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签证惊魂”(五)

古城三月之“签证惊魂”(五)

 

文/姜尼

 

又过了几天,偶尔还有些回信,一封来自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杰森教授的回信,让薛翔激动不已。杰森的课题和薛翔目前做的非常接近,对方看来非常希望让薛翔去那里工作,来信比较快,没几个来回就告知薛翔奖学金为两千美金一个月,这个数字是施耐德offer的一倍,很难不让人不动心。一般谈判到谈钱的阶段,基本就快成了,对方要求教授推荐信。

 

薛翔思考着如何回复杰森的推荐信要求,施耐德根本不知道自己往外发信,不可能给自己写信,也许可以用国内带过来的几封推荐信,看来这的确是个问题。

 

薛翔正思考间,突然施耐德教授走进了办公室,问薛翔道:“你认识布鲁塞尔的杰森教授吗?”

 

薛翔怔了一下,由于刚出国尽管英语学了很多年但反映还是慢些,尤其对洋人的名字。

 

施耐德看薛翔有些发愣,就重复了一句:“布鲁塞尔的”。

 

略一思考薛翔马上意识到是自由大学的杰森教授和施耐德联络了,就回答道:“是的,我给他发过求职信”。

 

施耐德:“能去我办公室吗?我想和你谈谈。”

 

两个人往施耐德办公室走,一路无语,薛翔迅速的思考着怎样和老板解释。很快有了对策,一切都已发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全部实话实说便是最好的对策。

 

施耐德坐定,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为什么发那么多信往外联系工作?我不是跟你签了长期合同吗?”

 

“因为我的签证是三个月,刚到洛芬时我的合同也是三个月,我认为三个月以后我必须回去,所以就开始联系工作。这些信都是在一年的长期合同下来之前就已经发出去了”,薛翔答道。

 

施耐德;“你这样做很不好,你发了这么多信,全世界都会认为施耐德实验室出了问题,他的人都往外跑,会影响我的名誉。我已经跟你签了长期合同,你为什么还继续联系外面的工作呢?杰森教授说你说我不能雇你,你能把你发出去的信给我看看吗?"

 

薛翔:“对不起教授,我没意识到这样做会给您带来不好的影响。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次出国的机会对我太难得了,中国的情况很复杂,如果三个月后我回去再出来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所以我不能回去,我一定要在我的签证到期之前转到下一份工作,所以我才大量发信。我一会儿就把发出去的原价给您送来。”薛翔知道,自己给杰森的信,施耐德一定已经看到了,教授之间的沟通非常容易,一个电话,一个传真,一个电邮,一切都清清楚楚,全盘的实事求是就是目前最后的策略。

 

施耐德教授顿了一下,略作思考说道:“你说的我可以理解,我也许可以在这里给你转签证。但是我想知道你是否愿意继续在洛芬工作?”

 

薛翔:“可能很困难,我去过大学国际中心和市政厅咨询过,他们说我三个月之后必须回去,在这里转签证是不可能的,他们说这是法律”。

 

施耐德:“不过我可以试试。我现在需要你的决定,是继续在这里工作还是离开。如果你决定继续在这里工作,你不必回去,我试着在这里给你转签证。如果决定离开,祝你好运。你不必现在回答我,回去思考一下,下个星期一告诉我你的决定,给我一个yes或no的答案就行了,别的不必解释”。

 

薛翔告辞了施耐德教授,脑子有些乱哄哄的理不清头绪,就把刚才和老板的对话跟老郑讲,想听一下他的意见。

 

“你现在的事情是直接和老板之间的问题,对不起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不过老板好像已经在考虑招新人了”。老郑说道。

 

老郑的态度薛翔也可以理解,看来一切都得自己想办法做决定,如果连老郑都不想说什么别人可能都不愿介入。

 

薛翔紧张地思考着,觉得有些头痛。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