母亲,开了个小服装店,带着两个孩子,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滚床单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陈肃强不仅和房东和她的两个孩子也相处融洽,朋友经常在各处看到他们四个的身影,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他们是正牌的一家四口。

了解部分事情之后,徐雅有胃口倒尽,大失所望地感觉,也不是没有了陈肃强不能活,可是她绝不允许离婚是他先提出的,她尽量保持镇定:“麻烦你们去全劝劝他,我和他终究是原配夫妻,风风雨雨也这么多年了,我也不想儿子这么小就没有爸爸。”

“那是,那是,我们会去劝的。”大家都觉得有些义不容辞。有些本来就替徐雅不值的朋友更是义愤填膺地接下任务。

徐雅安顿好了这边,就开始责怪哥哥,怎么这么大的事,一直也不给她透漏点风,哥哥冤枉不得了,坚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不知道就没有责任了,你也不想想你怎么就不知道呢?”徐雅仍然不依不饶。

哥哥暗自抹着冷汗,这个自小给父亲宠坏了的妹妹,是经常对他蛮不讲理的,还幸好这个妹夫不是他给介绍的,否则,徐雅肯定要剥了他的皮:“现在你想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先帮找个房子住下,我不能总住旅馆里吧,孩子也要上学什么的,你再去探探陈肃强的口风。哥哥接了任务马上照办,回复道陈肃强听他说了半天也只憋了一句话:大哥,我们的事情让我们自己解决好了!

徐雅纵有千般怨气,也没有个发的地方。这几天也忙着要安定下来,这陈肃强对她来说也如人间消失了一般,现在说要过来看看,徐雅想有没有可能大家的劝说起了一定的作用呢?她望着窗外正在飘的春雨,心好像那被雨凋零的花瓣一样,没有了个着落,不由得冒出来了眼泪:想我徐雅,怎么就落到了这步田地,当年追求我的人那么的多,我怎么千挑万选如此花眼就拣了个漏油的灯盏呢?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