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遇见(12)

(十二)

一早送完一一上学,我匆匆忙忙赶到所里,拿上一些文件,然后赶去开会。

早上有个会议,有个公司需要资产重组的,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忙这个,晚上睡得迟,早上起得早,三天两头出差,昨天晚上把所有的书面的东西三番五次地检查,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赶到早上这个会议也刚刚好。

有时候这样的繁忙对我来说也是刚刚好。感觉这些年,早已经从原来那种恐慌的时候走了出来,反而变得愈艰难愈勇敢,特别喜欢高难度的挑战,林宇可说,我骨子里就具有做律师的气质,只是,很早之前的学习生活过程让我习惯回避问题。

一旦喜欢迎着困难而上,反而一切都顺风顺水、万事无惧了。这个资产重组的案子,已经忙了差不多一年了,我就看着各种宫斗戏,置身其中,却像个局外人,这些年,这样的纷纷扰扰已经看得太多了,早已经木然,我拿走我该得的那份代理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要干扰我。

其实,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只有超脱,才不会被利益困扰。

这个会一开就开到了下午,该统一的基本也统一了,大家也各自散去,准备下周来个大团圆庆祝一下。

我走出来,上了车,打开手机,好几个微信信息,其中有林宇可的,先是问我什么时候结束,后来告诉我他把一一接到奶奶家了,今天周五,爷爷奶奶做了好吃的想一一去,再就是,如果我晚上没有饭局,也一起去吃饭吧,等等。

又看到QQ里也有信息,打开一看,第一句:周律师你在吗?第二句:我是王小天,这几天我在杭州,可以见您一面吗?

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了,我坐在那里,没有发动车子,我先给林宇可回了信息,说没有饭局,但是我还是自己在外面吃吧,晚上我去接一一。

回完信息,我在脑子里搜寻以往的记忆,想回忆起王小天是怎样的人。

慢慢地,开始清晰起来。

当有些记忆回想起来的时候,我不由深深叹了口气。

王小天,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涉毒案件的被告人了,他是我所有辩护过的案件中学历最高的,曾经的中考状元,博士,还差点去斯坦福留学,就在做研究的时候,有朋友让他帮着做一些化学原料的合成,其实那个所谓的化学原料就是毒品,他做了,然后所有的美好前途就被他毁了。他出狱后还和我联系过,去了一家很不错的企业,毕竟是高知,知识就是力量。

他给我信息我倒是完全想不到的,我就问他什么时候走打算呆几天?下周有空可以到我办公室来坐坐,等等。

林宇可回了信息,说如果我不去晚饭他也不勉强,一一能不能晚上住在奶奶家,他想和我谈谈。

我没有理由拒绝,就回了一句好的,七点我到他父母家楼下等他。

晚上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吃了晚饭。原本下午会议结束,大家可以一起吃饭的,我借口有事情先回来了,其实我就是害怕过于热闹的场合。

吃了晚饭,我开车来到林宇可父母家楼下,把车停好,想给林宇可打个电话,但是脑子里一片空白,车里的音乐一直响着,我的胸口压抑得厉害,我实在熬不住了,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等我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有人敲我的车窗门,我转头看了一下,林宇可在我的车外,就那样看着我。

我忙用纸巾把眼泪擦了擦,把车窗摇了下来,车里的冷气散了出去,热浪马上涌入车内,我把冷气关了,打开车门下了车。

林宇可看着我,轻轻搂了我一下,我心里想躲开,但是身子没有动,然后忍不住靠在他肩上又哭了起来。

“去游车河吧?我的车停那边,坐我的车去吧。”林宇可搂着我,走向他的车。

晚上的西湖,和十三年前相比,绚丽了很多,我早已经麻木了这样的绚丽,车沿着南山路,拐入三台山路,继续往前开,连自己都不知道到了那里。这里已经远离了繁华,异常幽静。

林宇可把车停了下来,把窗打开,夜风吹进来,已经不是刚才的那种热了。

车里放着我们曾经非常熟悉的歌,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这才慢慢想起,我和林宇可,曾经也有过许多很美好的时刻,他包容着我,宠着我,但是,我从来没有认真去思考这些问题。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