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初到洛芬”(六)

古城三月之“初到洛芬”(六)

 

文/姜尼

 

医学院研究所有个很大的食堂叫“Mensa", 大家一般都在Mensa吃午饭。Mensa很大,很像中国大学里的学生食堂,一排排的桌子椅子整齐地摆放在大厅里。大厅的中部有几个很大的桶,里面是今天午餐的汤。汤的品种每天略有差异,西红柿汤,土豆芝士汤居多,免费可以随便喝。主餐每天不同,今天是烤牛排,主食是米饭和炸薯条。

 

食堂就餐很有意思,大家都是一个个挨着按顺序坐,坐满一张桌子再去下一张桌子,所以吃饭的人群都是一个个的方块组合,同时还有很多空空的桌子。

 

薛翔几个中国人今天都在Mensa吃午饭,端着盘子取了汤,就排队买主餐。薛翔前面的老外买了一份烤牛排,红红的表面煎炸的焦黄,再浇上一勺胡萝卜辅菜,煞是好看。薛翔不太会点菜,看着前面老外点的很好看就对厨师说道:“the same", 顺手指指前面老外的餐盘。于是厨师给薛翔盛了一盘一模一样的炸牛排,外加一盘炸薯条。若是薯条不够,可以免费再加。

 

几个中国人也整齐地坐在一张桌子上,外加几个老外形成一个就餐方阵。看着老外们狼吞虎咽地吃着牛排,薛翔感到肚子也叽里咕噜的乱叫。于是右手拿叉,左手拿刀准备切肉。觉得很不得劲,就又换过来左手拿叉,右手拿刀,用叉子按住牛排,右手刀使劲切。肉切下来了,又觉得不得劲,就又把叉子换到右手。那边老郑一看说道:“你瞎忙乎什么,西餐要左手持叉,右手握刀,一定要学会左手持叉进食”。

 

薛翔谢过老郑就把切好的牛肉用叉子放进嘴里,觉着肉不筋斗,很软,液体很多。低头一看,血水正从刚才的切口处流出来,几乎是生的牛肉。看着血不呼啦的牛肉,薛翔一阵恶心,一股酸水从胃里直接返进了口里,马上就要吐出来。一桌子人都在吃饭,老外大口嚼着牛排,薛翔咬紧牙关,脸憋得通红不让自己吐出来。这种场合是绝对不能失态的,一咬牙,薛翔把已在嘴里的返酸物又咽了下去,赶紧喝一口汤,那块牛排再也不敢看一眼。

 

几个老中在聊天,原来在这里的中国人一到周末或者假期都有旅游的传统。欧洲旅游古迹非常多,大家的签证是所谓的申根签证,一共是七个国家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西班牙、葡萄牙七国通用,一旦得到任何一国的身份证就可随意去任何一个国家免签证,好像意大利也要加入申根协定。有人开着自己的车一家子去旅游,像老郑这几年开着车把欧洲几乎都玩遍了,还去了很多经典的美丽欧洲小镇。遗传实验室的张涛买了一辆很老的欧宝,车挺破到处都是锈,底盘上还有一个窟窿,开车的时候都能看到地面。上个星期,四个中国留学生开着这辆破车去巴黎玩了一圈,现在眉飞色舞的聊着巴黎见闻。当然主要是因为这里离巴黎挺近,开车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否则太长的路,那个老破车实在是悬乎。

 

那些有家的人,经常几家人假期或周末组成一只车队到附近的旅游点玩。欧洲太美了,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就是美景,就是历史,就是故事。薛翔听着大家滔滔不绝地侃着欧洲旅游,羡慕的瞪着眼睛都忘了吃饭。

 

晚上下班回到宿舍,薛翔还在回味中午大家聊天的欧洲旅游故事,若是柳芸也能来欧洲,两个人一起游览美丽的欧洲,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薛翔拿起笔、铺开纸,他要给柳芸写信,告诉她这些天的事情,让她也知道这美丽的欧洲,将来总有一天要和她一起畅游欧洲。一串串诗行跃然纸上:

 

想带你来欧洲

 

 

想带你来欧洲

在莱茵河畔

在古色古香的洛芬小城

并肩走在千年的石板路

坐在古老的酒肆外喝一杯Stella

静静地注视着

落日余晖映红你的脸

 

想带你来欧洲

去阿姆斯特丹

看环城的河流里是不是真的有水鬼

看看红灯区的西洋景

当你踩在巨大的木伎里

听你甩起长发爽朗的笑声

 

想带你来欧洲

去梦幻般的巴黎

去卢浮宫看看神秘微笑着的蒙娜丽莎

去巴黎圣母院寻找电影里的痕迹

在高耸入云的艾菲尔铁塔上

让天上的风把你的长发吹起

 

想带你来欧洲

如诗如画的地中海沿岸

逛逛摩洛哥小国的皇宫

去尼斯的嘎纳小城走那著名的红地毯

在那白石翠碧的古堡阳台

你我相拥的身影

倒映在一目见底蓝蓝的地中海

 

想带你来欧洲

去罗马看看千古的决斗场

去布达佩斯看看没有战争破坏的城市

去苏黎世看如画的美景

让你我相拥的身影

飘荡在这美丽欧洲温馨的微风中

分类: 

评论

逍遥号的头像
 #

想带你到欧洲,一起浪迹天涯!

 
姜尼的头像
 #

是这个意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