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遇见(13)

(十三)

那年夏天。

我请了二个月的假,来到了北京。

庄桥已经和他的同学联系了我学习的情况,他帮我交了学费,安排了住的地方,我就这样重新开始了校园生活。

原本以为我这样的年纪在学校里属于年纪大了的,没想到,像我一样愿意继续学习的还是有很多人。特别是在这样的大城市,感觉学习和生活机会都要多很多。

林宇可很奇怪我怎么突然提出来休息一段时间外出学习。他问我要出去多久,我说大概二个月吧,也可能时间会更久一点。林宇可提醒我,做律师就是要熬时间,以及人脉关系的延续性,在做到大律师之前,一旦人脉关系断档,要想弥补回来会很困难。

我说我知道,我说我觉得我没有办法突破眼前的窘态,那些从公办所里过渡过来的,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而我,始终觉得我自己卡在一个瓶颈里面,连气都透不过来了。

林宇可说明白我的处境,但是也希望我不要在外面时间太长,学英语,其实在哪里都可以,何必要去北京呢?

是啊,为什么要去北京呢?我自己也不明白了。

或许真的有那么一种力量吸引着我,我不知道前面到底有什么,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前走,我贪恋着这种被人安排好不用操心的过程,我贪恋着这种被关注被重视的感觉,虽然我并不知道前面到底有什么等着我。

我不知道庄桥的生活,我不知道他的周边的一切,我甚至有点恐慌,我不想去知道这些,我怕一旦知道就没有了前方。

夏天的北京闷热得厉害,原本以为到了北方会比南方凉快很多,但是北京的热浪完全出乎的我意料。不过,繁忙的学习还是让我暂时忘记了这种炎热。

很久没有体会学校的生活了,在大学里进出,就觉得自己当年真的很傻,在应该好好学习的年纪被任意荒废掉了,所以接下来的生活困难了很多。

庄桥的同学时不时会过来关心一下我的学习,有时候一起在学校食堂吃个饭什么的。他说庄桥以前放弃大学老师的工作的时候大家还很吃惊,但是没想到现在他最有成就,但是现在就算再给自己机会,可能也还是会保持原样不变,有时候改变是很痛苦的,因为不知道改变以后是好还是不好。

但是,从我到北京学习开始起,就很少再有庄桥的信息和电话了,有时候学得很辛苦,我给庄桥发个信息,他也极少回复。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不敢问,在我的内心中,我感觉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没有任何权利对他有什么要求。

这样也好,所有的时间都充分利用起来了。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八月的北京,稍微有了一点点的凉意,一天,收到蓝婕的短信。

“学得怎样?忙不忙?”

“很忙啊,也可能是年纪大了,边学边忘,我怕坚持不下去了。”

“去散散心吧,劳逸结合,这样对你有好处。”蓝婕回复。可是,这个时候的我却不愿意出去,这些日子,有些压抑,我知道还是因为庄桥的原因,他有信息,他积极地表达对我的关爱,我害怕但还是欣喜的。他没有信息,我只剩下恐慌。

我和他没有这么长时间不联系。

“要不,你翘课两天和我一起去沈阳玩玩?”我蜷缩在椅子上发呆的时候,蓝婕的短信来了这么一句。

“沈阳?”我心里咯噔一下,很吃惊,忙回复了一句,“为什么要去沈阳?”

我没有告诉过蓝婕庄桥的事情,可今天,蓝婕为什么要去沈阳?

“我表弟郭霖,找了个沈阳的女朋友,这几天不知道闹什么事,他暑假一半突然跑去,家里打电话给他,他要死要活的,我妈让我和李道一赶紧去看看,刚好李道一这周休息,我们机票买好了明天就去,你在北京,更近,要不你也去吧,顺便玩一下。“

我看着蓝婕的短信,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虽然她并看不见我的表情。

我连忙发了一条短信,“好的,明天我火车过去”。

我跟老师请了两天假。

就在七夕前。

我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蓝婕他们中午就到了,他们一起先去找了郭霖。郭霖其实就是做,劝了一下也慢慢好了起来。

和蓝婕他们一起吃了晚饭,第二天是七夕,我不愿意和他们住一个酒店,就执意到其他酒店里找了地方住下,我对蓝婕说:“你们玩你们的,不用管我,特别是明天,我不当你们的电灯泡,明天我自己出去玩,你们也不要来找我。”蓝婕开玩笑说要不让林宇可第一天飞过来。

在我看来,沈阳是大气的。

看惯了江南山水的精致,我发觉,自己原来很希望被这种大气所环绕。

而且,我还觉得,自己甚至渴望被庄桥所环绕。

一个人在酒店里,我就让电视机开着,除了感觉有个声音陪伴着,我什么都没看。处在这座庄桥生活的城市里,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我发觉自己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渴望,我渴望再一次见到庄桥。

但,我的到来会不会太唐突?我会不会是个不速之客?

“我在你的城市里,我渴望见到你。”

第二天一早,我忍受不了思念的煎熬,给庄桥发了一条短信,这天是七夕。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