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签证惊魂”(四)

古城三月之“签证惊魂”(四)

 

文/姜尼

 

由于心里有事,薛翔听了本该高兴的好消息表情却有些迟疑,施耐德很敏感地发现薛翔有些不正常,问道:“怎么,不太舒服吗?”

 

“是的,这两天有些感冒”,薛翔赶紧就坡下。

 

“好吧,去找玛格丽特办合同吧”,施耐德交代薛翔道。

 

薛翔签了一年的新合同,但是心里却七上八下的翻腾不停。这个合同来得要是再早些时候,那些求职信也许就不发了,偏偏是刚发完了信合同也下来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告诉施耐德这件事为好,根据自己找工作的经验,这些信发出去在今后的两个多月里也许什么结果也不会有。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本来可能什么也不会发生,自己没必要挑起话头惹老板不高兴,于是干脆保持沉默。

 

发出去的这一批信并没有像薛翔预期的那样大部分会悄无声息,短短几天里就收到好几封电子邮件,其中有些给人颇有希望的感觉,要是在国内薛翔肯定会继续跟进争取能有个结果。但现在薛翔也没有那么大兴趣,时间上也不允许,就一概保持沉默,对这些回信不予理睬。前两天收到的荷兰鹿特丹的赫尔曼教授的电子邮件让薛翔非常振奋,赫尔曼希望他能去鹿特丹工作,并给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大大超出了洛芬的offer。薛翔忍不住给对方回邮件询问进一步的信息。对方有一个语言要求就是需要能说荷兰语,才会容易在团队中合作。薛翔只会英语,只好作罢,不过还是让他非常振奋。

 

又过了几天,一封传真让薛翔心潮澎湃,因为那是从意大利米兰嘉立侬教授寄来的。嘉立侬是整个领域的老大,教父式人物,若是能成为他的门生,今后前途不可限量。薛翔决定尝试,不想放弃这次机会。

 

薛翔写了一封简短的回信:“亲爱的嘉立侬教授,非常高兴接到您的回信,若是有机会和您一起工作,将是我最幸运的一件事。盼望着您的回音。此致,礼”。薛翔把这封信打好,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就从实验室的传真机发了出去。实验室有一台公用的传真机,每个人都发或接传真信件,使用率非常高。薛翔并不想自己联系工作的事情让太多的人知道,以至于传到老板耳朵里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有事没事就呆在传真机附近,一有传真响就赶紧看看是不是自己的传真信件,一旦发现是别人的传真就赶紧给人家送去,以至于大家都很高兴,人缘混得颇好。

 

不到一个小时,薛翔就收到了嘉立侬的回信。回信很简单,就在薛翔的传真信件下面加了一句话:“这个星期日我在巴黎参加欧洲生理学年会,我们能在耐森宾馆大堂早晨七点半见一面吗?”

 

这个就应该是所谓的面试吧,说明教授非常有兴趣。薛翔知道自己的申根签证去巴黎没问题,无论如何不能失去这次机会,于是马上回了一封传真:

 

“多谢回音,星期日早晨旅馆大堂见”。

 

然后立即开始查去巴黎的火车时刻表并旅馆的位置。

 

这时施耐德教授信步走进办公室跟大家说道:“你们有什么事情的话尽早找我办,这个周末我要去参加欧洲生理学年会”。

 

薛翔听后冷不丁打了个机灵,难道不是和嘉立侬参加同一个会议么。教授走后赶紧上网查年会的信息,发现年会地址就在嘉立侬下榻的旅馆。看来巴黎是绝对不能去的,若是几个人同时碰头,后果不堪设想,施耐德非发作不可。于是薛翔立即又写了封传真:

 

“嘉立侬教授,非常抱歉我星期日因故不能去巴黎见您,望您原谅”。那头嘉立侬非常客气,很快回信:“没关系,希望今后还有合作机会,祝你好运!”

 

老郑看着薛翔一顿忙活,忠告道:“小心那,你这是在走钢丝,弄不好就演砸了,老板非把你开了不可”。

 

“我没办法,所有的信都发出去了,只能这样了”。薛翔无可奈何的答道,他知道无论如何三个月后都会出现一种结果,现在的冒险也许会让那个结果不至于太坏。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