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尴尬亲情

 

 

大巴在省道上颠簸着,又困又乏的冬枝蜷曲着身子,双目微闭,在心里暗暗嘟噜了一句:这一个多月折腾死人了,还一无所获,真扫兴!

在镇医院上班的冬枝被派到市内进修半年,难得有机会离开喧闹的医院与家里的锅碗瓢盆,她很享受这个充电的机会,不仅用心听课,还认真地做着笔记。哪想到,一次偶遇在她心里掀起的波澜,却使得她在课堂上魂不守舍,课余四处奔波起来。

那天,冬枝下课后到附近散步,适逢一个小学校放学。她看着那些身着校服、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欢声笑语,一队队从她面前走过,四散开来,不知怎么,脑海里忽然幻化出一个影子:她的小女儿也在这座城市,她该上二年级了吧,她在哪里?会是他们中的一个吗?她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

原来,冬枝婚后接连生了三个女儿,她与丈夫决定不再生育了,可她婆婆不点头。她丈夫是独子,是早年丧夫的婆婆含辛茹苦一手养育大的,婆婆一心要抱孙子。拗不过老人,他们决定再生一个,同时设计好了万一再生女孩的退路。十月怀胎,临盆前,她避开人多嘴杂的医院,回到了自己家所在的小村庄生产。天不遂人意,又是一个女孩儿,他们一家没有声张。按照事先安排,几天之内,有人给他们抱来一个男孩,她的女儿则由在市里工作的熟人腊平牵线,被另外一家人收养。坐完月子,她抱着儿子出现在镇上,人们都恭喜他们夫妻终于如愿以偿。

抱养他们小女儿的人家就住在她进修的这个市里。因为当初有言在先,说好了不相认,所以她不知道那家人住在哪里,干什么行当。搜肠刮肚地回忆,她想起来了,老早腊平好像说起过他们在某厂工作,来家领养时,腊平好像称呼过那个男主人老冯。

冬枝首先找到了腊平,她诚恳地诉说了自己想知道女儿近况的起因。怕腊平不帮她,她说她不会食言,不是要和女儿相认。她只有一个愿望,知道女儿在哪里生活,远远地看一眼女儿现在的样子就心满意足了。她希望腊平能满足她的愿望,腊平却委婉地拒绝了。

冬枝只得依靠自己了。凭着那点儿线索,冬枝先找到了那个厂,那个厂很大,到那里打听了许多人,他们都说不清到底有没有个姓冯的人。

冬枝打听到有一个远亲住在这个厂里,她辗转找到了那个早已没有来往的亲戚,想从她那里得到些什么信息,结果也是徒然。

从打听家长入手没辙了,冬枝问询到这个厂的子女都在某个学校上学,她就在放学时到那个学校的校门口蹲守,她希望能从那些小姑娘中一眼认出自己的女儿来。冬枝的做法无异于大海捞针,几天过去了,她也没从那些花朵般的女生中“认出”自己的女儿。

冬枝又一次找到腊平,向她诉说了自己这个把月找女儿的艰辛,希望唤起腊平的同情心。腊平没想到冬枝这样执着,听了她寻女儿的经历,腊平心软了,可就在话到嘴边之际,她打住了。她说她当年向那家人做了保证,而且冬枝家人也认可了的,她不能言而无信。她告诉冬枝,她女儿生活得很好,让她不必挂牵,也不要再费劲了,因为那家男主人先前在那个厂上班,后来早已调离了,而且他们住在别的地方。

冬枝进修的学校考勤很严,她找女儿只能在课余时间与周日。有了寻女儿打算后,她写信告诉丈夫星期天不回去的原因,转眼一个多月了,身心疲惫的她乘车回家,身子休息了,脑子还在翻腾,她反复琢磨着,有什么办法自己没有想到呢?

