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初到洛芬”(四)

古城三月之“初到洛芬”(四)

 

文/姜尼

 

临别老郑家前,老郑把一辆旧的二六自行车放在车上,送给薛翔。

 

“洛芬是座大学城,城市很小,这里的大部分学生都骑自车。这辆自行车是以前离开的留学生留下的,很长时间没用了,你可能得修理一下。这里是一管补胎的胶和一个打气球的气管子,先凑合着用”,老郑叮嘱着薛翔。薛翔谢过老郑,两个人拉着薛翔的行李又回到了实验室。

 

实验室的秘书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叫玛格丽特,中等个,蓝眼睛,很有意思不像其他白人都是黄头发,玛格丽特是一头黑发。寒暄介绍后,玛格丽特已经准备好薛翔的合同,三个月,最后一天是六月三十号。并解释道说新合同应该在这份合同到期前做好。

 

老郑然后带着薛翔去大学的宿舍管理处申请学生宿舍。车上老郑说道:“你看是不是很有意思,国内单位雇的秘书一般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而在国外一般都是年龄四、五十岁的中年女性。这里的老板们认为中年女性,有阅历,有经验,也有精力,多有家庭,所以比较稳定、稳重,有能力处理好各种日常事务并协调好复杂人事关系。玛格瑞特非常精明能干,深得教授们的信任,她的意见往往能影响老板们的决定”。薛翔把老郑的话记在心里,已经感觉到玛格丽特的重要性。

 

宿舍申请很顺利,薛翔被安排在阿伦堡学生宿舍。洛芬基本都是丘陵地带,波澜起伏,阿伦堡坐落在一座高坡之上,一座非常漂亮的中世纪古堡,非常像英国电影《简爱》里的罗切斯特庄园。薛翔的宿舍在楼东侧214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壁橱,和洗手池。薛翔非常兴奋,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间。上大学时的宿舍还没有这间房子大,四张上下铺住八个学生。上班后单身职工宿舍也是四个人一屋,这里竟然有了自己的房间,高兴的不得了。老郑告诉他大约两三公里的地方有个超市ALDI,可以在那里买各种食物和厨具。宿舍的楼下是厨房,有一排的冰箱,和一排的电炉子,学生们在这里做晚餐。大学里也有学生食堂但是比较贵,一般大家中午在食堂吃,晚饭都是自己做。告辞了老郑,薛翔开始收拾自己的房间。

 

没什么行李,房间很快就收拾完了,薛翔就开始收拾那辆旧自行车,正好明天是周末,有了车就能出去转转洛芬,熟悉一下环境。

 

薛翔从小就骑自行车,单车也是在老家的主要交通工具,一般的小毛小病都能自己拾掇。紧紧闸,打好气,刚要骑着走却发现自行车后轮的外胎有一处破损,这根本不能骑,否则一会儿内胎就会磨破。薛翔出了楼,楼前有很多排自行车停车架,架上有几辆废弃的自行车,不过都上了锁,一定是学生们离开时就把车子扔在那里不要了。不远处有一扔弃的自行车轮胎。薛翔看着这个废轮胎有了主意。薛翔手中只有一把餐刀,还是从老郑家里拿的,于是用这把餐刀慢慢的锯。餐刀尽管有锯齿但是很钝,大约半小时左右终于一小块外胎被锯了下来。薛翔把这块儿外胎补在自行车缺损处,用胶沾好。等胶干了,打好气,非常好车补好了,一辆挺好的自行车。

 

转天是星期六,薛翔骑上自己新修好的自行车,开始探索洛芬这座美丽的大学城。由于整个城市处于丘陵地带,骑自行车需要格外小心。上坡的时候比较累,坡比较大的时候干脆骑不动就得推着自行车走。下坡的时候一溜烟就溜下去了,所以刹车闸很要紧。像老家那样的平原自行车手闸根本煞不住,这里的自行车都是脚煞,很像青岛的地理和那里的自行车,需要适应一下否则很容易摔跤。在马路上骑自行车其实很安全,因为整个城市都有单独的自行车道。自行车道与汽车道之间有黄线隔开,有些地方还有草坪形成的隔离带,所以被汽车碰的几率很小。再有马路上骑车的人并不多,骑车逛风景其实是个挺惬意的事。

 

洛芬是个典型的欧洲小城,和老家一样也是市中心包绕着一条高速公路形成的环,将建筑群及居民群分为环内、环外。几条主要大道从市中心向环外放射状伸展过来。市中心的市政厅是一座非常漂亮的歌德式建筑,然后就是一座宏大的天主教堂。市中心的广场上各种商店、酒吧林立,街上经常见到在酒吧外坐着喝啤酒的人们。洛芬大学已有九百年的历史,是欧洲最古老的天主教大学之一。非常幸运的是,也许是因为城市太小的缘故,并没有受到二次大战的破坏,洛芬的主要古老建筑未曾经历战火都完好的保留下来。

 

薛翔骑着车大街小巷的转着,体会着美丽的欧洲,说不出的兴奋,因为这些美景只有在电影里见过,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能身临其境。最后转到环外的超市ALDI。ALDI是德国最大的超市连锁店,薛翔走入超市,买了几瓶水,两块面包,以及一些锅碗瓢勺以及油盐等做饭用品,双肩包已满,就骑着车回到宿舍。甚是疲倦,时差弄得他有些头晕,于是吃了面包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已日头高照,中午时分,洗漱完毕,面包已吃完,只剩两瓶矿泉水,于是背上包,骑上自行车去ALDI买食物。

 

骑车出来,薛翔非常的诧异,因为路上没有一辆车,也没有自行车,更没有行人,整个城市出奇的寂静。等到了超市,停车场一辆车都没有,原来星期日超市根本就不开门。不光是超市,所有的商店也都关了门。薛翔不知道礼拜天在欧洲是不上班的,人们这一天全都去了教堂,尤其洛芬这种天主教起源的地方更是如此。

 

有些累上不去坡了,薛翔只好推着自行车往回走。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终于走到了阿伦堡。楼里的学生今天很少,寂静的只要薛翔自己的脚步声。没有朋友,没有听得懂的声音,没有吃的,只有两瓶矿泉水,一股难以描述的寂寞心情袭便全身。看来今天只能靠这两瓶水度日了。寂静无声的大楼里薛翔突然非常想家,想父母,想柳芸。

分类: 

评论

如玉的头像
 #

那个时候国内国外差别还比较大,现在不是这样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