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8 小时 11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18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08)

 余韵亚有神经病(08)

 

        好不容易今天竟然按照当初签行时的规定,下午四点就下班了!

        余醒亚主意既定,再不迟疑,她决定先去买菜,这才发现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又多添了好几家价廉物美的中国超级市场,她最爱光顾的那家超级市场居然又添加了免费停车的服务,可惜醒亚觉得自己时间不多,只能蜻蜓点水般的走了一圈,胡乱抓了一些菜蔬杂货, 临走前向菜场的工作人员讨了一小包冰块放入购物篮中,再匆匆把篮里的东西堆进早上上班之前预先放好的冷冻食物箱中,再将冷冻箱放入汽车的后厢之内。

        出了超市的停车埸,发现这里又添加了好几家华丽的中国餐馆,醒亚到一家广式海鲜大饭店,买了两个昂贵海鲜外卖,放在印着饭店招牌的讲究塑料袋内,带到姐姐韵亚的住处,醒亚按了门铃,王太太立刻来开门,见是醒亚,再见她手中提了名牌饭店的塑料袋,喜得一迭连声嚷道;「余小姐的妹妹,妳带了好吃的东西来了?太好啦,妳姐姐从那天起就没有踏出房门一步, 不但没有吃东西,也没有上厕所,敲门也不肯应门,我们都很担心,万一发生了什么事,如何是好?

        一直坐在缝纫机器前面操作的王先生,更是高兴地一再重复地说;「好啦,余小姐的妹妹来了就好了,余小姐的妹妹来了就好了! 」

       王太太带了醒亚,一同到姐姐韵亚的房门外面,轻轻地敲门,又轻轻地喊道;「余小姐,余小姐,妳的妹妹又来了,这回带了好吃的东西来啦! 」

         她们两人站在大姐韵亚的房外,侧耳细听里面的动静,听不出房内没有任何反应。

醒亚看了一下走道,发现姐姐门外走道上有一张破桌子,也就是原来在她房间内的那张唯一的旧桌子,被韵亚丢了出来,桌子上面堆了一些肮脏的旧毛巾、旧衣服,还有两双不知是由哪里来的男用大旧皮鞋,也一并丢在那里。

        姐姐犯病的时候,就会把自己房内的东西,以及不知哪里来的旧东西,由房内丢出来,如果你认真问她为什么要丢,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是问不出所以然来的。

       余醒亚与王太太站在姐姐余韵亚的房门外等了好一阵子,醒亚知道姐姐不会来应门了,就对着房门大声地说;「大姐,我把吃的东西放在妳的门外,妳想吃就拿进去,我明天再来看妳。 」醒亚由手中的皮包内取出一张预先折迭得整整齐齐的报纸,大大的摊在地上。醒亚将两包四四方方中国餐馆外卖的餐盒,连同一双包的很完整的筷子以及两三张餐巾纸放在门外摊着的报纸上面,也顾不得王太太惊惊愕的眼光,径自将汽车向长岛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次日下班之后,妹妹醒亚又来了,在王太太的注视下,她不动声色地将昨天留下的满满的两盒食品丢入一个带来的塑料拉圾袋内,昨天带来的那两盒海鲜,在这样的热天,早已发出强烈的馊味,引得一群苍蝇也嗡嗡地在乱飞。

        她用带来的来沙尔喷射甁,在空中喷了一下苍蝇,然后用报纸将骯脏的地板擦了一遍,今天韵亚又内房内丢出来另一批东西,是几双不知哪里来的男人的袜子,另外还有一枚与醒亚戴的一色一样的腕表,是前年醒亚买来送给大姐韵亚的生日礼物,一人一支,本是大姐最心爱的手表,现在不知她为什么把自己天天带在腕上的的手表也丢了出来, 醒亚只得将姐姐的手表捡起来戴在自己的手腕上。

       话说醒亚戴着两枚一色一样的手表,将那丢在姐姐房门外面的几件旧衣服以及男用旧袜子,都一并装进那有备而带来的大的塑料垃圾袋内,再将那装满旧物的塑料垃圾袋也一并拖到楼下垃圾箱内。

       王太太见醒亚一直忙碌着清理姐姐丢出来的破旧对象, 看 她 那熟门熟路的样子, 知道她是做惯了的,何况韵亚一人住在顶上的阁楼,与其他的房客并不来往,当然不怎么影响到其他房客,也就把悬着的一颗二房东的心放了下来,再过了不久,二房东王太太就无声无息地回到楼下自己家住的地下室去了。

        一切弄得差不多了,醒亚又取出带来的来沙尔喷瓶 , 将门外及走道上的空气整个喷了一遍,又取出带来的纸巾,将喷过的来沙尔瓶擦干净之后,又摊开叧一份带来的新的报纸,再将新买来的两盒食品又放在门外,她大声喊道;「姐,我留了吃的东西在妳门外,我明天再来! 」

       一连数天,醒亚都去检查一下姐姐韵亚门外前一天留下来的两包食品,有一两次,发现里面的食品已经被吃掉了一部分,有的外面的盒子,已经不翼而飞了,她每天忠实地将旧报纸旧食物丢掉,换一份新报纸,两盒新食物。

        再过几天,王太太过来对她埋怨;「余小姐的妹妹,妳最好将妳姐姐接过去,她最好搬走,你姐姐白天整天不休息,连晚上整夜也不睡觉,一直在房内走来走去,她在楼上踱度方步,绕圈子,踩得地板吱吱作响,我们住在楼下的人可受不了啊! 」

          对于这样的埋怨,醒亚除了由皮包中取出两一张一百元美金交到王太太手里,很讨好地回答;「王太太,我现在天天在看中文报纸,一找到合适的房子就搬!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像姐姐韵亚目前这样,有时无故躲在自己房间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寂静的让人毛骨悚然,有时却无缘无故,在房内走来走去,自己发出哈哈大笑之声,连门外都听都听得见,谁家房东敢收她做房客呢?

