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签证惊魂”(二)

古城三月之“签证惊魂”(二)

 

文/姜尼

 

这些日子因为签证的问题薛翔挺烦恼,做完实验就默默地坐着,也懒得和大家聊天。今天中午在Mensa吃完午饭,几个中国人聚在食堂外的大沙发上聊天。Mensa外面是一个挺大的厅,很高很气派,这里经常用来开会或开Party。沿着四围的墙有很多长长的没有靠背的沙发,大家吃完饭或者没事休息的时候,经常三一群、五一伙的聚在一起聊天。今天来自不同实验室的七、八个中国人聚在一块儿聊天,薛翔心烦,也不说话,就静静地听大家聊天。

 

六楼遗传实验室的张涛说:“你们知道么,七楼移植实验室的林剑锋前些日子跑了,他老板气得直发脾气,扬言今后再也不招中国人了”。

 

“林剑锋是中科院过来的,科研做的很不错,文章也发了不少。其实他在国内博士已经毕业了。来到洛芬之后先是做访问学者,然后老板又让他做博士生。洛芬的博士学位可没那么好拿,运气好的三、四年可以毕业拿到学位,运气不好的七年、八年毕不了业是常事。小伙子一着急,联系好美国,撂挑子就走了”。

 

国外的大学做博士其实挺不容易,因为教授往往会让学生工作多年不能毕业。这期间奖学金很低,如果学生很出色的话会很出成绩,老板当然不希望学生早毕业。大家 把教授称为“老板”其实相当准确,因为教授不仅仅指导学业,同时控制工资收入和学生的前途,是的的确确的“老板”。有些学生很能干,很有雄心,就会和导师产生矛盾,若是矛盾激化就会出现不欢而散的局面。当然有些学生则满足于现状做很多年的研究生,也经常有一毕业就失业的情况。

 

“他能在美国呆的稳当么?大家都在一个领域工作,这些教授们都互相认识,联系往往比较密切,他把这头儿得罪太狠,万一两个老板一接头,他就可能失去工作,这种走法绝非上策”。老郑接着说道。

 

“剑锋也想到这些问题了,不过好像和老板的矛盾有些激化了,他并没有告诉在美国的去向”,张涛说道。

 

八楼细胞实验室的林梅说道:“事情走成这样,剑锋可能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虽然不是最佳选择但至少摆脱了当前的困境,到了美国再慢慢想办法吧。至少在美国可以移民,呆下去的机会大得多了,我们还是祝他好运吧”。

 

林梅一席话说的大家都沉默了。欧洲是非常美丽的,在欧洲能学习生活一个时期的确是非常美好的。但是在欧洲生活的最大问题就是这里的国家都是非常古老的国家,人口已趋于饱和,在这里办成移民长期呆下去的几率相比北美要小很多。洛芬大学这么多年几千中国留学生在这里成功办了长期居留的只有几个人。在这里的中国留学生一般是这几个去向,一是极少部分办成居留长期呆了下来,二是一部分学成回国,三是大部分毕业后选择去美国或加拿大。去北美往往是大家的首选,因为毕竟美国加拿大是移民国家,大家移民生存的机会大多了,去美国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早晚的事。

 

薛翔听着大家的议论,想着自己的境况,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心中酝酿而成。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