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初到洛芬”(三)

古城三月之“初到洛芬”(三)

 

文/姜尼

 

薛翔夹着大衣拉着皮箱,稀里哗啦地就往那个旅馆跑。由于一路奔波、劳累、紧张、饥渴,薛翔已经疲乱的像个难民。脸上满是汗水,身上湿漉漉,头发被汗水一浸早没了型,乱糟糟的。领口早松了,领带歪的都快像围巾了。付给杨师傅重金做的西服完全没有洋人西服的气派,虽然料子挺贵,但不板挺,哪有穿西服的气势。

 

旅馆是个三层小楼,柜台里站着个个子挺高的白人女孩,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落魄的亚洲小伙子。

 

薛翔交上护照,女生开始办入住手续。薛翔现在知道第一件事就是一定要给母亲打个平安电话,如果妈妈收不到这个电话,非急得心脏病犯了不可。

 

女孩拿过电话,薛翔开始拨长途电话,不一会儿家里接通了,线那头是母亲焦急的声音。薛翔用最简单的话告诉母亲“平安到底,转告柳芸”就不等那边说完就挂了电话。一是他也不知道这个长途电话有多贵,就知道国内的长途电话一分钟就是好几块钱,国外打过去肯定便宜不了。再有什么都没弄好,真的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万里电话只能报平安,眼前这些难事是一句不能提的。还有就是实在太累太渴了没有力气说太多。

 

打完电话薛翔突然觉得实在太渴了,真是所谓嗓子冒烟的感觉。就向女孩要一瓶矿泉水。那个女孩一伸手示意5马克。尽管很累薛翔脑子还在飞快的算着,五马克差不多二、三十块人民币,一个月工资还不到二百,不行绝不能喝。就问道:“Anything cheaper?”

 

女孩看了一眼薛翔,拿来一个玻璃杯然后从自来水管里接了一杯水,说道:“ No charge”.

 

薛翔不知道国外其实大家经常直接喝自来水的,他什么也没说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只是觉得这水不要钱。于是又要了一杯,两杯水下去,终于没那么渴了,脑子好像也可以思考了。

 

旅馆一夜是100马克,大概5、6百人民币,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在国外住一个晚上的普通旅馆。薛翔身上只有500马克,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搬出去,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只需要一个能躺下来的地方。薛翔的房间在三楼,他吃力地爬上楼,进了房间,一下子就瘫倒在床上,没有一分钟就呼呼睡了起来。

 

一觉醒来,薛翔一下子又恢复了元气。洗了个澡,把自己梳理干净,西服笔挺的出现在旅馆大堂。原来旅馆都是包早餐的,喝了一杯咖啡,吃了个面包煎蛋,一下子有了力气。薛翔离开了旅馆坐上20路汽车就往大学赶。

 

出国一天来的经验,薛翔发现国外的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洋人都特别愿意给陌生人帮忙。而且总是非常彻底的帮忙,就像昨天车站那个大爷就一定得把自己送到20路车交待给司机上才放心,薛翔坐在车上盘算着怎样找到施耐德教授。

 

薛翔座位旁边是一个很优雅的男士,默默地在看书。薛翔觉得这个人很像个大学教授,就轻轻问道能否帮忙。那人问明了缘由,看了薛翔的邀请信说道:“施耐德是我的同事,下车我带你去找他吧”。

 

薛翔很高兴,一路都有贵人相助。下了车,那人带着薛翔没有走大门,说道:“跟我走吧,这有条近路,很快就到了。”

 

他们穿过一个小门,上了二楼,穿过一个长廊,停在一间办公室前,那人说道:“这就是施耐德办公室”。

 

薛翔谢过,轻轻走到办公室门前,不知道施耐德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很严厉,不觉有些心跳。

 

薛翔正了正衣襟,挺直了胸膛,“铛,档”,敲了两下门。里面一声“coming in", 薛翔推门走进了办公室。施耐德教授从座位上站起身,不等薛翔自我介绍就说道:“你终于来了,我听说你在机场被逮捕了”,然后哈哈笑了起来。

 

薛翔终于见到了施耐德,施耐德个子很大,大概一米八左右,戴金丝眼镜,黄头发卷卷着,蓝眼睛抠抠着,典型的电影里洋鬼子形象。一走近还有挺清爽的男用香水味道,薛翔还是第一次接触到男人也用香水。

 

略作介绍寒暄,施耐德说道:“你来的非常好,我也给中国其他地方的学者发了邀请,他们都比较慢而且犹豫,我喜欢你这种干脆利索的作风。你现在在实验室学习,争取早日进入角色,我会及时告知你是否决定你能继续在这里工作”。然后问道:“你现在住哪里?”

 

薛翔答道在火车站的旅馆里,施耐德说道:“我现在叫郑博士来带你去大学找宿舍,旅馆里太贵了,不能在那里久呆。郑博士是我的研究生,今年博士毕业了,可能不久就有离开洛芬,你就是来接替他的工作”。

 

不一会儿郑博士来了,郑博士叫郑建国,比薛翔大几岁,江苏徐州人。个子不大,戴眼睛,一看就是很干练精明的人。寒暄过后对薛翔说道:“现在还不到十一点,我们现在就去旅馆把你的行李从旅馆拉到我家,否则过了十二点旅馆又会收你一天的钱,下午咱们再去学校找宿舍”。

 

老郑开了一辆87年的德国大众,车况很好。薛翔做梦都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开上车,看着老郑娴熟的驾着车,潇洒的换着档,各种小路熟悉的就跟在中国老家似的,惊羡之情,溢于言表,不住赞叹。老郑呵呵一乐,“洛芬很小,要不了多久每条街道你就会很熟悉了,这里二手车很便宜,每年都有很多留学生离开或到来。离开的留学生往往把车很便宜的卖给后来的人,很容易的”。薛翔暗暗的下了买车的决心,若是能开着自己的车带着柳芸在这里转该有多好。

 

结了帐,从旅馆把薛翔的行李直接拉到了老郑的家。老郑的家是在半山腰一栋五层的学生公寓,一套两室一厅的单元房。大大的落地窗外是如画般的美景,薛翔惊叹不已。老郑夫人也是徐州人,一个朴实的经典中国女人,一个六岁的儿子,刚在这里上小学。薛翔在国内工作过几年,虽说是个书生但并不迂纳,人情世故颇为周全。赶紧拿出出国前备好的一盒名茶送于老郑夫妇。老郑很实在,也不客气。不一会儿郑夫人端上一盘西红柿酱拌面上来,面条是黄黄的,粗粗的,特别筋斗有咬头,配上西红柿酱,也许是因为饿了,薛翔觉得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美味。就问道:“老郑,这是什么面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不像挂面,也不像压面,还挺好吃”。

 

老郑说道:“老土了吧,这叫Spaghetti, 最著名的意大利面条”。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