       过了几天,王太太脸色突然好转,见了醒亚一径笑眯眯的,不再埋怨,醒亚知道姐姐韵亚有时出奇的大方,一掷数仟美金而面不改色,所以也不去拆穿她,自己还是每天放两包食物在姐姐门外,匆匆离去。

        有什么办法呢? 只好过一天是一天嘛!

        再过两天,美金贿赂影响的效果失去,王太太又埋怨了;「余小姐现在整天霸住大家公用的厕所浴室,每天从早到晚不是洗澡就是洗手 .... 只要有男生在厕所内,她就在外面 徘徊 不去 .... 余小姐不搬走是不行了! 」

        韵亚大概又用了一次银弹攻势,虽然醒亚不知道是多少钱,但明明确确知道这一次只使二房东王家夫妇及他的房客面色好转了一两天而已,醒亚抱着拖一天是一天的态度,除了装作不知,另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找到房子了吗?余小姐再不自动搬出去,我们大家就要动手将她的行李丢出去了,我们是说到做到的! 」妹妹醒亚由王太太的电话中,感觉到后者充满了威胁的意思,醒亚被王太太催得心烦,只得敷衍地说:「正在努力地替姐姐找房子,一时那能那么快啊!

      「妳这么找,买都买到了!」 王太太非常着急。

      「买?...」醒亚回答,突然想到姐姐还有一些钱存在自己的银行账户里面,何不拿出来用之买一个公寓呢? 买了以后就不必租房了, 虽然会花一些钱,但若能在自己住的镇上买一个姐姐可以安身住的地方 ,不是更好吗?

        这个念头一起,醒亚把所有买公寓可能的好处都想到了,第一, 每天下班之前先看看姐姐再回家煮饭,若住在同一镇,不是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汽油以及汽车的折旧,岂不是更好吗? 第二,醒亚他们住在长岛的北岸,属于高级住宅区,这里小区互助的组织非常严密,有义务的民间组织免费供给汽车交通工具,让有病的居民就医,虽然北岸的房价比较高,很不容易找到一个比较公道的住所,那个时代,长岛北岸一般的房价要比纽约皇后区的房价高到三倍以上。

       醒亚想到要想法子将姐姐搬到长岛北岸之后,心情就立刻变得好了起来,这天, 说也奇怪,俩姐妹似乎有默契似的,妹妹醒亚手中拿了一份上面有房地地产买卖出售消息的长岛报纸,兴致冲冲地开车拿到姐姐处,姐姐很高兴地过来开门,身上穿了一件大红全新的长袖洋装。

        话说姐姐韵亚雅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咯咯地笑着来给妹妹醒亚开门,醒亚站在门外,一眼就发现姐姐狭小的房内有好几件引人注目的新对象;其中之一是在原来放丢出去旧桌子的地方,有了一架美国人最爱的古董式老祖父的立地大台钟,又富丽又堂皇,擦得闪闪发光,里面的钟摆,正在很有规律地摆动着,这种立地大台钟一般都是极贵的,非美金千元以上莫办的, 另外一架52吋大屏幕的电视,电视、立地台钟与床铺将房间内的空间全部占满,房内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站人的空间,电视上面还有一架最新式的录像机,所以现在韵亚狭小的房间倒像一个货舱,只有一个小空隙让人挤过去爬到床上去睡觉。

        房间和床铺都是又破又旧,但是老祖父的立钟丶电视及录音机都是全新发亮的,与这房间完全不相称,十分不伦不类,对于姐姐韵亚这种出人意外的购买行为,二妹醒亚已经习惯,早就不像以前那样生气,更不再责怪,反而见怪不怪,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声:「唔,姐姐去逛街啦? 买了不少东西啊! 」

        韵亚听见妹妹的话,立刻格格地笑了一阵子,等笑得差不多了,再喘了一口气,然后才开始说:「醒亚,妳来的正好正好, 咱们一同去餐馆吃饭吧! 」

        新买来的电视挡在门口,妹妹醒亚一眼就看见有一本银行存折胡乱地敞开搁在新电视上,她随便伸手拿过来打开一看,五天之内,姐姐去用掉了六仟美元,存折里已经只剩美金五元了。

        韵亚又格格地笑了一阵,又等笑声停顿了很久,又喘了一阵气,才又说道:「醒亚,妳来得正好,妳看,我的钱全用光了,人家说财去人安乐,真是一点也不错,我的钱财才花光,心里正在安乐,妳就来了,我正在等你一同去吃顿大餐呢! 」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