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签证惊魂”(六)

古城三月之“签证惊魂”(六)

 

文/姜尼

 

薛翔根本睡不着,脑子里都是眼前的境况,反复思考着应对的策略。若是选择留在施耐德实验室,老板已经同意帮忙转身份,但是自己从大学国际中心和市政厅得来的信息是不可能的;近些日子与周围的朋友们聊天知道洛芬大学直到现在还没有先例,一旦办不成,一切又回到原点,又要面对一切。

 

若是选择离开,尽管杰森教授给的条件非常好,但毕竟事情没办成,没有一个合同。施耐德给了两天的思考时间,薛翔决定试探一下杰森,探究一下进一步的可能性。

 

薛翔反复的思考,敲下一封信:

 

“亲爱的杰森教授,

 

非常感谢您对我的背景感兴趣,目前我的签证只有三个月,但是施耐德教授有兴趣帮我延长签证,如果能有机会和您一起工作我当然会很高兴。您若能对我目前的状况给予一些建议,我会非常感激!

 

祝好”

 

薛翔看了两遍,觉得没什么问题,就签字传真发了过去。

 

薛翔楞楞地站在传真机旁,感觉也许会有信息过来。又一想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准备离开。薛翔刚转身起步就听见传真机响,一看果然是杰森的回信。回信就是在薛翔原信的下面加了一句话:

“留在洛芬”。

 

稍作思考,薛翔明白了,这是职场的潜规则,一旦现任的老板没有放人的意思,其他人是绝不会做挖墙角的事情的。如果杰森这样处理,那么今后再有机会其他的老板也会同样的方式处理,也就是说薛翔现在只有一种选择,就是留在洛芬,期盼施耐德像他说的那样把事情办成。如果事情办不成,只能听天由命,顺其自然了。如果被迫回去,也只能接受并面对一切。

 

周一的早晨,薛翔早早的就来到实验室。施耐德一般来的非常早,他住在离洛芬比较远的一个城市,每天开车一个小时左右来上班。一般都是八点以前就到了,这样就避开了高速公路上的上班高峰。

 

七点五十分,施耐德就像时钟一样准确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一席长风衣,围着条白围巾,淡淡的男用香水,就跟薛翔第一次见一样。

 

施耐德一见薛翔站在门口,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掠过嘴角,“早晨好”,施耐德招呼到。

 

进了办公室,施耐德把皮包扔在地上,大衣挂在门上,一屁股坐在大皮椅里,声音很大的说道:

“请告诉我你的伟大决定!”

 

“教授,我的决定是‘YES',我要留在洛芬”,薛翔答道。

 

施耐德一下子从椅子里站了起来,高兴的说道:“非常好! 我今天就问大学和市政厅把事情弄清楚,我想一定会有办法,如果事情不能在洛芬解决,也许会找我内政部的朋友帮忙”。

 

薛翔对于施耐德如此简单明快的回答有些不知所措,想到自己发了那么多信让老板不高兴,心里有些打鼓,不知教授是否会记仇,是不是会秋后算账”。

 

施耐德用犀利的蓝眼看看薛翔,明白眼前这个东方小伙子的忧虑,说道:

 

“Foeget it past, future! "

 

简单的一句话让薛翔一下子情绪振奋起来,原来洋人这么直接,这么简单,这么痛快。

 

告辞了施耐德,薛翔回到实验室,老郑急忙问道:“跟老板谈的怎么样,你是什么决定?”

 

薛翔把刚才发生的一切跟老郑描述了一遍,然后问道:“老板以前办过这样的事吗?你认为能办成吗?”

 

“洛芬还从来没有类似的事情,老板从来没有帮谁转过签证,不过我想你这事成了”,老郑回答道。

 

薛翔有些诧异,问道:“为什么?”

 

老郑说道:“你为什么就是不会去?最坏不就是再出不来么,可你没法面对别人的眼光,根本不能接受出国失败的局面,因为你心中有一份必须坚守的荣耀,所以你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坚持。

 

老板也一样,说实在的你目前的困境是他造成的,因为他只邀请了你三个月才会有三个月的签证。你现在这个事已经闹得大半个欧洲都知道了,他把你请来了,你却留不下来,对于他也是 不能接受的。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把这事办成。

 

施耐德是最典型的欧洲绅士,骑士的血流在他的血管中,他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他既然答应你了,那你这件事就肯定成了。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但对于有些人,有一件事比生命更重要,就是荣耀。大家都在为自己的荣耀而战斗”。

 

老郑一席话,让薛翔不禁对施耐德肃然起敬。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