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古城三月之“初到洛芬”(一)

古城三月之“初到洛芬”(一)

文/姜尼

飞机已飞上万米高空,轰鸣着向西方飞行。薛翔也稳定了情绪,思考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从接到邀请信到登机前所有的时间,薛翔满脑子几乎都在思考单位,家庭,签证等等,以及忙碌着各种准备工作,还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出国以后的情况。现在发现要去的这个地方自己没什么概念,临行前给施奈德教授发了个传真就说自己乘四月一日的班机,也没有得到对方确认是否有人在机场接机。突然想起下了飞机如果没人接机,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薛翔的邻座是个块头挺大的老外,蓝眼大鼻子,黄头发已经秃了前额,大概四、五十岁。薛翔看对方正在看书,于是轻轻问道:“您好,能劳驾问一下洛芬在哪里么?”

邻座老外抬起头,看了一眼薛翔说道:“您好,洛芬是距法兰克福很近的一个小城市,是个大学城,从法兰克福开车去洛芬大概半小时左右。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汉斯,家住法兰克福,我现在在北京的一家德国公司工作,经常往返北京和法兰克福之间。您去德国做什么呢?”

薛翔很高兴碰到了当地老外,说道:“我去洛芬大学做访问学者,这是我第一次去德国”。薛翔没好意思告诉对方这其实也是他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坐飞机。

汉斯问道:“那里有人接你吗”

薛翔回答道:“我不知道对方是否会来接机,我就告诉他们我今天到。”

汉斯:“那很可能没有人接机。这样吧出了机场以后我去看看是否有人接你,如有人接你我就直接走了;如果没有人接你,我会在机场等你,我开车送你去洛芬,那里离我家不远。”

薛翔非常高兴碰到这么好的热心人,谢过汉斯,盘算着总算有办法去洛芬了。

他们座位后面的一位女士说道:“你是第一次出国吧,别着急我也是去法兰克福,下了飞机你可以跟着我走”。

薛翔非常高兴,赶紧谢过女士。问道:“我在德国一个人都不认识,我如果有困难能和您联络吗?”

女士说道:“当然了,大家在外头都不容易,都是互相帮着的。我叫杨洁,丈夫在法拉克服读博士,我陪读。我现在在离法兰克福不远的一个小镇开了一个中餐馆,有时间可以到我的馆子里来”。然后把自己的电话抄给了薛翔。

薛翔谢过杨洁,记下电话,心里真很高兴,一路都能碰到热心人。

飞机终于到了法兰克福,大家鱼贯而行下飞机,走向海关入境检查口。汉斯出境很快,临分别前对薛翔说道:“我在外面等你二十分钟,如果你还没出来,我就走了”。

对于素不相识的人愿意给自己提供帮助,薛翔已经很感激了,看着自己这一队又长又慢,半小时恐怕出不去,就对汉斯说道;“非常感谢了,您就直接走吧,不必等我了”。

终于轮到薛翔入关了,薛翔递上自己的护照和登记卡。边检人员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士,目光犀利地端详了一番薛翔,用英语问道:“您为什么来德国?”

薛翔;“我来洛芬大学做访问学者”

边检接着问道:“您有证据吗?”

薛翔急忙找那封邀请信,他以为入境只需检查护照和签证,那封邀请信放在了随身带手提箱里。于是急忙打开手提箱,一时着急,手提箱里的东西“哗”的一声散落一地。

薛翔终于找到了那封信递给边检官,又赶紧收拾好散乱的箱子。薛翔已经压住了队伍,身后是长长地入境队伍。

边检官看了看邀请信,似乎还是不满意又问道:“既然是访问学者,你为什么是三个月的旅游签证?”

薛翔:“我也不清楚,签证处就给的这个签证”

边检官示意薛翔跟他走,然后把薛翔带到一个不大的小房间里。薛翔发现这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了,都是中国人。不一会儿杨洁也被带进了这个屋子。

薛翔问道:“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里?”

杨洁:“可能是在追查偷渡”

薛翔感觉很吃惊,接着问道:“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的护照,签证不都是正常合法吗?难道怀疑我们是非法偷渡吗?”

杨洁出国的时间比较长,见识明显比薛翔多很多。“是的,是在怀疑我们,我们可能是被逮捕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