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天堂鸟 小说 四

林黛站定,回转身来,第一次两个人单独地面对面,面前年轻的男人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裤子,干净俊朗,他似乎有点紧张:“林黛,我们、我们见过的。那天晚上,你、还有你爸妈,我正好在那边整理书包你们经过,我、我跟你爸讲话……”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女孩子,他的声音越来越不连贯,他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用家乡话嘀咕了一句“活丑!(丢人的意思)”林黛到底年轻终于憋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这一笑,两个人之间的冰点就融化了,他也跟着嘿嘿傻笑。

林黛终于开腔了:“你小提琴拉得真好!我从没有觉得新疆之春那么好听,感觉好像江南春早似的。”

“我拉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就是玄武湖的湖水和梅花山的梅花!”他眼里跳动着火花,那种知音难觅的欣喜,又接着夸她:“你跳舞也跳得真好呢!是不是小的时候参加过小红花?”

“有年夏天小红花到我们学校挑人,我去外婆家正好错过了!”那是她的隐痛,她一直不愿提起,没想到这么自然就跟他说了。

“下个月一号,学校艺术团招新团员,你能来吗?艺术团的舞蹈队真够糟糕的,只会跳迪斯科和交际舞。”他满脸的期待。“嗯,我会去试试。”林黛点头。

正说着,通向礼堂后台的门又被推开,有人大叫:“王俊杰,你的小提琴不要了?”他答应了一声说马上过来,林黛就对他扬起了手臂,说:“那你去吧,别让人把你的小提琴拿走了!”他的眼睛中的亮光又闪了一下,对她说:“刚才过来是想告诉你,离那个照相的远点儿,那家伙每年新生一入学,他就盯住漂亮的女生摆弄他的照相机,不安好心的。” 林黛心里一甜,觉得他在保护自己,加上他其实也是在赞美她的美丽,她笑得更加妩媚,对面的男生看着花朵般的笑脸便有些情难自禁,正还想说什么,那边又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只好对着她叮咛:“下个月一号,艺术团钢琴房见!”看见眼前的女孩子笑着点了头,他才放心,转身往礼堂的后门跑去。

那以后的日子,是林黛一生中最美的记忆。

几乎每天她从宿舍楼下来去学生食堂买晚饭的时候,都会看见女生宿舍楼下的那个画廊里他拿着个瓷碗站在那里看画廊里的当天报纸,她轻盈的脚步声似乎总能敲醒他,他适时地转过身,他们隔着那棵木棉花树相视一笑,一前一后往学生食堂走去。

站在买饭菜的队伍里,林黛能够闻到他身上一种跟女孩子不同的体味。那时林黛刚交了一个同宿舍的朋友安琪,有的时候她会和安琪寒暄问今天有什么好吃的之类的,安琪会伸长脖子透过玻璃窗看了“汇报”:“好像有红烧鱼,回锅肉,还有青菜……”而这个时候林黛的眼光和他的会交织在一起,如缠绵的树和藤一样紧紧缠绕,每次也总是林黛先害羞地低下了头,然后各自端着饭碗坐在大圆桌上吃饭,有的时候他们跟各自的同年级的同学一起同桌吃饭,有时他们俩也会在一个桌子上,但大多数时候,也是他和其他人说话,林黛听着吃着,间中抬起头总能碰到他热辣辣的眼光,林黛自己都奇怪,以前平常话还算蛮多的自己,怎么见到他反而说不出什么话来。

但她喜欢他们用眼睛交谈,她喜欢被他默默地注视,她喜欢这种无声的交流,每天的这一刻,是她最快乐的时光,那一道目光,那一个身影,是她一整天的期盼!

几个星期之后,连安琪都觉察了什么,有次林黛站在宿舍的窗口眺望着男生宿舍楼那边,心里想着不知此刻他在干什么?安琪跟她说什么,她没听清楚,安琪就开她玩笑:“哎,魂儿没了?是不是在等那报廊卷毛出现啊?”林黛脸红到脖子根,啐了好友一口:“瞎说什么呢!什么报廊卷毛?你说那卷毛狗啊?”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两个女生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安琪笑过却正儿八经地对林黛说:“那卷毛长得够帅的,不过我妈跟我讲,找男朋友千万不要找太俊的,你喜欢,别人也喜欢,麻烦多!我说了你别生气,我听说那个艺术团的团长,就学校那女高音跟他关系挺近的,去年我们还没进来,有个话剧队的女生也喜欢他,可后来女高音跟他二重唱一下子风靡了全校,大家都把他们看成一对儿,那个女同学就生了什么怪毛病,现在还休学在家呢!”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林黛显然不爱听。“你听得不顺耳,就当我没说!”安琪赶紧摇头摆手,生怕新交的好友不高兴,可又忍不住:“那个摄影师,就是把你照得美美的,竹子舞姿照片上校报头版的,他对我说的。他说老看见卷毛跟在我们后面,问我是不是对卷毛有意思呢?我一琢磨,感情卷毛肯定是有醉翁之意,可我能肯定,他意不在我!”林黛心里的不快因为那个“花痴”照相的好过了一点儿,可还是觉得本来干干净净的镜子上,被抹上了一道不清爽的痕迹,她含糊地解释:“你别瞎猜!他跟我是老乡,他跟我爸认识,我爸托他多照看我。”

“噢,老乡啊!明白了!”安琪也不知是真明白还是不愿再深挖下去了,就此打住了话题。

 

那个年代的两首歌: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e5JzuZVcKw/

http://www.56.com/u55/v_NTcyNDYyNDQ.html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朵朵妈,为什么中国的视频我总是传不上来呢?请教!也请帮忙!

带孩子度春假去了,回来再贴。

 
海云的头像
 #

哎,出来了,是我歪打正着还是朵朵妈你快手快脚?

 
阿朵的头像
 #

me 手快:-)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可真快啊?你咋弄得?

 
阿朵的头像
 #

later。

 
抱峰的头像
 #

拜读。等看书中人物怎样活动了。在歌声中。

青春,写青春,期待。

(因网站“遇到不可预知的错误”,<雪>贴不上去了。再试。)

 
海云的头像
 #

抱峰兄,网站刚换了个新的服务器,有点调试问题。很快会好的。我看到你的小说新章节,应该是贴上去了,那个错误的系统信息暂时别去睬它。

 
深秋红叶的头像
 #

海云,一直在“追”你的这篇天堂鸟呢,你的文字里,很细腻,真实地地描写出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之心,同时也充满国内大学校园的风情,

期待ing。。。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红叶。我也是一边写一边想起当年的一部电影《女大学生宿舍》。感觉时光倒流。

 
予微的头像
 #

但她喜欢他们用眼睛交谈,她喜欢被他默默地注视,她喜欢这种无声的交流,每天的这一刻,是她最快乐的时光,那一道目光,那一个身影,是她一整天的期盼!

Beautifu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