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遇见(11)

(十一)

梅雨季节过去,就是江南炎热的夏天。

我总觉得我有点熬不过这个炎热的季节,因为工作的不顺利,也因为家里的各种唠叨。

勉强考出了律师资格,但是两年下来,我还是处于一种忙忙乱乱的状态,我总觉得我没办法应对这些复杂的工作。人际关系,法律运用,在我看来都是很复杂的事情,特别是开庭,我能够从开始慌乱到结束,虽然表面上看着很镇定,其实内心一直是恐慌的。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会这样,总之我觉得我快要到工作奔溃的临界点了。

林宇可一直在安慰我,遇到案子就尽量来帮我,但是我还是觉得我走错了路。

特别是夏天来了,我的心越来越烦躁。

爸妈嘛,总是催我感觉找个对象嫁了,很快就30了,再这样下去越来越麻烦,很多人又认为我和林宇可是一对,爸妈也总说林宇可的好。

我当然知道林宇可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但是,在我内心,我总觉得不能这么简单地处理感情的问题,我总觉得人总该又一次轰轰烈烈的冲动,而不是大家眼中的般配。

大家都说我傻。

特别是蓝婕,简直就是不断地批评我。蓝婕和李道一结婚两年了,一直没有要孩子,李道一在杭州的一家机械制造厂当工程师,被派到桐庐的分厂监管工作,两周回来一次,一次休息5天,两个人聚少离多。其实,杭州到桐庐也不远,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蓝婕从自己住的地方到上班的地方也要那些路程。但她乐得这样自由自在,空下来宁可约我去逛街也不愿意跑到桐庐去看李道一。按照蓝婕的逻辑,有距离才会永远,反正这辈子第一个要嫁的人肯定不会是别人,现在就看厌了以后再怎么办?

蓝婕在城郊的地方买了房子,但一直没有装修,没有空调,夏天这么热的天气,她就几乎一下班就到我这里。

我早就厌烦了爸妈的啰嗦,在市中心买了套小小的单身公寓,房子不大,一切齐全,夏天一开始,只要李道一在桐庐,她就大多时间过来住了。

我和她说我工作的烦恼,但是我也不知道如果不做这一行,我又能做什么。

蓝婕说她前段时间和李道一出去吃饭,一起的还有他们厂新聘请的律师,那个律师根本没不打什么官司,好像英语很好,帮人家拟个合同,谈个判什么的,就上百万入账了,哪像我这种穷律师这样,碌碌无为。

我原本想着奋斗到这个地步了,以为会水到渠成,结果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样,看来还是自己的内在缺乏很多沉淀。

我觉得我该有所突破吧。

晚上,一个人来到家附近的一条小河边散步,林宇可来约我去看电影,我说不想走远,就没有去。

我坐在河堤上,看着波光淋漓的水面,星星点点,若隐如现,心里突然泛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柔意。

我突然很想和庄桥同一个电话,我想起在西湖边的那个晚上。

今夜的河边,水的波光和那夜别无二致,如萤火,如翩翩而起的蝴蝶。

我拿出手机,想打那个电话,但是还是略有犹豫。我除了主动发几条短信,很少会主动打那个电话,因为我不知道庄桥在干什么,我打的电话会不会很不恰当。

正犹豫着,电话响了,屏幕上显出来庄桥微笑的脸。我连忙接了起来。

“你电话接的好快啊,刚好拿着手机对吗?”庄桥问的时候,有明显的笑声。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然后回答说其实我也是刚想给他电话,正在犹豫呢。

“干嘛犹豫啊,想打电话就打过来嘛。”他又笑了一声。

然后他问我在干嘛,我说天气炎热,在河边吹风呢,看到河面的光影,又想起了西湖边的那晚,那如蝴蝶飞舞般的光影。

“宣,我觉得你就是一只灵气的蝴蝶,心似蝶舞,灵气逼人。”庄桥再一次说了这句话,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于是我和他说了我这段时间的烦恼。也说了蓝婕说的那个律师的事情。

“其实,你也可以去学一下英语,这些都很用到的,现在的社会,多会一种语言,就是一种优势,其实女孩子的语言天赋都不错的,你可以去试试。对了,我一个同学在北外当老师,每年暑假他们都对外有培训,要不你去北外学一下?”

“你这么一说我也动心了呢,但是我怕自己会半途而废。”我回答他。

“没事,我会监督你的,要知道,我也是大学老师出身的。好,我明天就和他联系一下,问问今年的情况。”庄桥说完就转了话题,“你猜我在哪里?”

“我对你那边又不熟,我怎么知道你在哪里?”我有些无奈地说。

“上次你不是说你看电视看旅游节目吗,还记得吗?”

我想起来了,有次我在看电视的时候,刚好中央台的一栏节目:向北、向北、向北!里面介绍了辽宁的景色,介绍了一个地方,是丹顶鹤落脚的地方,盘锦。

我忙说,“难道你在盘锦?”

“是的,今天在盘锦”。

“盘锦很美吗?”

“是的,很美,那是亚洲最大的一片湿地之一,有成片的芦苇,有美丽的丹顶鹤,如果有小宣同学和我一起畅游那芦苇荡,那该是件多么让人舒心的事情啊。”

“是啊,一个很美丽的梦。”

“为什么不让这梦变成现实呢?”

“唉,梦就是梦,还是让它留着好了,也许有一天,回想起来,也是一种美好。”

“好吧,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拥有这个梦吧,或许不久的将来能成为现实呢。”庄桥说,“对了,今天听了一首很好听的歌,你们年轻人的时尚啊,我放给你听吧。”

“好啊。”我应了一句,在歌声中想象那片芦苇荡,想象我在其中飞奔穿行。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