回到家里,孩子们都不在,她简要地向丈夫讲述了她这一个月的寻亲历程。她丈夫说:“找不到就别费劲了,女儿生活的好,我们就心安吧。”丈夫还想说什么,他们的儿子回来了,冬枝张开双臂,笑逐颜开:“过来,贝贝,看妈妈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哪知贝贝一反常态,没有向她走来,用幽怨的目光扫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冬枝很诧异,她丈夫说:“我正要告诉你,前两天不知道谁告诉贝贝,他是领养的,他正闹情绪呢。他一直追问我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他。”

冬枝一下子呆住了,沉思了一会儿,她说:“绝不能告诉他真相!这个秘密一定要保守!何况他们只是猜测,并没人确切地知道他的来历,这个事我来解决,看谁还敢嚼舌头!”

架不住美食的诱惑,贝贝一会儿就回来了,冬枝递给他自己买的水果、点心。她用慈爱的目光欣赏着贝贝的吃相,随后,给他擦干净手脸,细声细语地说:“告诉妈妈,哪个阿姨说你是要的?”

贝贝不假思索地说:“那边胡阿姨。”

冬枝对贝贝说:“那咱们去问问你胡阿姨。”

冬枝拉着贝贝到了胡阿姨家,不愠不火对她说:“你告诉贝贝他是要的?那你说说,他在哪里要的?我领着孩子去找他亲爹娘!”

胡阿姨本是无心之言,冬枝带孩子上门质问让她猝不及防,她赶紧陪笑脸:“我是瞎说逗贝贝玩儿的,贝贝就当真了。贝贝,这是没影儿的事啊!冬枝你可别生气啊!”胡阿姨本来想说“丁点儿大个小镇,谁家是怎样还不都心知肚明?”但她咽回去了。

冬枝边领着贝贝出门,边朗声说:“贝贝你听到胡阿姨说的是瞎话了吧?有空管好自己家的事,不要嚼别人家的舌头!”期间,路边聚集了几个看热闹的人,都听出了冬枝的话外音,冬枝觉得,她的举动会震慑一些人,他们至少短期会收敛一些。同时,一个调动工作离开此地的念头在她头脑中闪了出来。

年纪尚小的贝贝自然看不出母亲的心机,至少此刻他对胡阿姨的话信以为真,开心地找小伙伴玩儿去了。回到家里,冬枝略带几分得意地给丈夫汇报了她们的言语交锋,丈夫未置可否,只把冬枝的水杯移到了她的跟前。可刚刚喝了几口,冬枝又腾地站起身来准备外出,丈夫问她要去哪里,冬枝说:“去腊平的娘家与婆家。坐车回来的路上,我想起来可以问问她的父母与公婆,说不定他们可以透出一点儿口风来!”

目送发疯般找亲生女儿下落与生怕儿子知道身世不与自己亲的妻子旋风般远去,与冬枝有着同样心态却不乏理智的冬枝丈夫五味杂陈,他在心里叹道:人世间的事情,一旦与“亲情”沾上边,就很难判断孰是孰非了,很容易面临自相矛盾的尴尬处境,而自己却浑然不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辞旧迎新之际,梅子恭祝诸位新老朋友2017年愉悦安康!好事连连,好梦圆圆 !

 
百草园的头像
 #

写得很好!祝梅子姐新年快乐!

 
梅子的头像
 #

百草新年快乐!

 
逍遥号的头像
 #

以为儿子这么一闹,就不去找女儿了啊。。。看见没有,血亲就是不一样啊。。。

 
梅子的头像
 #

说的是啊!明明是双重标准,还那么义正词严!

 
如玉的头像
 #

梅子姐写得很好,就是小说读着比较压抑,唉,国情民情如此,无可奈何。

 
梅子的头像
 #

谢谢如玉。

实际上还是好人性的人多,但是这样的人比较典型。

新年快乐!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梅姐对社会和人性观察细微,写的好!

 
梅子的头像
 #

谢谢阿立!其实是一个真实故事只做了少部分加工。

也祝福阿立阖家新年鱼块、鸡香!

 
若慧的头像
 #

读着故事也体会到五味杂陈人世间的味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梅子的头像
 #

呵呵,你跑到这里留言了。我原意是想批判她这种截然不同的态度的,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理解她一些了。

 
李荷的头像
 #

通过典型的事情来说明人性深处的矛盾,揭露人性的多面。是作者对世事的深入了解,说明了作者的文学功底的深厚。

 
梅子的头像
 #

果酱,果酱!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